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一七章 老李渊对‘大’的执着
    李渊想看热闹,唐俭同样也想看热闹,不过时间已经不允许他继续在山阴县逗留,所以老唐只能带着李慕云等人的殷切嘱托,踏上了前往郁督军山的旅程。

    而另一边,李慕云也开始为李渊那个小老头儿打造他的专属马车——前四后八,十二轮大马车。

    什么?你说轮多不等于豪华?您可拉倒吧,李慕云现在手里根本就没钱,六千匹战马的钱还需要等一段时间才能送来,而且……特么就算是有钱,在山阴县这破地方他也花不出去。

    就好比车箱的用料吧,李慕云本来想用金丝楠木的,后来跟老李渊一说,就被这老头儿抽了一顿,最后被告知,那东西是用来做棺材的。

    那金丝楠木用不了,咱用紫檀总行了吧?不过李慕云一打听才知道,这个其实也不行,不是没货,而是用紫檀的话七千贯根本就不够。

    后来李慕云又选了几种材料,结果不是钱不够就是材料不合适,最后发现似乎只能用阴山中出产最多的松木来打造,这东西不光是便宜而且满山都是,根本不用花钱。

    正是因为这样,李慕云才会突发奇想,打算给李渊那小老头打造一辆全国独一份的前四后八。

    整车长度超过四丈,宽约一丈,高九尺,最小离地间隙一尺三寸,车内设有卧房、书房、会客厅、书柜、酒柜、卫生间,采用二十四匹突厥敦马拖拽。

    反正这么说吧,这马车单从设计上看,如果不考虑用料,那的确是在大唐唯一的存在,如果不是考虑到老李渊的身份,估计于志宁第一个就要跳出来弹劾李慕云逾制。

    不过李慕云却根本没有一点自己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的自觉,因为在前一世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逾制不逾制的说法,所以他设计马车的时候根本也就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不得不说,李慕云的运气的确是不错!

    然而,设想随好,可真到了实际应用的时候,又遇到了麻烦,车太长,硬质车轴根本没有办法完成转弯,无奈的李慕云又开始蹲点守在马车边上负责改造车架的工程。

    终于,七月底的时候,车架改造完成了,加装了最原始的差速器之后,马车终于可以顺利的完成转向。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李慕云的六张学位证书,如果没有机械专业的那一张,如果没有当年的努力,此时的小李同志估计也只能干瞪眼束手无策吧。

    ……

    老李渊在看到完工后的前四后八之后,喜出望外。

    他这一辈子奢华的东西已经享受过不知多少,其实并不怎么在乎用料的精制与否。

    真正让他在乎的是特立独行,唯我独尊的那种感觉。

    李慕云亲手设计出来的前四后八歪打正着的迎合了他的心意,这让老李渊如何能不高兴。

    所以这老头儿围着马车转了几圈之后,兴奋的拍了拍李慕云的肩膀:“好小子,这马车不错,够气派!”

    “都是爹您指导有方,否则我哪有这个本事。”李慕云尴尬的笑笑,心中暗道:敢情在这老头儿眼里,大就是道理,大就是气派!看来国人喜欢‘大’还是有一定传统因素在里面的。

    不过老李渊却并不知道李慕云此时在想些什么,称赞一句之后便顺着摆在车厢门口的梯子走了上去。

    以往上马车都是需要弯下身子,不过这一次不用了,九尺高的车箱跟特么公共汽车似的,完全可以让老李渊仰着头进去,而且接近三尺的车门也使得这老头儿完全可以用走城门的方式来进入车厢。

    刚一进入车厢,里面便是会客厅,最引人注意的便是这会客厅中间的一张小方桌,以及方桌中间的一些木头块。

    “这是什么物事?”李渊随手抓起一个木头块,放在手中打量,顺便对身后跟上来的李慕云问道。

    “这个叫麻将,是一种娱乐用的工具。”李慕云一边说,一边将麻将最简单的玩法说了一遍。

    “嗯,这个似乎有点意思。”老李渊听了一会儿,露出感兴趣的表情,看了一眼于志宁:“志宁啊,听懂了没有?”

    “大概懂了一些。”于志宁含蓄的说道。

    面对老皇帝,于志宁再怎么说也是下属,不可能摆出一副自己比上级还要聪明的样子来,就算是听懂了,也要装成半懂不懂的样子,这是为官之道,与人品无关。

    “陈木,你呢?”老李渊又看向跟上来的陈木。

    “听懂了一半。”陈木没有于志宁的智慧,依旧在那些规则中纠结。

    “懂了一半也好,先玩儿上把,熟悉了就好。”李渊对于自己比较有兴趣的东西从来都不含糊,第一个拉开椅子坐到了桌边。

    其他几人见他坐下了,自然也都跟着坐了下来。

    第一圈牌因为大家都不熟悉规则,所以都没下什么彩头,轮流坐庄全当熟悉规则了。

    到了第二圈牌,基本的规则几人也都熟悉了,自然也都开始下注。

    ……

    八圈牌,整整打了一个下午,直到天色将晚,牌局才算是散了,而结果不出意外,自然是李慕云这货赢了,不过好在第一次玩,大家下注都不怎么大,某人就算是赢了,算来也只有几百文钱的收入。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通过李慕云的言传身教,麻将这个东西第一次在大唐崭露头角,并且在不远的将来一定会刮起一股新的风潮。

    只是这些都与李慕云没啥大太关系,这家伙就是一个运气差到了极点的杀手而已,麻将会不会影响大唐的未来并不是他所关心的事情。

    用过晚膳,李渊借着酒劲,非要在马车里睡,于志宁怎么劝都没用,最后只能顺了他的意思,让他去车里睡了。

    一夜无话,到了第二清晨,一切准备妥当,二十匹突厥敦马被套上笼头,拉到马车的前面套到车辕上。

    车辕,在这里其实要说一下,在我国其实大部分车辕其实都是硬质的,也就是由结实的木头构成,这样的结构共优点是什么先不说,最主要的一点就是不利于转向,同时也不利于多匹战马的牵引。

    所以李慕云这一次设计的马车一改之前的作法,车辕全部换成软质的绳索,每四匹马为一排,前面置‘衡’,也是就一根横过来的木杆,用来限制这一排战马的位置。

    这样的布置一共布置了六排,也就是总计二十四匹马。

    不过因为车辕改为软质的关系,战马的数量虽然多,但却并不影响操控,只要架车的车夫能力足够,完全可以控制好这二十四匹马。

    马匹被套上马车,车轮下的垫木也被撤走,前四后八在迭刺木的吆喝下随着马匹的动作缓缓向前移动。

    山寨里的土鳖们大多数见过的马车都是个轮子的,四轮的马车一般都很少会看到,现在一辆十二轮的马车在他们面前动了起来,这如何能不让人吃惊。

    马车里的李渊似乎很满意这种效果,透过打开的窗子不断挥动着双手,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不得不说,这马车虽然用料不怎么样,但的确是足够大,大到让人咋舌,大到……大到出不了寨门!

    出不了寨门?哦不,不是出不了门,而是外面上山的路太窄了,一丈宽的马车根本没有办法完成转弯。

    所以老李同志不出意外的被卡在了半路,下下不去,上上不来。

    身后的欢呼还在继续,不过老李渊的脸却被气成了猪肝色,指着尴尬的李慕云,半晌才憋出一句话:“逆子,你骑猪脑子撞门框上了!这算怎么回事儿!”

    李慕云被老李渊骂的哭笑不得,心说这老头儿还真有意思,都这会儿了还有心思说俏皮话,骑还猪脑子撞门框上了,也不知他是怎么想到的。难道是以前听自己骂别人脑子撞猪上了,脑子被门挤了,这老头儿一着急合到一起给说了?

    但是想归想,他的动作却不慢,老李渊刚刚骂完,他就给陈木使了个眼色:“木头,带着老爷子下车,快点,我怕这车收不住万一掉到路的外面就完犊子了。”

    陈木自然也觉察出了情况的不对头,李慕云刚刚说完,人就已经来到了老李渊的身边,也不管老头儿反对与否,搀起来就往车门口跑去。

    此时山寨里的土鳖们也看出了情况有些不对,顾不上再欢呼雀跃,一窝蜂的从寨子里冲了出来,拉住车尾就开始往回施。

    奈何前四后八太重了,根本就不是十几个人可以拖得动的,而马车因为堵在路中间,其他人又过不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最后还是钟铁匠灵机一动,喊了一声:“找石头把车轮掩上,把车轮掩上,快!”

    找石头?这特么山寨大门口上哪里去找石头?不管是拖车的还是看眼儿的,全都有些抓瞎。但好在寨子里还有几个人,见到这样的情况立即将地上被丢到一边的垫木抱了起来,急吼吼的冲出寨子。

    ……

    在众人的齐心合力下,前四后八终于算是稳住了,没有了掉下山沟的危险。

    陈木擦着额头上的冷汗,看着李慕云骂了句:“你大爷的,差点被你给害死。”

    李慕云并不知道陈木所谓的害死是指没有保护好李渊会被砍头,还以为他是在说刚刚马车差点因为无法完成转向掉落到山沟里,所以也没怎么在乎,只是看着李渊问道:“亲爹啊,你也看到这个情况了,这车……您还坐么?”

    “废话,老子当然要坐。”老李渊杵在路边,看着歪歪斜斜停在路中间的前四后八,执着的说道:“一会儿派人把车拆喽,给老子抬到山下去,老子就不信坐个马车这么难!”(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