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一六章 接连不断的麻烦事儿
    “知道啊,明天你走了之后,王杰的大伯送来一份请柬,说是要请老爹去府城参加什么中秋诗会”苏婉晴大眼睛眨啊眨的带着无限柔情,看的李慕云心跳都少了半拍。

    好在当初作杀手的时候那份定力还在,让他保留了一部分理智,轻哦一声说道:“那请柬不会也邀请我们了吧?”

    “对啊,也有你的一份。”苏婉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你想去么?”看着苏婉晴柔情似水的样子,李慕云条件反射般的问了一句。

    不过在问完之后,他立刻就后悔了,但是奈何覆水难收,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再想收也收不回来了。

    苏婉晴明显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见他问自己是不是想去,眼中带出一丝喜意问道:“真的么?我也可以去么?”

    李慕云此时虽然心中有些懊悔,可是看到苏婉晴兴奋的样子,也有些不忍心扫了她的兴至,当下点头说道:“当然可以,你可是我们山阴县最大的功臣,如果你都不能去,还有谁能去?”

    得,越说越乱了,明明不应该这样的啊!李慕云说完这番话之后,后开始后悔。

    不过苏婉晴却并没有给他后悔的机会,轻嗔薄怒的瞪了他一眼:“乱讲,我不过是帮了你一点小忙而已,县里真正主事的人是你,若是到了外面你可千万不能像刚刚那样说,会让人看不起的。”

    正所谓女追男山隔层纱,男追女隔重山。

    苏婉晴对李慕云表现出来的意思就算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李慕云又如何能感觉不到,就算是他的心再冷、再硬,面对此时的苏丫头,也被深深的感动了一下。

    回想此前种种,除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这丫头因为他李慕云不承认婚书的事情发过一次脾气之外,以后哪一次的事情不是对他百依百顺?

    而且苏婉晴一个女孩子,在外面抛头露面难道就那么容易?外面的闲话甚至李慕云都听到过不知多少次,可这丫头却依旧痴心不改,没有一句怨言的替他打理着一切。

    李慕云不傻,虽然他有一颗被钢铁包裹着的心,但在这一刻却被苏丫头无微不至的关怀撬开一条缝隙,不想让她失望,顺势点了点头:“好。”

    “太好了,可以去府城了,中秋诗会我还从来没有参加过呢!”确定了要去朔州的中秋诗会,苏婉晴高兴的几乎要跳起来,就像一个得到母亲允许明天可以去游乐园的孩子。

    看到苏丫头这个样子,李慕云的脸上不由也露出一丝笑容。

    可怜的小丫头跟着爹爹和哥哥跑到这深山之中,与乎与外界没有任何接触,小的时候跟着师傅学艺,大了又要替哥哥主持山寨里的事物,好不容易可以卸下身上的担子,结果却又遇到了自己,责任没有减轻不说,反而又多了不少的事。

    前一世的时候,像这丫头一般年纪的花季少女应该还在读高三或者刚刚上大学吧,正是花样不断尝试花样作死的时候。

    想着想着,李慕云不禁有些失神,耳畔传来苏丫头俏皮的声音:“慕云哥哥,你在想什么?”

    这还是第一次到苏婉晴叫哥哥,听的李慕云心里微微一跳,连忙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我就是在想怎么给老头子弄辆超豪华的大马车。”

    “超豪华的大马车?”苏丫头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要那东西干什么啊?老爹不是有马车么?”

    “不够气派。”李慕云耸了耸肩,苦笑说道:“不过这事儿你别管了,我来处理就好。”

    “嗯,那好!”苏婉晴乖巧的点了点头,眨眨眼睛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急急拉住想要离开的李慕云说道:“慕云哥哥,诗会的事情你可千万不要大意啊,去了那里可是要作诗的,你怎么也要准备一首与前段时间那首《临江仙》差不多的诗词才好。”

    “啥?”不知不觉间李慕云的脑仁开始疼了起来,突然觉得那个什么狗屁诗会就是在扯蛋,有那个歪果时间,还不如在家里好好睡上一觉。

    “怎么了啦?这很正常啊,于大人还指望着你在诗会上一鸣惊人呢!”苏婉晴语不惊人死不休,还没等李慕云反应过来,立刻又给了他一记‘重拳’。

    李慕云只觉得头皮隐隐开始发麻,连忙解释道:“这不是扯蛋么?我哪会作什么诗词啊!那个《临江仙》明明就是我抄的,我都说了多少次了。”

    然而,苏婉晴却根本不相信他的解释,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说道:“慕云哥哥太谦虚了,总是说自己不会这,不会那,可是到了最后却比任何人做的都要好。”

    得,这还解释不清了!李慕云心底发出一声哀嚎,看着兀自处在幻想中的丫头,一阵无力感涌遍全身。

    老子只不过就是想要把日子过的舒服一些、自在一些,可眼下这个情况怎么看都有些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的意思,根本不以他个人意志为转移,难道在大唐想要消停儿的躲起来过日子真的就这么难?

    想到这里,李慕云不禁又开始后悔,早知道这样当初何必在于志宁那老头儿面前装、、逼背什么《临江仙》,现在好了,不管是那个半大老头儿还是山寨里的其他人,几乎全都以为他是什么不出世的天才,苏婉晴那丫头甚至还指望他在那个什么狗屁的中秋诗会一鸣惊人。

    不得不说,这真是太扯蛋了。

    作为一个偏理科的杀手,李慕云会背的诗词一共也就那么几首,若去掉什么《鹅鹅鹅》与《床前明月光》,能拿来用的就更少了。

    所以他必须算计着用,若是现在用的多了,以后就特么得完犊子,到时候岂不是自己砸了自己的招牌。

    ……

    而就在李慕云愁的一绺一绺薅头发的时候,山寨后山的那个凉亭里面,李渊和于志宁两个老头儿又摆开了龙门阵。

    “太上皇,您真的要去参加那个什么诗会?”于志宁举棋落子之后,看着正在低头沉思的李渊问道。

    “要参加,这么热闹的事情若是不去岂不无聊。”李渊没有抬头,无意识的答了一句。

    “朔州这么偏远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有热闹。”于志宁觉得有些不以为然,如果不是另有目的,像朔州这种诗会,他看都不会看一眼,更不要说去参加。

    “那为什么你还要去?”李渊见于志宁似乎对那个所谓的诗会颇有些谈兴,不由丢掉手里的棋子,看着他笑问道。

    “我这一生也就逍遥候这么一个徒弟,总要给他撑撑场面吧。”于志宁同样丢掉手里的棋子,目光投入远处的莽莽群山:“而且逍遥候的性子实在是太过惫懒,若是无人督促听怕这一生也就废了。”

    李渊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于志宁:“所以你这老家伙就打算赶鸭子上架?”

    “这怎么能是赶鸭子上架呢,明明就是顺势而为。”于志宁争辩道。

    “左右结果都是一样的。”李渊哼一声,想了想说道:“不管算了,老夫才不管这些事情,现在老夫只想着怎么样把余下时间熬完,把自己活的舒坦一些。”

    “太上皇言重了!”于志宁从李渊的话里听出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味道,苦笑着劝道。

    “算了,不讨论这件事情了,左右你这老家伙是为了自己的徒弟去撑门面,老夫就是去看热闹,这个世界迟早都是那些年轻人的天下,到时候看他们的表现就好。”

    “太上皇说的是,老臣……”

    “你什么都不要说,老夫知道,你很是看重那个臭小子,只希望那小子不要让你失望才好!”老李渊这话说的……,不管怎么听都有那么一点兴灾乐祸的味道。

    于志宁自然也听出李渊话里有话,不过他却没有多说什么,正所谓屁股决定脑袋,你一个当臣子的完全没有办法和一个当过皇帝的人讨论如何用人。

    这就好像一个月赚五千块工资的人永远无法和世界首富讨论如何使用汽车。

    世界首富买车首先考虑的是安全性怎么样,坐着是否舒服之类。

    而我们这些一个月五千块工资的扑街买车首先考虑的是车是不是省油!每年养车的费用是多少!下个月还贷的钱够不够!

    这就是差距,同样的一件事情,所站的角度不同,看待问题的方式也不同,于志宁自然也不会例外,所以他对李慕云的看法和老李渊是完全不一样的。

    良久的沉默之后,于志宁突然叹了口气:“其实真正让我担心的还不是中秋诗会的事情,这种事情臣对逍遥候还有几分把握。”

    “哦?那你担心的是什么?”

    “马上就要秋收了,现在山阴县的摊子铺的这么大,到时候所有事情都挤在一起,只怕又有热闹可看了。”

    “当然有热闹可看。”李渊抓起身边已经微冷的清茶,仰头一口抽干,像是已经做好了看热闹的准备工作。(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