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一五章 为何如此无耻?
    不过说实话,其实李慕云也不想这样坑那个大度设。

    可话又说回来,不这样坑他又能怎么样呢?说他调戏我老婆?丢人不丢人?以后这张老脸还要不要!

    将来不管走到什么地方,别人一提逍遥候,第一个想到的是会是什么?哦,就是末婚妻被人调戏那个?

    所以还是算了吧,虽然栽赃嫁祸会显得比较无耻,但总好过未婚妻被人调戏。

    大度设无语的看着李慕云,看着他抖着手中的那张沾着鲜血的纸欲哭无泪!

    李慕云撇撇嘴,冷笑着说道:“当年女娲造人的时候曾经把智慧洒满人间,可是你特么却打了一把伞,人如果蠢到你这个样子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我……”大度设还想要在说些什么,不过李慕云已经一挥手:“把所有人奸细都给老子抓起来,押入大牢回头慢慢审理。”

    “唉!”“好嘞!”“您放心吧!”一堆乱七八糟的回答过后,一群李慕云带来的喽啰一拥而上,将大度设和他的几个护卫全都抓了起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堵了嘴巴,然后全都拖了出去。

    驿馆外面,唐俭坐在马车里,清清楚楚的听完了李慕云所说的每一句话,虽然没有看到现场,但心中已经大致上猜到他干了什么。

    所以在李慕云将那张沾了血的纸交给他的时候,唐俭一脸诡异的看着他问道:“今天事儿于侍郎不知道吧?”

    “于老师当然不知道,如果于老师知道那个什么薛延陀王子能不能活过今晚就不一定了。”本着打死我也不说的原则,李慕云一本正经的说道,就好像那张‘罪证’真的是从薛延陀人身上搜出来的一样。

    “呵呵……”唐俭苦笑着摇了摇头:“于志宁一生刚正,如果他知道自己教出你这么一个弟子,不知道还有没有脸活在这个世上。”

    “看破不说破,乃君子也。”李慕云毫不示弱的看着唐俭,意有所指的说道。

    唐俭与李慕云对视着,半晌,见他依旧眼神坚定,这才露出一丝笑容答道:“好吧!那老夫就做一回君子,成全了你!”

    “如此,多谢唐叔叔了。”李慕云对唐俭抱了抱拳,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至此,大度设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李慕云交给唐俭的那封带着血的炼铁之方也被郑重的收了起来,当成一件去薛延陀问责的罪证。

    相信等唐俭到了薛延陀,拿出这个东西的时候,估计真珠夷男也会觉得事情有些棘手吧。

    不过管他呢,反正这东西最大的作用就是一个理由,一个把薛延陀二王子扣在大唐的理由,至于说真珠夷男会不会相信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李世民相信就够了。

    只要长安城的那位帝国主义头子相信了,就算李慕云把大度设杀了,挂在城门楼子上风干,估计真珠夷男都不敢放半个屁出来。

    当然,这一切其实也有老李渊的功劳,如果不是老李渊找到唐俭,让他暗中帮助李慕云一把,估计他的这个计划想要成功,怎么也要再付出一些代价。

    ……

    翌日一早,李慕云与唐俭回到山寨,老唐自去找地方休息,而小李子则被李渊这个小老头儿叫到了一边:“怎么样?搞定了?没有留下什么把柄吧?”

    “我办事儿您放心,那大度设估计这辈子不用回草原了,以后留在大唐挖一辈子矿好了。”李慕云揉了揉鼻子,把自己栽赃嫁祸的过程说了一遍。

    李渊听完了李慕云的讲述之后,嗯了一声:“嗯!还算你小子有点脑子,没有把婉晴那丫头牵扯进来,否则老夫到死都会一直鄙视你。”

    “嘿嘿,看您说的,咱是谁啊,怎么可能办那么蠢的事情!”李慕云大咧咧的说道。

    本来嘛,自己的女人被人调戏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他可不认为自己用这个理由去找场子有多么得意。

    想想后世一些富家子弟为了女人大打出手,理由是别人看了自己的女人几眼,这特么不是扯蛋么!完全就是没有脑子的做法,这种理由说出来,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自己的女人都是一种侮辱。

    就算是最后找回来场子又能怎么样,说出去还是丢人现眼!让自己的女人以后怎么见人?

    正是因为这样,李慕云才不想把这件事情与苏婉晴扯上关系,所以才会宁可抹黑自己,让世人以为自己是个无耻之徒,也不提及苏丫头。

    在这一点上,李渊认为李慕云做的十分正确,如果李慕云真的把苏婉晴给牵扯进去了,估计李渊这老头儿也会彻底放弃他。

    不过有了现在这个结果也不错,至少薛延陀想把这件事情扯清楚了没有一年半载根本不可能,而一年半载之后……算了,还是先把今天过明白吧。

    因为李渊那个小老头儿刚刚提出了一个让李慕云十分为难的想法,这老头儿想要一个豪华到爆的马车,嗯……对,就是那种让人看上去就狂拽酷霸的马车,让人一看就无法忘记的那种。

    “亲爹啊,咱不整事儿成么?我上哪给你弄那种豪华到爆的马车去,您这不是为难我么?”李慕云对老头子的要求十分不解,他实在搞不明白,一个天天缩在山寨里的老头子,要马车能干什么。

    “你就说给不给老子弄,如果不给弄老子也不跟你废话,咱们现在就脱离父子关系!”

    李慕云有些为难,愁眉苦脸的看着老李渊说道:“不是,您要一马车也没用啊,再说咱们山上马车也不少啊,老于那儿有一辆,老唐那儿还有一辆,这还不够您坐的?”

    不过老李渊却有他自己的想法,瞪了李慕云一眼说道:“老子有七千贯,凭啥还让老子坐那两个老灯的马车,老子不坐,老子要坐就坐自己的,你就说给不给老弄!”

    “可是您那七千贯的货款还没到呢,不光您的七千,我的一万三也没到呢,您让我上哪弄钱给打造马车去。”

    “那我不管,反正老子就是要马车!”

    “……”李慕云都有些无语了,敢情这老头儿一大门就蹲在山寨门口等自己就是为了这事儿?亏自己还以为他是在关心大度设的事情。

    “说,你到底弄不弄!”李渊见李慕云不吱声,又继续追问。

    “弄,弄还不行么。”李慕云被逼的没招了,咬着后槽牙说道。

    “嗯,弄就行,最好快一点,八月十五之前老夫要用。”见李慕云答应了,小老头儿背着双手颠颠的走了,留下某人在山寨大门口风中凌乱。

    这特么叫什么事儿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么?闲着没事儿非要弄辆马车,还非得超豪华,这是受什么刺激了?李慕云望着李渊远去的背影默默的想着。

    不过既然已经答应老头儿了,怎么样也得把这事儿给办了,眼瞅着时间已经到了七月中旬,也就是说老李渊留给李慕云的时间并不怎么富裕,还是想想怎么弄才好吧。

    一边想着,李慕云一边往寨子里面走,大度设的事情搞定了怎么也要通知苏婉晴一声,要不然这丫头还不知道要担心到什么时候。

    事实证明李慕云估计的并没有错,苏婉晴的确是从他昨天离开之后就没有休息,一直在等着他的消息,见他回来立刻迎了上来:“慕云,怎么样了?你没事儿吧?”

    “我能有什么事儿,傻丫头。”李慕云无奈的苦笑一声,然后对苏婉晴说了一个善意的谎言:“你其实被那王八蛋给骗了,这家伙的真实目的其是我们的炼钢技术,之所以去找你不过是掩人耳目,想把我们的注意力引开罢了。”

    “真的?”苏婉晴有些不大确定的反问道。李慕云这家伙最大的优点就是说话让人分不清真假,所以他说的话最多只能听一半,别一半要凭借自己的能力来判断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可是李慕云在这样的情况下又怎么可能说实话,只见他脸上浮现一抹愤慨的表情,义正词严的说道:“那家伙就是个骗子,昨天晚上被我们堵在驿馆,从他一个仆从身上翻出了一份炼铁的详细资料,正是因为这样,我才知道,原来这家伙是别有目的。”

    “真的是这样啊?那,那他也太坏了!”苏婉晴见李慕云说的认真,便也相信了七八分。

    李慕云又借机趁热打铁的说道:“好在当时莒国公是跟着我一起去的,我便将那份资料交给了莒国公作为证物,到时候好好问一下那个真珠夷男到底是什么意思!”

    “嗯!就应该这样,这样的坏人一定不能放过。”苏婉晴捏着拳头,样子说不出的可爱。

    不过李慕云却顾不上这些,看着小妹纸被自己忽悠过去了,心底长长出了一口气,想起老李渊的事情,便对苏婉晴问道:“丫头,老头子是怎么回事儿,刚刚回来的时候,非要跟我要一辆马车,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不?”(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