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一四章 青山何处不埋骨
    李慕云打定主意要玩死大度设,而事实上,大度设此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莽撞。

    回到驿馆,也就是传说中的大车店之后,他的仆从立刻小心的提醒他:“王子殿下,今日您在县衙过于冲动了,要知道那个女人的未婚夫毕竟是大唐侯爵,您这样无疑会将他得罪的死死的!”

    “怎么会,不过就是一个女人罢了,那个什么逍遥候难道还能为了她与我翻脸不成。”大度设听完身边仆从的提醒有些不悦。

    “王子殿下,唐人的观念与我们是不同的,他们很看重自己的面子,如果您直接向那个什么逍遥候索要那个女人或许没有问题,可是您现在直接要带那个女人离开,这就显得不给别人面子了。”仆从冷静的替大度设分析这问题的关键。

    “那又如何,本王子又岂会怕他一个小小的候爵!”大度设犹豫了一下,语气已经没有那么坚定。

    “殿下,您或许不会怕他,但是大唐有句俗话叫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那逍遥候或许这次没有办法对付您,但是以后呢?万一那个逍遥候将来有了机会,又怎么可能不报复。”

    “嘶……”大度设倒吸了一口冷气,渐渐开始为自己刚刚的冲动有些后悔,但这种后悔说来并没有怕的意思,只是觉得样会错失一个与大唐官员搭上关系的机会。

    不过那仆从似乎说到这里还有些意犹未尽,沉默片刻之后再次说到:“况且我们现在就在人家的地盘上,若是万一惹得那逍遥候心生不满,暗中对您下手,却也是防不胜防。”

    大度设被仆从说的心里‘咯噔’一下,此时的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到底干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纠结了半天对仆从说道:“难道就没有机会挽回了吗?你是大唐人,熟悉唐人的性格,你觉得那个逍遥候会不会……”。

    “殿下,小人也不知道那个逍遥候是个什么样的人,但大唐疯子不少,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例子也不是没有过,所以小人也不敢保证逍遥候会不会暗中对我们下手。”仆从摇了摇头,叹气说道。

    “这……,这却是何是好?难道还要本王去向一个候爵道歉?”大度设被自己的仆从说的有些六神无主,有些不甘心的问道。

    要知道,他来大唐可是还有着其他的目的,查清三千骑兵去向只是稍带,若是因为一个女人而坏了这次的主要目的,这的确让他有些不甘心。

    至于说什么李慕云会不会暗中搞他,这其实并不是大度设所担心的问题。

    因为他始终想信,自己薛延陀二王子身份在大唐有足够的震慑力,那些普通的候爵就算是不满也不可能拿自己怎么样,尤其那个逍遥候的封地还在边境之上。

    可是,这只能说明大度设把事情想的过于乐观了。

    就在他催促手下想办法的时候,驿馆的外面突然传来阵阵马蹄之声,接着驿馆的大门便被人一脚踹开,一群提刀拿剑的汉子随之闯了进来。

    “你们是什么……人。”驿馆的主事来是县衙所属,骤然见有人闯入立刻大声喝止,但在看清楚那些人的头领之后,声音立刻弱了下去,人也‘嗖’的一声闪到一边。

    坏了!报复来了!看着涌进来的那些汉子,再看看被那些汉子簇拥在中间的那个青年,大度设心中没来由的产生了这样一个念头。

    “你就是那个什么薛延陀二王子?”果然,大度设没有猜错,那青年进了驿馆之后直接向他们走了过来,微微眯着的双眼闪着寒光。

    不过大度设虽然心中忐忑,但却并没有怎么害怕,看着那青年梗着脖子反问道:“你是什么人?找本王子何事!”

    “是你就好!”那青年见大度设表露身份,双眼眯的更加厉害,熟悉他的人应该知道,这是他心生杀意的前兆。

    “你还没说你是什么人!”大度设被那青年盯的浑身不舒服,努力定了定神,沉声问道。

    “逍遥候,李慕云。”那青年一字一顿的说道。

    竟然被猜中了,那逍遥候果然是个疯子,竟然真的带人打上门来了!大度设微微侧头,看向身边的仆从。

    那仆从倒也机灵,见大度设看他立刻上前一步挡在他的身前,看着李慕云说道:“逍遥候,我家王子殿下是代表真珠夷男可汗而来,为的是调查前段时间消失在边境的三千骑兵之事。”

    扯虎皮做大旗,这就是仆从的目的,他打算不管李慕云的目的是什么,先抬出真珠夷男,再提出消失的三千骑兵,用这件事情来镇住李慕云,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不得不说,这仆从的确是个心理战的高手,他这句话一出口如果那三千骑兵真的与李慕云有关系,那么某人自然是要心惊,而惊之下气势自然就会弱,气势一弱立刻就会转主动为被动。

    到时候薛延陀的二王子殿下就可以提条件,到时候别说是一个女人,就是十个、八个女人估计李慕云也得心甘情愿的交出来。

    而就算那三千骑兵的消失与李慕云没有关系,那么他也一定会害怕背这个黑祸,到时候他的气势一样会减弱,最后的结局还是任由大度设处置。

    大度设身为二王子,也是心思灵巧之辈,很快就反应过来这仆从的小心思,心中着实有些惊喜,暗道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奖励一下此人。

    可但是,但可是,大度设与那仆从算计到了一切,单单忘记了一点,那就是李慕云是大唐的逍遥候,而不是薛延陀的逍遥候。

    别人或许怕真珠夷男,但身为一个唐人,李慕云又怎么会怕。

    更何况早在搞定那三千薛延陀骑兵之前李慕云就已经料到这件事情不会善罢干休,心里有所准备的情况下又怎么可能会被一个仆从的话吓到。

    所以在听完那仆从的话之后,李慕云只是冷冷的笑了一下,从身边一个汉子手中要过他的弓与箭,认扣搭弦缓缓拉开,同时口中对那仆从问道:“你是汉人?”

    “呃……”仆从犹豫了一下,似乎在考虑应该怎么回答。

    而就在这时,李慕云突然松开了手里的弓弦,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接着“噗”的一声,一支锋利的长箭已经穿过了那仆从的胸口。

    “呃……”那仆从完全没有想过自己会受到攻击,长箭入体之后脸上竟然露出的是震惊与不可置信的表情,直到死去他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死的如此没有名堂,甚至在整个故事中连名字都没有留下。

    “你,你竟然把他杀了!”大度设木讷的看着仆从倒下的尸体,喃喃说道。

    正所谓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眼前的局势变化的太快,太突然,刚刚还觉得胜券在握,可转眼间发现自己面对的是一个完全不讲道理的疯子,大度设顿时乱了方寸,一时间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开始时的那份信心也开始动摇。

    对方敢杀人,能杀人,这让他不禁为自己的小命开始担心起来。

    那死去的仆从刚刚可是说过,眼下可是在李慕云的一亩三分地上,并不是在郁督军山的薛延陀牙帐,在这里如果别人当他是王子还好说,如果不当他是王子,他的确屁都不是。

    “怕了?”李慕云将手里的弓交还给身边的汉子,上前两步,逼到大度设的面前。

    “我,我是薛延陀二王子,你,你想挑起两国大战么?”已经被逼到墙角的大度设像一个小受一样,色厉内荏的抱着自己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哼,两国大战?”李慕云嗤笑一声,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半晌方才说道:“青山何处不埋骨,那么大的漠北草原,你觉得你自己会死在那条河里。”

    卧槽,大度设这下没招了,愣愣的说道:“我,我是带着人来的,父汗知道我来了大唐,如果我死了,父汗一定会找你问罪!”

    “切!”李慕云脸上笑容再甚,伸手拍了拍大度设的脸颊:“小子,这天下死的人多了,难道个个都是老子杀的?你觉得老子会承认?”

    “你,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这样……!”大度设完全没有见过如李慕云这样不要脸的家伙,竟然敢做不敢当。

    当然,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不要脸’三个字他还是没敢说出来。

    而李慕云却根本不理他这一套,继续乜视着他:“从你进了山阴县的那一刻,你就犯了这一生中最大的错误,想偷老子的炼铁技术,你特么是活够了吧?真当大唐没人呢?”

    “你,你胡说,我根本就没有偷炼铁的技术!”大度设辩解道。

    “是么?那这是什么?”李慕云一边说,一边拿出一张写满了字的纸。

    “这明明就是你拿出来的!”

    “是么?”李慕云无奈的摇了摇头,估计是在感慨大度设的单纯,而后便弯下腰,将手里的纸塞进了地上那个仆从的怀里,起身之后说道:“现在是你偷的了吧?”

    院子里数十人,鸦鹊无声,心中对李慕云的无耻佩服到了五体投地。(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