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一三章 暴脾气的小老头儿?
    李慕云在山寨见到苏婉晴的时候,那丫头已经哭红了眼睛。

    从小到大,苏婉晴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如果不是为了不给李慕云惹麻烦,估计这个时候大度设的脑袋都已经挂在城门楼子上了。

    ‘护送’苏婉晴回山的房遗直在旁边把白天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末了提醒道:“慕云,这件事情不得不慎重,那薛延陀王子说的虽然有些夸张,但却也不得不防,若是万一……”

    李慕云看了房遗直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打断他说道:“遗直,你先回去休息吧,这件事情我自有办法应对。”

    “慕云,你可千万不要冲动,这件事情不管怎么说也是薛延陀人理亏,就算是把官司打到陛下那里也不怕他。”房遗直生怕李慕云这货一时冲动,直接带人去宰了那个什么大度设,如果那样的话可就是外交上的大事件了,搞不好双方直接干起来都有可能。

    不过李慕云却并没有表现出多么愤慨,只是耸了耸肩:“一个败家子而已,没必要把官司打到陛下那里,你放心去休息,我向你保证,绝对不整死他!”

    不整死他?!房遗直舔了舔微微有些发干的嘴唇,张了张嘴还想要再说什么,但李慕云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只是推着他的后背将他从房间中推了出去。

    大度设,李慕云听都没有听过这个人的名字,甚至于真珠夷男他都没有听说过,对于这样的一个人,真的有必要把他放在心上?就像当初的那个韩强,如果现在丫再出现,李慕云完全有一百种办法玩死他,根本不用拿他换什么粮食。

    随着对老李渊身份的不断‘发掘’,李慕云愈发的膨胀,工部尚书来了又走了,中书侍郎来了秒怂,民部尚书来了秒怂,有这样的靠山在,一个小小的薛延陀算得了什么!

    如果真的不爽,或者那个大度设真的不知死活,搞他也就是了。

    想到这里,李慕云看了看依旧闷闷不乐的苏婉晴,柔声说道:“丫头,这事儿你别放在心上,那家伙既然侮辱了你那他就一定走不出山阴县,这件事我可以向你保证!”

    苏婉晴摇摇头,抽了抽鼻子说道:“不,慕云,刚刚房家兄长说得对,那个大度设来头太大动了他会惹出麻烦的,我受些委屈事小,若是引得两国交战到时候无数百姓流离失所,却是我的不是了。”

    “就算是两国交战又如何,大不了我带人杀进草原搅他个天翻地覆,正好可以为大唐拓土开疆了。”人都说冲冠一怒为红颜,李慕云虽然没有怒发冲冠,但从其眼神中那份坚定来看,此时他心中未必没有亲率大军杀入草原的想法。

    苏婉晴说来也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子,所以尽管李慕云表现的轻描淡写,但她还是从中听出了几分杀意,心中不禁窃喜,看来这个冤家还是很在乎在自己,否则也不可能生这么大的气!

    不过话说回来,上次那个韩强就因为一句话不敬的话就被李慕云捅了一刀,这次那个大度设如此大言不惭,不知道会不会……。

    想到这里,苏婉晴又有些担心,害怕李慕云真的会走极端,于是抿了抿嘴撑起一个笑脸说道:“慕云,要不还是算了吧,反正那个什么薛延陀王子也没有把我怎么样,大不了接下来这段时间我不下山了,就在山上伺候老爹。”

    就在李慕云打算接话,劝说苏婉晴不用担心的时候,门外响起老李渊牛、、逼到不行的声音:“怕什么?一个薛延陀也值得怕?竟然欺负到老夫儿媳头上来了,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多大份量!”

    “老爹!”见到李渊进来,苏婉晴连忙从椅子上站起来,施了一礼。

    而李慕云则是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哎哟,爹,您怎么来了?”

    “老夫怎么能不来!”李渊瞪着李慕云,用手指戳着他说道:“你个没出息的东西,老婆被人欺负了,竟然还有心思在这里夸夸其谈!”

    “呃……”李慕云抽了抽嘴角,心说怎么这老头儿的脾气比自己还火爆呢!完全就是不服就干的反面典型嘛。

    而事实上,老李渊还的确就是这么个脾气,见李慕云吱吱唔唔,便又接着教训道:“说,这件事情你打算怎以搞!我告诉你,如果你这次不让老子满意,别怪老子不认你这个儿子!”

    能得到老李渊的承认,苏婉晴心中暗自高兴,不过看到李慕云一脸尴尬的样子,这丫头又有些不忍,上前扶住这小老头儿低声劝道:“老,老爹,这,这件事不怪慕云,都是我不好,如果我不擅自做主见那个薛延陀王子,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了。”

    “丫头,你不用替他说话,老夫又不是瞎子,这段时间你到底为他付出多少,老夫全都看在眼里,如果这小子以后敢对不起你,看老夫不打断他的腿!”

    得,这还越劝越来劲儿了!李慕云哭笑不得的想着。

    不过老李渊就在这里盯着他,他总得给这老头儿一个交待不是。

    想到这里,李慕云揉了揉鼻子:“爹,孩儿觉着吧,黑石矿那里人手有些不足,不如就把那个什么大度设弄到那里去挖矿,您看如何?”

    “只是挖矿?”李渊觉得有些不大满意,这老头儿脾气火爆,在他看来一刀杀了才是最解恨的方式,所以对于李慕云说的挖矿有些不大满意。

    “爹,挖矿好啊,一时半刻死不了,还能多玩儿一段时间,如果一刀砍了不是太便宜他了么!”李慕云见李渊好像不大满意,连忙解释道。

    老李渊先是沉默了一会儿,接着便点点头:“唔,如果这样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薛延陀那边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你把人家王子都给抓起来挖矿了,估计也只有开战了吧!

    李慕云再次苦笑:“薛延陀那里就要看莒国公的了,如果他谈的好了,估计真珠夷男不敢怎么样,如果他那里谈不好,这一战估计早晚都要打。”

    “嗯,你有这个准备就好,颉利兵临长安,你二哥……”李渊说了一半突然住口不说,深深看了李慕云一眼之后说道:“你做事情就是顾忌太多,想这想那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会有十成十的把握,若是等你有了十成把握,不是错过机会那就是落进别人的陷阱。”

    “是,孩儿受教了!”李慕云虽然对那个传说中的‘你二哥’比较好奇,但李渊不说他也不好强问,在被说教了一顿之后,只能老老实实做孝子。

    李渊似乎也觉得刚刚说错话了,哼了一声转身向门外走去,同时说道:“行了,老夫不在这里碍眼了,这件事情你自己看着办,记住,若是丢了老夫的面皮,当收老夫打断你的腿!”

    又是打断腿么?这一会儿功夫已经打断两次了!看着老李渊远去的背影,李慕云长长的叹了口气。

    这老头儿简直就是人来疯,不,这老头儿简直就是个坑,放了一顿狼烟然后拍拍屁股一走了之,可是这残局要怎么收拾?

    亏这老头儿还知道把那个什么大度河还是大度设的搞死薛延陀人会暴走,难道他真的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可以横刀立马,独战千军!

    “慕云!”苏婉晴看到李慕云在发呆,上前两步来到他的身边:“慕云,你不要为难了,其实我真的没什么,刚刚只是心里有些难过,现在哭出来已经好多了,你还是不要听老爹的话,那个薛延陀王子什么的你就不要理他了。”

    “不,我刚刚已经说了,那个大度设什么的老子一定不会让他走出山阴县,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可能救得了他!”李慕云看了看身边的女人摇了摇头。

    李渊刚刚说的话他全都听在耳朵里,心中也明白李渊逼着他让他给出一个说法什么的都是虚的,真正那老头儿要说的是苏婉晴为他付出了多少。

    李慕云其实并不傻,他如何能看不出苏婉晴这丫头对自己的感情,整个黑虎寨这丫头全都交到了自己的手里,自己不在县里的时候忙里忙外,抛头露面的张罗着县里大大小小的事物。

    如果不是因为李慕云‘不务正业’,其实苏婉晴大可去做她的大小姐,这样的话根本不会引得大度设对她起什么非份之想。

    所以今天发生的事情,说是至少有一半的原因是在李慕云身上也不为过。

    正是因为这样,李慕云才不会让苏婉晴受任何一点委屈,大度设不管怎么样都死定了,区别只在于光明正大的死,还是被暗中杀死。

    不过现在因为老李渊的出面,暗杀的一定是不行了,而既然暗杀不行,那就真刀真枪的做过一场好了。

    左右不过就是一个薛延陀王子而已,看看他那个叫真珠夷男的老子会不会为了他的这个不服气的儿子兴师动众来报仇吧!(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