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一二章 no作nodie
    因为每天都无事可做,县衙门口的两个衙役此时正无精打采的杵在那里,一人抱着一根水火棍在那里闲聊。

    正聊着,却见大度设一行在县衙门口驻足‘鬼鬼祟祟’不像好人,两人无奈的对视一眼,其中一人摇摇头走下了台阶:“喂,你们是什么人,县衙门前岂是尔等闲聊的地方……”。

    就在衙役要赶大度设一行离开的时候,这一伙儿人中一个中年人迎了上来,抱了抱拳说道:“这位差大哥请了!”

    “唔!”衙役被那中年人一声‘差大哥’叫的很是受用,上下打量他几眼,语气缓和一些说道:“这里是山阴县衙,你们如果没事儿最好不要在这里逗留,速速离开!”

    “这位差大哥,我们是薛延陀过来的商人,因为是第一次到贵县,所以想与县令大人一晤,不知差大哥能不能给通报一声?”中年人脸上笑容不减,虽然年龄比那衙役大的多,但却一口一个‘差大哥’叫个不停,末了还不忘将一个小口袋不着痕迹的塞进了衙役的手中。

    “薛延陀人?”衙役在听到中年人的话之后先是一阵紧张,不过当小口袋入手之后,立刻换了一副表情,笑着说道:“原来是薛延陀来的大客商,那行,几位先等等,我先进去看看小姐有没有时间。”

    “小姐?贵县县令难道?”虽然已经知道山阴县县令大人一般不在县里,全县基本上都是一个女人在操持,但是听衙役这样明目张胆的说出来,中年人还是十分惊讶。

    “哦,我们小姐乃是府君大人的未婚妻,一般府君大人不在的时候,县里有什么事情都是小姐做主。”衙役笑着解释了一句,然后说了句等着,便转身向衙门里面走去。

    只不过在转过身后,刚刚还笑容满面的脸上立刻露出了鄙夷之情,给同伴打了一个眼色之后走进了衙门。

    正所谓皇帝不差饿兵,自打李慕云主持山阴县之后,虽然没有给手下衙役涨工资,但各种补助却多了不少,就算是一个最普通的衙役,每个月能拿到手的饷钱也在两百文往上,三、五十文钱对于他们来说真心不多,再不要说这些钱还要两个人分。

    ……

    县衙里面,苏婉晴正拿着帐本与房遗直对帐,这段时间县里发生的事情太多,六千多匹战马、大量运进的铁矿石、支出的粮食、挖回来的黑石、烧制出的焦炭等等等等,只要三、五天的功夫就可以记上满满一本帐,如果不核对仔细估计拖上一段时间就根本没有办法核对了。

    房遗直此前一直对复制记帐有些不解,黑石换粮食这种事情只要一笔一笔记下来也就是了,为什么还要那么麻烦,还要记两本帐。

    可是现在往来的帐目多了,房遗直才意识到这种记帐方式的可贵,而且那种简单的数字也让计算工作方便了许多,上上下下对齐了一加,最后再一减立刻就有了清晰的结果,比以往的计算不知要简单了多少倍。

    所以现在的房遗直已经很久没有抱怨过复式记帐法麻烦,反而十分热衷于这种记帐的方式,如果手下还有人按照以前的方式记帐,他会罚那人连写五百遍‘我错了!’。

    而就在两人将帐目核对到剩于铁矿数量的时候,刚刚外面的那个衙役走了进来,抱拳行礼之后将手里的小袋子放到桌上,对苏婉晴说道:“小姐,外面来了一些薛延陀人,说是商人,想要见少寨主,这是他们给小人的赏钱。”说到赏钱,衙役的语气有些不屑。

    苏婉晴看一眼桌上的小钱袋,抓起来丢还给那个衙役:“薛延陀商人?只怕未必是真的商人吧!”

    “至少他们是这样说的。”衙役说道。

    “房家兄长,您怎么看?”苏婉晴皱了皱眉,抬头看向房遗直。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前段时间他们刚刚折了三千骑兵在这里,估计这次是来打探情况的吧。”房遗直放下手中的帐本,信心十足的说道。

    “嗯,我也是这个意思!”苏婉晴点点头,看了看前来通报的衙役:“你带他们进来吧,另外,派人去山寨,把这件事情通知慕云,让他也好有个准备。”

    “诺!”衙役躬身答应,转身离开。

    ……

    时间不大,脚步声响起,只见一个高壮的薛延陀汉子带着两个随从走了进来,人未到声先至:“在下早就听说大唐女子有巾帼不让须眉之称,今日一见,果然如此,佩服佩服!”

    调戏,这绝对是调戏!一直秉承君子之风的房遗直微微皱了皱眉头,对进来的薛延陀人如此轻浮的作法表示了浓浓的不满。

    苏婉晴多灵醒的一人儿,如何能听不出那薛延陀人的话里的意思,不过相较于此,她更觉得这个薛延陀人有些傲气的过份,那种说话的方式就好像高高在上的帝王一般。

    不过尽管如此,不管是苏婉晴还是房遗直全都没有说话,就那么静静的的看着进来的薛延陀人,场面瞬间变的尴尬无比。

    可是大度设此时却几乎忘了前来大唐的目的,双眼直勾勾的盯在苏婉晴的俏脸上,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必须把这个女人带回薛延陀,让她成为自己的女人。

    房遗直终于还是看不下去来人的样子,有些不悦的问道:“你是何人,来我山阴县何事?”

    “你是逍遥候?是山阴县令?”大度设略一偏头,斜视房遗直反问道。

    “某……”

    不等房遗直说完,大度设便又接了一句:“如果不是请你闭嘴,在下是在跟这位姑娘说话!”

    太特么气人了,身为宰相之子,房遗直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一个异族番绑竟然对他如此说话。

    倒是苏婉晴这个时候说话了,只见这丫头俏脸紧绷,透眉微皱对大度设问道:“你又是何人,凭什么对我大唐官员指手划脚?”

    “我乃薛延陀真珠夷男可汗之子,薛延陀二王子,大度设!”

    有道是: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

    大度设此时就是这样的情况,见到苏婉晴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将此行的目的全部抛到了脑后,发誓一定要将她带回薛延陀,所以被问起身份的时候,便直接报了字号,说白了,就是在装、、逼。

    不过,他这个逼装的显然不怎么成功,不管是苏婉晴还是房遗直都对他这个二王子不怎么感冒。

    首先是苏婉晴,她的哥哥曾经带着两百骑兵突袭过颉利的牙帐,那颉利可比真珠夷男厉害多了,所以这丫头自然不会被一个真珠夷男的二儿子吓到。

    其次是房遗直,作为老爹是宰相的公子哥儿,他的身份真说起来并不比真珠夷男的儿子差,而且小房可是嫡长子,将来那是要继承老头子国公爵位的,和大度设这个没有继承权的二儿子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所以大度设这个逼明显就是装错了地方,在不该装的时候面对不该装的对手装了一次不该装的逼,为自己的未来埋下了杀身之祸。

    不过此时的大度设却没有一点这样的自觉,看着默不作声的两人,兀自说道:“这位美丽的小姐,虽然你已经许配人家,不过本王子并不在乎,只要跟了本王子,立刻就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好过跟着一个县令苦熬。”

    “无耻之徒!给本姑娘滚出去!”苏婉晴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调戏,终于忍不住了。

    这可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下来。

    也不知道这薛延陀的大度设脑子是怎么长的,竟然跑到大唐地界上,公然抢夺一个开国县候的女人,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哪里来的自信。

    “小姐何必如此不近人情,要知道,本王子可是真心实意的。”

    大度设摆出一副不要脸的架式,似乎只要苏婉晴不答应,他就不离开。

    不得不说,这家伙的胆子的确是不小,他完全意识不到自己面对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色迷心窍的他还不知道,这个他一心想要带回去的女子其实并不是他能控制得了的,如果真把这女人惹毛了,估计他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过,幸好丫有一个比较不错的老子,薛延陀二王子的身份让他侥幸逃过了一劫,苏婉晴在考虑到会给李慕云带来麻烦的后果之后,并没有立刻动手弄死他,只是命人将他驱逐出去。

    “小姐,本王子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之内如果你还不同意跟我走,那么本王子会带着十万大军踏平整个山阴县城,到时候数万生灵因你而亡,希望你不要后悔。”大度设在离开县衙之前,看着这个他连名子都不知道的女子威胁道。

    在他看来,山阴县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县城,所谓逍遥候也不过就是一个幸进的家伙,否则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身为候爷却只是一个县令。

    但他不知道的是,那位逍遥候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大唐候爵,因为那家伙其实就是一个疯子,一个匹夫!(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