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一一章 来自薛延陀的‘少爷’
    古往今来,历朝历代,衡量一个地方官是否尽职最直接的办法就是看经济,某人的治下经济繁荣,此人自然就是皇帝眼中的能臣,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无论怎么修饰都无法掩盖的事实。

    礼很清楚这一点,所以这货回到自己的县里之后立刻给析州刺使卢庆宏写了一封感人至深的长信,把李慕云这个逍遥候夸的是天上少有,地上无双,以前种种皆是误会云云。

    而另一边,又开始招集手下众人布置任务,无论如何必须招集五百矿工,哪怕是县里的田不种了人也必须招齐,然后全力开矿能挖多少挖多少,全部供应山阴县。

    负责矿山的户曹都听傻了,看着自打回来就兴奋的脸色发红的礼,眼中满是担忧。

    岚县主薄则是一脸担心的问道:“府君,如果全部供应山阴县,那其他家采购生意怎么办?”

    “爱谁谁,让他们去别家买去,五台山那边不是也有矿么,让他们去那边,告诉他们那边卖的便宜。”礼拍桌子瞪眼睛的喊道。

    从打李慕云跟他说每年需要五百万斤矿石之后,他在老文的眼中已经升级到了财神的级别,什么其他州县的订单全都是特么扯蛋,一年十几万斤的量还特么不够人家塞牙缝的,也好意思来买矿石?

    疯了,这真是疯了,几个手下目瞪口呆的看着向是在发羊癫疯一样的‘老板’,纷纷猜测他到底在山阴县经历了什么,为什么回来之后会变的如此……膨胀,竟然连以往那些大爷般的存在往外赶,难道他心里就没点B数?

    想到这里,副县长,呃不是,县丞小心翼翼的提议道:“府君大人,要不咱们再考虑考虑吧,毕竟那些订单每年加到一起也有五十几万斤。”

    “五十万斤算是屁!”看着一群‘不争气’的手下,礼终于还是暴了粗口:“你们懂什么?五十万斤矿石很多么?知道老子这次去山阴县谈了多大的生意么?五百万斤,每年五百万斤原矿!”

    “五,五百万?”县丞瞬间被雷到了,用看疯子一样的目光看着礼:“府君大人,您,您不是被骗了吧?五百万斤铁矿石,就是山阴县所有人一起来炼铁,一年也不一定能用完吧?”

    “说你懂个屁,你还真……”礼似乎有些不知道应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情,激动的站起来在屋子里转了圈,然后两只手环抱,比了一个山的造型说道:“老子在山阴县看到那么大的一个炉子,人家跟这个叫高炉,那东西几乎两个多时辰就可以出一千斤生铁,一千斤生铁啊,还是炼好的!”

    完了,县令大人一定是疯了,否则怎么可能如此胡言乱语。

    两个多时辰出一千斤生铁?扯蛋也没有这么扯的!他们也不是没有见过别人炼铁,一天如果能弄出来十斤就特么算是一个好铁匠,一千斤没有三、五个月根本想都不用想。

    否则怎么可能其他县来他们这里买矿石只买十几万斤,还不是因为根本没有那么大的产量炼不出来。

    以此推断,县令大人一定是在山阴县被人迷惑了,看来很有必要找一个会法术的‘大仙儿’来给他看看,几个手下面面相觑,无奈的想着。

    不过最后他们还是没有拗过‘大老板’,在礼的强烈要求下,主薄不得不出去张贴告示,而县丞则去写文书,通知以前的那个老客户,打从今年年底,岚县的铁矿石被人包了,不再对外出售。

    ……

    距离岚县数百里开外的山阴县,距离李慕云浇筑小花坛已经过了六天,一群人再次到那个小花坛的边上。

    “把外面的盒子拆了!”不等李慕云开口,唐俭已经迫不及待的下了命令。

    不过还好,山寨里的喽啰都很给面子,一声令下全都跑了上去,三下五除二就把那些钉在一起的木板全都拆了下来,一个浅灰色的水泥小花坛出现在众人眼前。

    李慕云看了一眼唐俭,又看了看于志宁,见这两人都有些好奇的打量着那个小花坛,不由有些好笑,转头吩咐那几个刚刚拆完木板的喽啰:“砸了它!”

    “啊?”喽啰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有些不解的看着李慕云。

    “我说砸了它,砸碎为止。”

    “呃……,哦!”虽然不知道李慕云要干什么,但是喽啰们还是听命取来了锤子之类的工具,轮翻上阵‘乒乒乓乓’的砸了起来。

    一下,两下,硕大的铁锤砸了十好几下,终于算是在混凝土的表面留下了一丝裂纹,随后又是一顿没头没脑的狠砸,直到一刻钟以后,才算是把那个小花坛砸出了一个缺口。

    唐俭静静的看着这一切,与一直没怎么说话的于志宁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之后对李慕云说道:“逍遥候,这水泥……不知道是个什么价格?”

    “这个?便宜,十斤一文钱!”李慕云似乎早有准备,迎声答道。

    “多少?”唐俭声音高了不止一个八度。

    “十斤一文!”

    “你怎么不去抢呢?你这一个小花坛只怕不下两千斤吧?这就么一点点东西,就两百文钱没有了?”

    “唐叔,话不能这么说啊。”李慕云从地上捡起一块混凝土碎块:“这东西虽然是石头烧出来的,可是您想想,我那些石炭不要钱么?我的人工不要钱么?而且运费什么的也要钱吧?这些费用加起来,您觉得我还能有什么利润?”

    “那也不能这么贵啊!照你这样的算法,修一座城怕不是光水泥就要十万、八万贯的。”唐俭急赤白脸的说道。

    “唐叔,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十万八万贯钱怎么了?难道不用水泥就能省下来了?征发民夫不要钱啊?买砖不要钱啊?耽误的时间不要钱啊?”李慕云据理力争道。

    眼下这年头儿可是卖方市场,有好东西就不愁卖不出去,水泥这东西不管是筑城还是修路、盖房子都能用得上,就算是唐俭不合作,也有大把的人等着来合作。

    所以李慕云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开口子,十斤一文钱的价格咬的死死的,打死不松口。

    最后唐俭和于志宁没招了,丢下李慕云一起去找老李渊评理。

    “太上皇,逍遥候也太不像话了,明明就是一些石头,可他却卖出了天价,这事儿您得管啊!”唐俭见到李渊就开始诉苦。

    于志宁虽然没有说话,但显然与唐俭是一个意思,认为李慕云这件事情办的不对。

    李渊在得知水泥的价格之后,皱了皱眉头,不过这事儿似乎和他这个老头子没啥太大关系,人都是说落毛的凤凰不如鸡,他这个太上皇又何偿不是如此。

    别看现在唐俭跑来找他说的好听,事实上就算是李慕云把价格降下来了,只怕也未必会有人领他李渊的一份人情。

    想到这里李渊摇了摇头:“唉,这事儿朕也很为难啊,你们也知道,那小子就是个驴脾气,倔的要命,老夫就算是真的插手了,只怕这价格也未必能降下来。再说朕已经退休了,不在那个位置上了,说话不硬气啊!要不,你们还是跟老二说说吧,看看他有什么办法没有。”

    得,这下是真没戏了!李渊一推六二五,李慕云打死不降价,唐俭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却想不出办法。

    这会儿有人要问了,说唐俭不是跟李慕云合作么?水泥的价格卖的越高对他不是越有利么?

    如果按正常的合作方式,其实的确是这样!可问题是他与李慕云的合作并不是这样的,自从李渊凭着一张老脸从他这里硬生生讹走了七千贯之后,某些人就完全变了一副嘴脸。

    原本的合作商直接变成了供货商,也就是说十斤一文钱的价格就是李慕云卖给唐俭的价格,至于说唐俭转过头再卖多少钱,他完全不管。

    这样一来等于无形中提高了水泥的成本,唐俭就算是把水泥买下来运回长安那边,估计也赚不到多少钱,所以他自然是急的要命,只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去找某人谈价格。

    不过李慕云也不傻,捡来的老头儿既然‘实力超群’,他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自己主动降价,报着能多赚一点是一点的原则,打死不松口。

    而就在这个时候,山阴县县衙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薛延陀的二王子殿下,大度设!

    “此处就是山阴县衙?怎么那么破烂?”装扮成商贾的大度设立于县衙门口,有些鄙夷的对身边随从问道。

    “王子殿下,小人已经确认过两次了,这里的确是县衙!”随从似乎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过还是十分确定的说道:“只不过他们的县令不怎么管事情,这里作主的是一个女的。”

    “女的?”大度设突然来了兴趣,嘴角微微一挑:“走,跟本王子进去看看,记住,到了里面你们要叫我少爷,明白不?”

    “明白!”几个随从点了点头,心道二王子见到女人就犯花痴的毛病看来又犯了!(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