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一零章 差点脑溢血的岚县县令
    岚县县令的运气不错,押送矿石来到山阴县的时候正赶上李慕云在炼铁厂工地指挥施工。

    观其上窜下跳的样子,岚县县令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与身边的那个胖子再三求证之后才敢相信,那的确是逍遥候李慕云。

    “老李,老李,岚县县令来了!”胖子见岚县县令一直不敢过去与李慕云打招呼,便远远的喊了一声。

    “让他等会儿,没看我正忙着呢。”李慕云头也不回的喊了一声,然后继续指挥着一群工匠:“起、起,慢一点,停……,继续……”。

    岚县县令有些尴尬,不过却没有说什么,虽然李慕云和他一样是个县令,不过人家有爵位在身,堂堂开国县候的确有资格让他等着。

    而且李慕云事实上也并没有怠慢他,从其上窜下跳的表现来看,此时这位逍遥候的确是很忙,一个类似大锅一样的东西正在他的指挥下慢慢被吊起来。

    “那是什么?”尴尬过后,岚县县令指了指那个被吊到半空的‘大锅’向胖子问道。

    “坩埚,炼钢用的。”胖子有些得意的说道。

    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曾几何时他这个连见到县里的衙役都要点头哈腰的胖子,此时已经可以和一县之长并肩而立。

    这如果放在一年前,就是把三胖子打死,他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坩埚?炼钢用的?”岚县县令机械的转过头,看着不远处的那个小高炉:“那,那个是干什么用的?”

    虽然他不知道那东西叫什么,可是他刚刚清楚的看到,一大堆还在燃烧的铁水从里面流出来,现在正在慢慢冷却,而就在不远处,一块块大的几乎可以吓死人的巨大铁块堆的几乎像一座小山。

    “那个叫高炉,是炼铁的!”胖子有些敷衍的回答道,此时他只觉得身边这个县令就是个看什么都新鲜的土鳖,完全没有一点县太爷的样子。

    不过岚县县令却并不在乎,或者说他根本就感觉不到身边的胖子在鄙视自己,在这一刻他已经被那堆积如山的铁块所震惊。

    要知道,作为一个出产铁矿的县城,他的辖区也有冶铁工坊,可是自己的那个冶铁工坊和这里相比,简直就是一在平地一在天的区别。

    想自己的那个小工坊,每天里面的工坊累死累活,估计也就只能练出百来斤生铁。

    可是再看人家这工坊,一个什么‘高炉’一阵工夫就炼出那么大一个铁块出来。

    不能比,真是不能比,岚县县令突然发现,自己这一次真是来对了,这逍遥候的臭脚必须要抱,而且还要抱的死死的。

    什么?你说为什么不抱大腿?开玩笑,候爷的大腿岂是他一个小县令能抱得上的,如果是刺使来抱还差不多。

    终于明白为什么使君大人会让他们县全力供应山阴县铁矿了,特么有这么大的产能,别说两倍的运量,就是再多两倍,估计也不够人家用的。

    可笑自己还在算计如果自己增加铁矿石产量人家能不能用完,这特么不是鲁班面前耍大刀么,哦不,是耍大斧么!

    就在岚县县令想问题想的出神的时候,李慕云已经完成了手头的指挥工作,踱步来到他的身边:“岚县县令是吧?”

    “啊?哦!岚县县令礼见过逍遥候。”被李慕云打断了思路后,岚县县令飞快的转身抱拳施礼。

    “嗯!”李慕云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算是回礼,随口问道:“文府君到来本县可是有事?”

    这段时间接触的大官儿太多,一个小县令已经不能引起他的重视。

    礼并不介意李慕云的态度,见他问起自己的目的,迟疑了一下说道:“候爷,是这样的,您不是要提高一倍的矿石运量么,我就琢磨着自亲过来找您谈谈,看看咱们能不能互相联系一下,以后作成关系县,我们县里的铁矿全部供应到您这里。”

    这个理由完全就是礼现编的,但是却不是说他是在说谎,因为他现在已经完全可以确定李慕云有吃下他所有矿石的能力,所差的只是对方愿不愿意将他的矿石全都吃下去。

    李慕云完全没有想过这岚县县令的提议,此时骤然听到,只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要知道,在此之前岚县县令所属的析州可是上书弹劾过他,完全属于不可信任的存在,而现在这家伙却突然提出全力供货,让李慕云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别有目的。

    想到这里,李慕云给胖子打了个眼色,让他去另一边的工地看着,然后揽着礼的肩膀走到一边没人地方,对一脸尴尬,有些不适应的礼说道:“文府君,你的提议我很喜欢,只不过我们山阴县也是个穷县,要钱没钱要人没人,所以这价格方面……你看应该怎么算?”

    “价格照旧如何?”礼硬着头皮说道。

    “照旧?李某可不是王家那些冤大头,如果照旧的话,只怕是吃不进那么多的货啊。”李慕云乜了礼一眼,不阴不阳的说道。

    他并不知道王家购买这批矿石的价格,但是想来王家应该不会给出太大的价钱,因为毕竟是送人的,不是自己留着用,钱自然是花的越少越好。

    可是,既然李慕云已经知道这批矿石的价格不高,为什么还要说王家是冤大头呢?

    其实说来也简单,不外乎就是压价而已,通过压低价格来试探礼的目的。

    如果他真的是别有目的,应该不会在乎价格的高低,只会在乎把矿石卖给自己。

    而如果他很在意矿石的价格,那就说明这家伙的确有谈生意的意图,并不是耍什么阴谋。

    事实证明,李慕云的确是想的有些多了,礼其实还真就是想把矿石全都卖给他。

    这其中有两个原因,一是运输的距离,析州和逆州紧临,再加上两州如果合作的话,那么就不存在谁给谁设卡收费的问题,也不是说单单运费一项他就可以省下一大笔钱。

    至于第二个原因,其实也很简单,那就是捧臭脚了。

    可就算是这样,礼也没办法再把矿石的价格压低多少,因为他的矿石也不是白来的,开矿的工人他需要付工钱,而且矿石是公家的,他还需要把利润上交到国库,如果一点利润都没有岂不是说都被他贪了。

    所以尽管李慕云话里威胁的意味很浓,但礼还是艰难的摇了摇头:“候爷,这价格是真不能再低了,王家的出价已经低到几乎没有利润,您若是再往下压,下官只怕连老婆孩子都得赔进去。”

    “是么?”李慕云用半信半疑的语气问道。

    “当然,下官如果有半句假话,叫我不得好死。”为了捧臭脚,礼也是拼了,不惜发誓以求李慕云相信。

    “那成,这价格就按你说的办,不过你要确保矿石的供应,若是差了可别怕本候不给你钱。”

    “没问题,绝对没问题,两倍的运量,下官绝对可以保证。”

    “谁跟你说两倍了?本候说的是五倍的运量,每年五百万斤的矿石,少一斤老子跟你打御前官司。”

    “五,五,五……”礼只觉得自己的小心肝都快要跳出来了,‘五’了半天,‘百万斤’那三个字硬是没说出来。

    要知道,他现在一年的矿石产量也就不到一百五十万斤,五百万斤几乎是以前的三倍还要多一些。

    按照每斤矿石一文钱来算,那也是五千贯钱,除去各种开支近两百贯,余下四千多贯。

    发财了,发大财了!礼几乎可以遇见,这样的生意只要做上一年,自己就可以官升一级。

    毕竟在贞观初其,大唐一年的税收也就在二到三百万贯,分到三百多个州府,也就是说每个州府平均的税钱是一万贯左右,再区分上州与下州,那么一些下州的税金基本上也就在数千贯上下。

    这也就是说,如果和李慕云的生意如果做成了,那么岚县就等于以一县之力压住一个下州,这对于一个县令来说,无疑是极大的政绩。

    当然,这里算的只是税金,并不有算粮食,大唐实行两税制,钱和粮是分开的。

    可就算是这样也已经足够了,已经让礼兴奋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太阳穴‘哐哐’直跳,大脑皮层都跟着发麻,如果不是大唐这个时代吃的都是绿色食品,如果不是他还年轻,估计丫直接就能干出一脑溢血。

    ……

    就这样,一个原本十分正常的县令,生生被李慕云用钱砸懵了,只等着那边卸完车,二话不说带着车队就往回赶。

    礼要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去,然后把县里所有的存货全都用最快的速度运到山阴县来,至于说那些答应供给别家的矿石……去他大爷的吧,爱谁谁!早点把答应王家的一百万斤矿石运完,接下来赚大钱才是真的,回去的路上,礼如此想着。

    而且不但如此,他在盘算着回去到底要招募多少矿工才能更划算一些,一年五百万斤矿石可不是开玩笑的数字,人少了根本就开采不出来。(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