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零六章 老夫这张脸就值七千贯(3000字章节)
    唐俭此时也是真喝的多了,再加上心情不错,李慕云称他为叔叔倒也没有拒绝。

    而李慕云则借着机会将椅子往他身边拉了拉,神秘兮兮的问道:“唐叔叔,这次您能多待几天不?小侄有样东西给您看看!”

    “哦?是什么东西?”唐俭饶有兴趣的问道,却并没有说能不能多待几天。

    出使这种事情他干的多了,眼下是大唐强而薛延陀弱,而且他还是去问责的,所以他根本就不用考虑时间的问题,完全是想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

    “水泥!”李慕云这次倒没有卖关子,直截了当的说道。

    “水泥?那是什么?”唐俭皱眉想了想,脑中一点印像都没有,于是不解的问道。

    “一种可以快速筑城的东西,而且不但如此,水泥还可以用来建房子,用来修路,总之用处多多。”李慕云扳着手指一样一样数着,却没有发现唐俭的脸色已经变了,只等李慕云刚一说完,立刻便问道:“你刚刚说那个什么‘水泥’能快速筑城?有多快?”

    “嗯……”李慕云想了想:“具体有多快小侄也不知道,但想来至少应该有五到十倍左右吧!”

    “什么?五到十倍?!你,你……”唐俭被李慕云所说的速度吓了一跳,努力摇了摇头,定了定神再次问道:“你确定没有说错?是五到十倍?”

    “十倍的话小侄没有什么把握,不过五倍应该没问题,唐叔叔如果不急着去薛延陀,可以在小侄这里多住上一段时日,到时候可以亲自看一下。”

    对于水泥这种东西,李慕云还是有些信心的。

    要知道,大唐的城墙大多数都是以熟粘土为芯,铺一层劣实一层,等修到一定的高度之后外面再加几层墙砖。

    而一些边境小城则是用煮过的糯米加一些特殊的材料搅拌,然后再与土混在一起筑起城墙,这样的城墙有极高的弹性,但也有它自己的弊端,那就是很容易被那些粗大的弩枪插入,而弩枪插入之后便会成为最好的攀登工具。

    可是如果有了水泥则不一样了,只要找一些木板,钉成一个盒子,然后再将水泥、沙子还有碎石按一定的比例混到一起灌进去,干上几天之后再把木板拆掉,立刻就是一面已经筑好的城墙。

    当然,混凝土并不一定会如此简单,它的里面还需要有钢筋之类的东西,不过李慕云相信,自己这里只要铁矿供应充足,虽然不一定能弄出钢筋,但铁筋却一定可以搞出来,到时候用铁筋代替钢筋在强度没有特殊要求的情况下,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唐俭见李慕云煞有其事的样子心中也有些不大确定他说的是不是真的,纠结了半晌才缓缓说道:“慕云啊,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就是想和唐叔叔合伙做一些生意,您也知道小侄爵小位卑,如果自己搞这个水泥的生意一个不好就能被别人给‘吞了’,所以想找您这棵大树靠靠。”李慕云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很直接的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唐俭没想到李慕云说了半天目的竟然是这个,不觉间也愣了一下,沉思片刻之后问道:“你想让我多留几天,可是想要让我看看那水泥的功效?”

    “正是如此,不知唐叔叔可愿意?”

    “好!那我就再多留几日,看看你这比正常筑城快十倍的水泥到底是何神物。”打听清楚了李慕云的目的之后,唐俭没有任何犹豫的答应了他的要求,决定再在山寨上待上几天。

    ……

    接着唐俭和李慕云二人又天南海北的聊了一些事情,这两人一个是大唐的外交官,一个是后世走南闯北的杀手,谁都不比谁的见识少,这一聊就聊了大半个晚上,颇有些惺惺相惜之感。

    而当两人聊的差不多的时候,外面的天也已经泛起鱼肚白,直到此时唐俭才从刚刚的兴奋中慢慢平静下来,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李慕云见老唐已经困的不行了,抱歉的笑了笑:“唐叔叔远道而来,小侄却只顾着说话,着实不该,这就命人给叔叔安排住处。”

    “老了,精力不济,想当年唐某便是三、五日不睡,也不曾打过哈欠。”唐俭嘴上吹着牛、、牛,身体却已经站了起来,向着聚义厅的外面走去,虽然是不打算继续陪着李慕云聊了。

    而李慕云在这个时候自然不会继续拉着他聊天,只是看着他的背影,然后抬手招来一个喽啰,吩咐他去后面准备客房。

    然而,就是这么一耽搁,李慕云便错了过知道李渊身份的最好时机。

    ……

    聚义厅的外面,本想出来透透气的唐俭惊讶的张大的嘴巴看着眼前的小老头,一身的酒气瞬间被吓走了一半:“太,太,太……”

    “朕的身份在这里保密,明白么?”看着有些不知所措的唐俭,李渊沉声说道。

    “呃……,明,明白!”唐俭不知道李渊到底要闹哪样,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看到这尊大神,只是机械的点着头回答。

    李渊嗯了一声,算是对唐俭的回答表示满意,顿了顿问道:“是二小子派你来的?”

    “是,是的,陛下知道薛延陀入侵,特地派臣去问责。”唐俭不敢隐瞒自己的目的,老老实实的说道。

    “还有呢?”李渊继续问道。

    “还,还有就是从逍遥候这里买,买些战马!”唐俭此时真的是被惊呆了,竟然想都没想就把自己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多少钱?”

    “一,一万三千贯。”

    “一万三?”李渊看了唐俭一眼:“有些少了。”

    有些少了?唐俭眨眨眼睛,一时也不知应该说些什么,毕竟眼下人家李慕云已经答应了这个钱数,就算少了又能怎么样呢。

    而就在唐俭不知应该说些什么的时候,李慕云从聚义厅里走了出来,看到站在外面的李渊,立刻笑着迎了上去:“爹,你怎么起这么早,不再多睡会儿了?”

    爹?看着李慕云的后背,唐俭只觉得头皮有些发炸。

    特么这是什么情况?什么时候太上皇会有这样的一个儿子?自己怎么不知道?难道是私生子?如果是的话,似乎……。

    正想着,却听老李渊说道:“唐俭啊,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老夫的义子。”

    义子?鬼才信呢!唐俭眨眨眼睛,舔了舔嘴唇,尴尬的咧了咧嘴:“逍遥候……把这事情瞒的好紧,我竟然丝毫不知。”

    李慕云并不清楚李渊的真实身份,不过在他看来李渊能认识于志宁,那么认识唐俭似乎也在情理之中,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唐俭的脸色会那么白,难道自己捡回来的老头儿真的是王爷?而且还是实权王爷?

    一边想着,李慕云一边说道:“哎,这有什么,我义父是我义父,我是我,我们各交各的!”

    鬼才想跟你各交各的,老子快要被你坑死了!

    难怪这小子扣下六千余匹战马,一惯精明的皇帝陛下会当成不知道,原来这战马都是皇帝给送他亲爹的,而这李慕云应该就是太上皇的代言人。

    该死的,如果自己早知道这样,就是打死刚刚也不会还价,大不了他说多少钱就给多少钱好了,何必弄的这么尴尬。

    想到刚刚老李渊说‘有些少了’唐俭顿时心中又是一阵哀嚎,苦笑着对李慕云说道:“那个,逍遥候啊,刚刚在里面本官好像有些算错了,那个战马就按你说的价,两万贯!”

    “啥?为什么?”李慕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见过买方砍价的,却没见过买方主动抬价的。

    “没啥,就这么定了,两万贯不二价!”唐俭几乎都要哭了,一边是告诉自己身份保密的太上皇,一面是想要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李慕云,这让他很难解释到底为什么。

    不过好在去后面安排客房的小喽啰回来了,唐俭正好借机下台,扯过那喽啰就往后山跑,眨眼间就没了影子。

    李慕云呆呆看着唐俭的背影消失,半晌方才喃喃说道:“亲爹,你刚刚跟他说什么了?这家伙怎么……。”

    “说?哼……”李渊这小老头儿有些不屑的哼了一声,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老脸,傲然说道:“老夫还用说?就凭这张脸就值七千贯!”

    “真的假的?您可别骗我!”

    “骗你有何好处?”

    “好处……”李慕云看了看老李渊,又看了看刚刚唐俭‘逃’走的方向,脑子里灵光一闪:“哎说我亲爹,要不您看这样成不,我找个人把您画下来,一个府城贴上一张你的画像,是不是到时候咱们就发财了?”

    “发个屁财!”李渊险些没被李慕云的脑洞给气死,狠狠瞪了他一眼说道:“记着,你的钱里有老夫的七千贯,别忘了到时候给老夫送来。”

    言罢,小老头儿也不理会目瞪口呆的李慕云,自顾自的背着手离开了,留下某人在那里后悔的一个劲儿拍脑袋!(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