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零五章 大生意(3000字章节)
    话说到这个份上,唐俭就是再傻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薛延陀人犯边如果跟李慕云没有关系,那才叫出了鬼了。

    可是有关系似乎也没啥,大唐才不在乎这么一点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只要边境的一仗打赢了,没有丢了大唐的威风,这事儿基本也就算是过去了,上至皇帝,下至百姓,没人会在乎这件事情的起因是什么,甚至就算唐俭本人也不在乎。

    真正让他在乎的还是另外一件事情,所以在酒菜摆好之后,唐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问道:“我听说逍遥候的手里还有很多战马?有这回事吧?”

    “有啊,六千匹突厥敦马,绝对的良马!”一听唐俭提到战马,李慕云立刻来了精神,给他倒上一杯酒之后借机说道:“怎么,唐尚书有兴趣?”

    “唐某倒是没什么兴趣,不过是替别人问的。”唐俭摇摇头,在没有彻底相信李慕云之前,他是不会透露自己的底限的。

    不过李慕云多精明的一个人,这种暗地里的生意在他前一世的时候不知经历过之少,一看唐俭的表现就知道,这家伙似乎并不怎么相信自己,之所以问马的事情也不过就是探探自己的口风,看看自己打算如何如处那些马。

    而事实上,李慕云也在为那些战马发愁,六千余匹战马,眼下他还找不到能一口吃下去的人,而放在手里的话夏天还好说,一旦到了冬天,这些马将会消耗大量的草料,所以如果不能在冬季之前把这些战马脱手,那么他就亏大发了。

    想到这里,李慕云露出一副愁容满面的表情,长长叹了口气,自顾自把杯里的酒一口闷下去,然后说道:“说起那些马,其实在下也是头疼,本来留下的时候还打算发上一笔小财,可是没想到现在这生意不景气,拿到手之后却一直无法脱手,眼见着快要入秋,再不脱手怕是到最后全都砸在手里了。”

    “哦?这么说逍遥候是打算尽快把这些战马卖出去?”唐俭转着手中的酒杯,假做不知的问道。

    “可不是么!打了那么大一仗,损失了不少人手,我总要抚恤一下吧,那些伤了的,失去劳动力的,多少也要补偿一下吧?这一来二去没有一、两人万贯怕是根本就摆不平。”

    伤了,死了,这话就是扯蛋,用来骗骗外人还将就,对于已经看过战报的唐俭来说根本就是掩耳盗铃的举动。

    可是唐俭也知道,李慕云前面说的那些基本都是废话,不过是些借口而已,真正的重点就在于最后那句‘一、两万贯’上面。

    这是在明确的告诉唐俭,只要拿出一到两万贯钱,这些战马他就可以全部带走,至于最后能卖多少钱,是不是与别人合伙什么的,他一概不管也不参与。

    这是唐俭第一次遇到如此‘务实’之人,一时间竟让他有些不知说什么才好。

    而李慕云似乎也不怎么着急,报出价格之后,便自顾自的夹了一口菜填进嘴里,慢慢品尝起来,就好像唐俭不在身边一样。

    良久之后,沉默中的唐俭一口抽干了杯中酒,然后说道:“八千贯!”

    “不可能,八千贯的话,我宁可直接放了!”李慕云果断的摇了摇头。

    “八千已经不少了,逍遥候,你要知道,这么多战马留在手中并不是长久之计,万一有人在京里弹劾你,这不大不小也是一个麻烦。”唐俭看着李慕云说道。

    李承乾似乎没听懂唐俭的威胁,又给他倒上一杯酒,接着慢条斯理的说道:“一万五千贯。”

    “一万,不能再多了,刚刚你也说了一万贯的!”唐俭看着眼前的酒,并没有动。

    刚刚的一杯酒喝下去,已经让他觉得有些上头,再喝他怕自己的脑子不清醒,万一说错了话只怕就得不偿失了。

    “我还说了两万贯呢,唐尚书怎么没有听到。”李慕云笑着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其实一万五并不多,而且我只要这些,其它事情一概不管,只要见到钱那些马就是您的。”

    “那就一万二好了,毕竟大家都不容易,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唐俭又给涨了两千贯,同时脸上露出一丝为难的表情,就好像十分不舍一样。

    “一万四,不能再少了,除去抚恤的钱,您总要给我留一点吧,我这山寨您也看了,上上下下也是上千号人,人吃马喂总是需要钱的。而且想必您也知道,今年我们县里人口暴增,可是因为大多数的田地都是初耕,税收什么的根本就交不上来,您多少也要我留一些钱用来交税吧?”

    “那就一万三吧,折个中,如何?”唐俭对李慕云所说的事情避而不谈。

    他本身就是一个谈判专家级的人物,很清楚不能被别人牵着鼻子走的道理,如果他真的顺着李慕云的话来谈判,估计到最后一定会上当。

    而李慕云能把价格谈到一万三,这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想,毕竟在开始的时候他的打算是一万贯就可以出手。

    所以当唐俭问他如何的时候,李慕云笑着举起了杯子:“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唐俭见李慕云答应了,脸上同样露出了笑容,学着他的样子拿起杯子,两人遥遥一敬,将酒一饮而尽。

    要知道,自有唐开始,军方对战马的需求便十分庞大,甚至可以说武德和贞观初期,大唐一直就缺马。

    所以贞观时期战马的价格一直居高不下,一匹能上战场的战马,往往要十贯左右才能买到。

    当然,也有两到三贯就能买下的马,不过那都是挽马,用来拉车什么的还行,至于说上战场还是不要想了,不说能不能驼动穿着铠甲的骑兵,能听到战鼓声不尿就算是好的。

    而正是因为贞观时期的大唐对战马的无限渴望,这一时期也是中原马匹最多的时期,就马匹与人口的比例来说,除了蒙元帝国那一段,基本可以说是华夏大地上下五千年比例最高的一朝。

    所以这六千匹战马,别看唐俭为此付出了一万三千贯,可是当他把这些战马转手一卖,立刻就是六万贯的入帐。

    虽然这些钱不是全部都归唐俭,他还要与其他人分润,但到了最后能落到他手里的,怎么也有七八千贯钱。

    在些钱在贞观初期已经不是一个小数目了,按照当时与理代的物价比例来算。

    当时是斗米四文,也就是十二点五斤米,卖四文钱。

    而现代一斤米则要两块五左右,换算下来,贞观初其的四文钱几乎等于现在的三十元。

    同样的比例,贞观初期的一贯钱基本上就等于现在的七千五百元,一匹战马十贯,也就是相当于后世的七万五千块,正好是一辆普通家用车的价格。

    而如果唐俭这次的收益在七千贯左右的话,换成后世的软妹币,基本上等于五百万左右。

    跑一趟县城,喝一顿酒,净入五百万,而且大唐还没有个人所得税这个概念,同样也没有官员不得经商这个制度,也就是说,五百万就是五百万,一份不少。

    有了这么大的一笔收入,别说李慕云把他丢在县衙一天没有理他,就是丢十天八天,唐俭也不会介意。

    而李慕云其实也不傻,同样的帐目他早就算的清清楚楚,一万三千贯钱,几乎等于后世的一千万,这其中不用他操任何的心,不用管这些马都卖给谁了,也不用管如何分钱,简简单单赚到一千万已经不错了,再多估计就要被人惦记了。

    就算是有捡来的老头儿,帮自己顶着,可老头儿总有死的那一天吧,按照正常人的思维,那老头儿一定比他死的早,万一这老头儿死了的话,他总不能做一个万人恨。

    所以他宁可少赚一点,将大部分的利润都分出去,大家一起发财,谁也不会吃亏,这才是正经的生意之道。

    “慕云啊……”酒过三旬,菜过五味,唐俭笑着说道:“逍遥候不介意我这么称呼你吧?”

    “莒国公说来乃是前辈,如此称呼是看的起晚辈,在下如何会介意。”花花桥子人人抬,李慕云现在差的就是和这些大人物拉上关系,所以他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装犊子。

    “呵呵,你小子,程咬金那老货说你沾上毛比猴儿都精,看来果然没有说错。”唐俭这个时候喝的也有些高了,嘴上也开始没有把门的了。

    而李慕云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赔着笑说道:“那是程叔叔看的起晚辈!”

    “成,你小子会说话!仁义!只要不行差踏错,将来必能出人头地!”唐俭哈哈大笑着说道。

    “唐叔叔抬爱不,借您的吉言,若将来真能出人头地,必不忘唐叔叔今日点拨之恩!”李承乾打蛇随棍上,借着唐俭的话,顺势攀上了关系。

    反正他刚刚已经跟程咬金叫了叔叔,现在称唐俭为叔叔,其实也并不为过。(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