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零零章 忽悠大王
    求人难啊,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难,好好的一包茶没了,而且还答应了老李渊无数条件,最后这老头儿才算是点头答应帮忙。

    当然,李渊所谓的帮忙也不是亲自出马,而是给他出了一个主意——去找于志宁。

    亏了,亏大发了,如果早知道找于志宁那老头儿也好使的话,何必答应那么多条件,李慕云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一脸郁闷。

    “怎么?你小子还不高兴?”见到李慕云悔不当初的样子,李渊撇嘴问道。

    李慕云自然不会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说出来,看着被李渊拿在手里打量的茶包,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没,哪能呢,我这不是想起来今年没有新茶了么,这么一点点也不知道够不够您喝到明年开春的。”

    “什么意思?”刚刚体会过炒茶的美妙之后,李渊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李慕云在说什么。

    “这茶不多啊,只有这么一点点,是我在一个偶然的想会下鼓捣出来的,而且您也知道咱们这边不产茶叶,所以想要再喝就只能等到明年新茶下来再说了。”李慕云摊了摊手,一边说一边起身离开。

    “站住,你小子竟然用这么一点点东西来骗老夫!”李渊意识到自己在喝光手中那一小包茶叶之后将再无这种清香可口的茶水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可真是现世报来的快,他坑李慕云一次,李慕云立刻就还了他一次。

    不过话说回来,这件事是谁先坑谁还真不好说,毕竟李慕云在拿出这茶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东西只有这么一点,所以如果非要较真的话,似乎也是某人首先心怀不轨在先才对。

    ……

    话分两头,不提李渊一个人生闷气,却说李慕云离了山寨,顺着一条山间小路向后山走去,七转八转之下,来到了一处不大的湖泊,刚一出林子就看到于志宁那半大老头儿正优哉游哉的坐在湖边钓鱼。

    “于老师,今天收程如何?”虽然李慕云并不想过去,不想考虑了半天,最后还是硬着头皮走了上去,在于志宁身边找了一块石头坐了上去。

    “玄奘走了?”于志宁并没有回答李慕云,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随口问道。

    经过这么长时间,屡教不改之下老家伙已经习惯了‘于老师’这种另类的称呼,时间长了也就随李慕云去了。

    “嗯,上午走的,弟子送了他一些装备。”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天不怕地不怕的李慕云在面对于志宁的时候,那叫一个老实,完全就是有问必答。

    “嗯,还算知礼。”于志宁点了点头,接着问道:“《中庸》可曾被的熟了?”

    “已经背熟了。”李慕云老实的说道。

    “只是背熟不行,要理解其中的意思,要把书读通、读透,你生性张扬,《中庸》之道正该好好学学,须知……”

    ‘咔咔……’又是长达小半个时辰的长篇大论,直到把李慕云说的昏昏欲睡,这半大老头儿才停了下来,哼哼着问道:“你来找为师可是有什么事情?”

    李慕云见老头终于过足了说教的瘾头,立刻坐直了身体奉承道:“哎,于老师,您可真是厉害,什么事情都能一猜就中。”

    “少拍马屁,有什么事情就说。”于志宁没好气的瞥了一眼李慕云,刚刚还让他秉承《中庸》之道,结果这小子转眼就忘,敢情刚刚自己都特么白说了。

    不过李慕云却好像没看到于志宁的眼神一样,抽了抽鼻子说道:“于老师,您说,弟子招收那些逃民,给他们盖房子,分地有错么?”

    “你身为一县之主,为陛下牧民道是没错!而那些逃民说到底也是我大唐的百姓,不过是因为战乱在逃进深山的,从某些方面来说,也是我们没有保护好他们,给些补偿其实也是应该”于志宁缓缓说道。

    “对嘛,弟子也觉得没有做错。”李慕云一见老于同意自己的观点,立刻精神百倍,往老于的身边坐过去一些继续说道:“还有啊,您说,弟子引导契丹人学习耕作之法,一点一点的教化他们,让他们成为大唐的子民,这有错么?”

    “这个……,似乎也没有错。”于志宁再次点头。

    “那您说,弟子鼓励治下百姓炼钢、烧焦灰、修路,让他们靠自己的双手来创造财富,不等不靠,自力更生,变‘我要救济’为‘我要自强’这也有错么?”

    “没有!”于志宁还是摇头。

    “可是那为什么总有人暗中使绊子呢?有逃民来投靠我们县,他们就去陛下那里弹劾我,我们为朝庭加班加点的生产钢铁,可是却有人卡我们的脖子,您说这是为什么?”李慕云越说越激动,说到后来已经压不住声音。

    不过他气愤,老于更气愤,只见这老头儿听完李慕云的话之后,把手里的钓竿狠狠一扔:“别人弹劾你,这一点老夫可以为你做保,陛下那里一定不会有事。可是你说有人卡你的脖子是怎么回事?说清楚,老夫给你做主!”

    “还不就是析州刺使,那家伙因为我们县人口激增心存妒忌,现在在我们急须矿石的时候竟然不给我们增加运量,甚至还说要断了我们铁矿的来源,这都是弟子派人去府城之后,朔州刺使说的,他说他也没有办法解决,只能让我们自求多福。”

    话说到这个份上,于志宁也听出了李慕云的意思,敢情这家伙前面说了半天都是引子,最后说的这些才是关键。

    什么‘对不对’,什么‘为什么’,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小子铁矿石的来源没有了,特地跑来找自己出头。

    可是于志宁明白的有些晚,刚刚他已经夸下了海口,说是要给李慕云做主,现在再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丛然心中气恼上了这家伙的恶当,却也只能认了。

    而李慕云呢,成功的忽悠了于志宁之后,这家伙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此时正在心中暗自得意:这老头儿,太好骗了!(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