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一九九章 新式茶
    看着玄奘晕乎乎的飘然远去,李慕云突然觉得每日一坑的日子似乎也不错,至少挺欢乐的,只可惜现在山寨里的人都学聪明了,不那么好坑。

    而且想到王杰那小子回来所说的铁矿石无法增加运量之后,某些人的心情瞬间就不好了。

    不就是老子县里多了些人么?老子也不想啊!想当初人少的时候总觉得人手不够用,可是现在人多了,也有人多的痛苦,每天都有数不清的麻烦事儿。

    孙亮那家伙已经找了自己好几回了,说是如果再不给他放假或者安排几个人手帮他,他就要把他老婆派来跟自己谈谈。

    那败家老娘们儿现在虽然有些明白事理了,但泼辣的脾气却没改多少,李慕云并不认为可以完胜她。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眼下县里烧焦炭、烧石灰、烧水泥、烧铁……到处都需要人,甚至就连胖子那个不靠谱的都已经被派出去了,李慕云还哪有人手派给孙亮。

    一群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的东西,竟然还以为人多就是好事,真特么日了狗了!

    “慕云,想想办法啊,矿石的事情到底要怎么解决!”王杰蹲在路边一棵大树下面,用手里的树枝划着圈子,郁闷的样子就好像一个想要寻死的抑郁症患者。

    “我怎么知道,半年前我还是一个纯洁的农村小伙儿,现在你问我怎么样才能弄到矿石,你逗我呢!”李慕云从路边拔起一根野草叼在嘴里,同样蹲到大树的下面。

    “可事情总要解决对吧?你就是现在不解决,难道你任务额完成了以后就不炼铁了?那么大的一个炉子就废了?”

    “到时候再说呗,我就是一个七品小县令,你还能指望我怎么着。”李慕云抱怨的说着,吐掉嘴里已经快要被咬烂的野草。

    “找你义父呗,你不是说他老人家能量大么,这事儿没准儿只有让他老人家出马了。”王杰不知什么时候在树下发现了一个蚂蚁洞,此时正一边掏着,一边对李慕云说道。

    老头子?李慕云顿了顿,扭头看了王杰一眼,却看到那货正在和一窝蚂蚁较劲,于是起身感慨的说道:“正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王兄,好样的!”

    “那是,也不看看咱是谁!”王杰得意的说道。

    “行了,你继续在这里掏蚂蚁,我先回山寨了。”李慕云见王杰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骂他,随意找了个借口从一边衙役手中接过一匹马,翻身上马便向山寨的方向而去。

    半晌,还在掏蚂蚁窝的王杰猛的站了起来,狠狠将手里的树枝一丢,朝着李慕云离开的方向破口大骂:“李慕云,你大爷的,你特么才是愚者,你全家都是愚者!”

    不过,李慕云此时早就已经跑的没了影子,根本听不到他的叫骂声了。

    ……

    李慕云回到山寨的时候,正好看到老李渊坐在躺椅上发呆,于是便主动凑了过去,十分狗腿的说道:“爹,您老歇着呢?!”

    李渊眼都没睁,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声音:“什么事儿?”

    “没啥事儿,就是这几天没看到您了,有些想念。”李慕云嬉皮笑脸的说道。

    “你?想我?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小老头儿微微睁开眼睛,乜了李慕云一眼。

    “那您看,我可不就是想您了么。而且这几天我还新搞出了一样东西,一会儿您试试,保证会喜欢。”李慕云继续狗腿的说道。

    “哦?又是什以东西?”

    “茶!”

    “茶?茶有什么新搞出来的,那东西早就有了。”李渊翻了个白眼。

    “咱这个不一样,不信一会儿您试试。”李慕云一边说着,一边对站在李渊身后的两个薛延陀侍女招了招手,并且安排她们去弄几个杯子一壶开水过来。

    “你又要搞什么东西?”见李慕云神神秘秘的样子,李渊终于是来了点精神。

    “都说了,新茶!”李慕云一边说,一边从身上掏出一个只有拳头大小的小包,从里面捏出一小点东西,放进其中一个侍女拿来的杯子里面。

    前段时间他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发现县里竟然有人在卖新鲜茶叶,当时也没有多想什么,直接就全都买了下来,数量不多大概只有二十来斤的样子。

    后来经过几次试验性的炒制,最后弄出来的成品,便只剩下他身上的那一点点。

    所以李慕云几乎把这一点点的茶叶当成宝贝一样收着,等闲之人见都见不到,除了前天晚上为了忽悠玄奘拿出来一些之外,连他自己都舍不得喝。

    现在,为了忽悠老李渊为自己出头,只能忍痛割爱拿出来献宝,而且李慕云深深的知道,这茶只要被这老头儿喝过,自己很可能就要等到明年才能喝上了。

    ……

    薛延陀侍女的动作很快,片刻之后已经将烧好的热水拿了回来。

    李慕云亲自动手,在几只杯子里分别倒上开水。

    原本卷曲在一起的茶叶慢慢在水中伸展开,沁人心脾的茶香也开始弥漫。

    老李渊情不自禁的抽了抽鼻子,脸上露出一丝好奇神情。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如此简单的饮茶方式,以前的时候茶都是需要烹煮的,然后往里面添加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否则根本无法掩盖那种干草一样的味道。

    可是眼前的这茶却有些不同,散发出的味道并没有树枝子的味道不说,反而让人有一种清爽的感觉,而且那清亮透明的颜色也十分诱人,看着就让人有种试着品尝一口的冲动。

    李慕云在边看着李渊的表现,见他似乎对这新茶颇有兴趣的样子,心中一边感叹这茶要保不住了,一边还装出一副笑脸:“爹,要不您尝尝?”

    当然要尝尝,闻着如此美妙的味道让老李渊情难自禁的伸手抓过一杯,也不等陈木那家伙说什么,便端到唇边吸溜了一口。

    苦,不过却不是不能接受;甘,苦涩过后,一股清爽的感觉让人精神一振。

    没有以往那种杂七杂八的味道乱入,李渊第一次知道,茶,原来也是‘甜’的。(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