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一九八章 坑货李慕云
    对地李慕云的这个要求,玄奘自然是无可无不可,左右不过就是费点力气把日记再抄一次罢了,相比没有‘签证’这个条件无疑是再简单不过。

    李慕云见玄奘答应了也很高兴,想着再过一段时间自己就可以有一份正版的大唐西域记手抄本,不由又开始叫人摆宴。

    玄奘原本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在听到‘摆宴’之后,硬是直接变成了猪肝色,连连摆手说道:“逍遥候盛情贫僧心领了,不过明日贫僧就要出发,实在不宜饮酒,这酒还是罢了,留待贫僧回来再喝如何?”

    “回来再喝?”李慕云用满是疑惑的目光看着玄奘,语气纠结:“只怕法师到时候功成名就,已经不认识我这个小小的逍遥候了。”

    “这怎么可能,小僧不过就是……”

    “要不我们结拜吧,我看法师你似乎比我大一些,那就你当兄长,我比较小一些,当个弟弟如何?”

    玄奘能说什么,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如果不低头那就只能撞一头大包。

    只是这李慕云似乎还真不怎么靠谱,什么叫‘我看你似乎比我大些’,自己本来就比这小子年龄要大好吧。

    看着李慕云在那里招呼人准备结拜的东西,玄奘突然无比想念起于志宁那个老头儿,只是那老头儿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竟然一个下午都没有出现,难道是在房间里睡死过去了?

    ……

    片刻之后东西准备妥当,李慕云也不管玄奘愿意不愿意,拉着他在两步来到供桌之前:“关二爷在上,今日我李慕云与玄奘大法师在此结为兄弟,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如违此誓,共弃之!”言罢扭头看向玄奘。

    玄奘这个时候都快要哭了,心说老子一和尚,拜个毛的关二爷啊,要拜也是拜佛祖好吧!

    可是没办法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李慕云还在边上看着呢,于是只能苦着脸学他的样子:“关二爷在上,今日玄奘与李慕云在此结为兄弟,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如违此誓,共弃之!”

    ‘哐’一只大海碗被李慕云塞到了玄奘手中:“大哥,干了它,我们就是兄弟了!”

    “啊……,不……”

    “哦对了,还有这个……”李慕云也不等玄奘拒绝,又从地上抓了点土放到他的碗里,学着电视里的桥段说道:“大哥,宁恋本乡一捻土,莫爱他乡万两金,小弟先干为敬!”

    话说到这个份上,玄奘能说什么,看着那硕大的海碗,以及碗底的那一层灰,老和尚脸都是绿色的。

    可是人家李慕云说的没错啊,这酒代表了美好的祝愿,不能不喝!

    没招了,喝吧,宁可被喝死也不能被吓死不是,想到这里,玄奘一咬牙,满满一海碗,半不多半斤‘闷倒驴’被他灌进了肚子。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可怜的玄奘再次醉死了过去,而李慕云的脸上则露出一抹坏笑,一点一点慢慢将手里还剩下的半碗酒喝了下去,毕竟这是结拜的酒,不能不喝光,否则不吉。

    不过这酒虽然有点多,但李慕云还是挺开心的,他因为这和尚被于志宁骂了两次‘孽徒’,现在终于一报还一报,先是用妖怪骗了这和尚一次,接着又用一碗‘闷倒驴’放倒他一下,算是扯平了。

    ……

    玄奘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年月,踉踉跄跄的从榻上爬起来,抓起放在一边的僧袍就往身上套。

    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这两天到底喝了多少酒,犯不犯戒先不说,反正自从到了这山阴县,脑子就从来没有清醒过。

    所以还是快走吧,别管通关文书了,再继续待下去只怕还没等出关,就已经被喝死了!

    想着,玄奘收拾好了行礼,背到身上打开房门……却见门外李慕云已经在等着他:“大哥这是要往何处去?”

    “呃……,贫僧打算出去走走,候爷……”

    “大哥莫非是看不起小弟,难道就打算这样悄悄离开不成?”李慕云看了一眼玄奘身后背着的行礼,有些失望的说道。

    “不是,这个……”玄奘一脸的尴尬,想说些什么却不知应该从何说起。

    不过好在李慕云这次并没有为难他,只是叹了口气说道:“也罢,既然大哥你急着走小弟也不好强留,来人,把准备好的东西拿上来。”

    东西?什么东西?玄奘愣了一下,但很快就看到几个衙役托着几个托盘走了进来。

    毗卢帽,这个是必备的,李慕云这两天特地找于志宁问了,以玄奘的身份完全可以配戴,所以必须送一顶。

    僧衣,这个也是必备的,毕竟玄奘身上的那件有些地方都破了。

    锦襕袈裟,这个比较困难,毕竟大唐这个时代想弄件防火服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能弄两件普通的将就一下。

    九环锡杖,这个比较容易,李慕云说了样子,钟铁匠没用多少时间就打了一个,打磨好之后连夜送了过来。

    最后便是白马,这个绝对绝对是必不可少的装备,没有了白马的玄奘就不是一个格合的玄奘,所以李慕云特地为他装备了一匹。

    玄奘万万没想到李慕云会如此正式的为他准备了这么多东西,一股愧疚渐渐从心底浮起。

    从安长出来的时候,有不少人送他盘缠什么的,可是他都没要,作为一个正经的出家人他不沾那些东西,但李慕云送的这些东西可都是最实用的,这让他根本无法拒绝。

    当然,这是在玄奘不知道李慕云坑他的情况下才有的想法,否则他非得用手里的九环锡杖与其拼了不可。

    ……

    送别的过程不必细表,拿到通关文书的玄奘去心似箭,匆匆话别之后便踏上了‘征程’。

    只是这可怜的和尚与李慕云都没有想过,其实如果他按照原本的样子出发,估计根本不会有人打他的主意,可正是因为李慕去送了他一些东西,使得玄奘一路上可是没少受罪,不过这都是后话,不在本书的范围之内了。(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