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一九四章 御弟哥哥
    山阴县县衙,李慕云起了个大早,狠狠在胖子的屁股上踹了一脚之后,无可奈何的披衣下榻,抓起放在一边桌上的书,来到了院子里。

    李渊这老头儿因为在山上住习惯了,硬说县衙里空气不好晚上睡觉憋得慌,所以在昨天下午便收拾了东西回山寨了。反正那些薛延陀人已经都被抓到了,县里也没啥大事儿,索性李慕云也没有拦他,便让安排人护送他回去了。

    只不过李渊虽然回去了,可于志宁那老头儿却留了下来,非要监督李慕云读书。这个决定让本来就不大的院子变的拥挤不堪,为了给于志宁腾出一个休息的房间,最后只能李慕云跟胖子睡一个房间。

    然而李慕云真的是低估了胖子,这家伙晚上睡觉打嗝放屁不说,还特么说梦话,这对于本来睡觉就十分警觉的李大杀手来说,简直就是灾难性的一晚,所以天刚蒙蒙亮便爬了起来,把整个房间让给了正在娶第八房小妾的胖子。

    “今日不错,竟知道用功了。”小院里,于志宁早就已经醒了,看样子似乎在晨练,见到李慕云拿着一本书出来,满意的点了点头。

    “于老师这套拳法看着好生眼熟,不知叫个什么名堂?”李慕云先是恭恭敬敬的给于志宁施了一礼,而后才上前问道。

    没办法,这老头儿倔的要命,动不动就要死要活的,李慕云如果不按他的要求做,免不了耳朵还要受苦。

    “这是五禽戏,传自三国时期的神医华佗,乃养生之秘法!”于志宁并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依旧不紧不慢的在打拳,口中为李慕云解释,末了还不忘劝导他也学学。

    要知道,五禽戏这东西其实在后世早就已经绝版了,流传下来的也都是一些似是而非的东西,所以李慕云才会看着眼熟,但却叫不上名字。

    可好奇并不等于要学,知到了名字之后李慕云便对猴子一样的于志宁失去了兴趣,摇摇头说道:“您这个只适合老年人,暮气沉沉的,不学!”

    什么叫只适合老年人?好心被当成驴肝肺的于志宁险些被气的背过气去,狠狠瞪了李慕云一眼骂道:“你这厮当真不学无术,朽木不可雕也!”

    不可雕就别雕了,正好也可以让老子消停几天!李慕云暗中撇撇嘴,但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

    而就在于志宁想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一侧厢房的门被打开,已经收拾停当的苏婉晴一身利落的打扮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正在晨练的于志宁,便打了声招呼:“于老师!”

    “唔,是婉晴啊,起的很早啊,比那臭小子勤快,好,好啊!”于志宁一见苏婉晴,立刻换了一副脸色,将重女轻男的态度表现的一览无余,弄的李慕云好不尴尬,心中暗道:明明是老子先起来的好吧,怎么就她比我勤快了!

    不过这些李慕云最多只能想想,却不敢说出来,一个于志宁就已经让他苦不堪言,若是再加上一个苏婉晴,那日子可就真没法过了。

    ……

    过了片刻,于志宁终于是晨练完了,由身边老仆递上布巾子,将额头冒出的汗水擦干后对正在发呆的李慕云问道:“昨日的书可背熟了?”

    李慕云显然是在走神,反应了一会儿才恍然说道:“啊?哦,背熟了!”

    “研究学问在于持之以恒,不可三心二意,如你这般……”于志宁显然是对李慕云一早起来就走神的状态很不满意,‘咔咔’的就是一顿说教,弄的某人好不尴尬。

    不过就在此时,救场的人终于来了。

    只见外面扫地的老苍头儿一步一颠的走了进来,歪歪扭扭的施了一礼,然后说道:“候爷,外面来了一个和尚,说是想要见您。”

    “和尚?见我?现在?”李慕云眼睛瞪的溜圆。

    “是的。”老苍头儿一本正经的说道。

    “知道他想干什么不?”

    “不知道,但看上去应该不是化缘的。”

    废话,从古至今老子也没见过化缘化到官府的!李慕云心中吐槽,正打算让老苍头儿将那和尚赶走,却发现一边的老于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意思。

    于是连忙对老苍头儿说道:“如果不是化缘想必是遇到了什么难事,你还是把他请进来吧,客气些,出门在外都不容易。”

    “哎!”老苍头估计也是给那和尚保证了什么,见李慕云答应见那和尚,连连点头屁颠屁颠的出去接人了。

    ……

    片刻之后,老苍头儿又回来了,身后果真跟了个和尚。

    光光的脑代,一身灰不拉叽的袈裟套在身上,脚下一双快要磨破的僧鞋,全身上下除了那张脸还能看以外,几乎没有什么可取之处。

    “阿弥陀佛,贫僧见过几位施主!”刚一见面,那和尚便双手合什,施了一个佛礼。

    不过李慕云却摆摆手:“不是,你先等会儿,我还没确定在布施你呢,所以可不是什么施主。”

    那和尚听了李慕云的话之后倒也没生气,只是淡淡一笑说道:“候爷肯见贫僧便是施舍,所以在贫僧眼中,候爷便是施主。”

    李慕云刚想再说什么,一旁的于志宁已经拦住了他:“慕云不得无礼,这是玄奘上师!”

    “谁?”李慕云陡然间一个机灵,声音高了不止一个八度。

    “法师玄奘!”于志宁瞪了李慕云一眼,也不知是在怪他刚刚无礼,还是在怪他大惊小怪,总之瞪完他之后便对那和尚还了一礼:“法师别来无恙?”

    “于施主,一别经年却还记得贫僧,贫僧惭愧。”

    惭愧个毛啊,玄奘啊!唐三藏啊!大名鼎鼎的御弟哥哥啊!

    李慕云无论如何都没有想过,自己竟然有机会见到唐三藏本尊,一时间脑子里满是女儿国国王!

    呸呸呸!想什么呢!李慕云摇了摇头,探头向那和尚身后看去,见半晌无人再进来,不由纠结的问道:“御弟哥哥,不,不是,那个,大,大师,对大师,您是自己来的?”(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