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一九三章 困难
    可废物归废物,李慕云终究还是没有把那块铁坨子丢掉,纠结良久最终还是没有改变主意,依旧按照原来的方式继续提炼下去。

    李渊和于志宁两个老家伙对技术方面的东西并不了解,见他死不悔改便也由他去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铁水逐渐凝固,最后变成了一个硕大的铁块儿由工人们自地里刨出来,抬到一边,而小高炉里面则再次流出铁水,流处刚刚空出来的容器之中。

    便是这样,一天之后,四块又大又笨的铁坨子被熔炼出来放到了一边的空地上,工人们已经熟悉了如何使用高炉炼铁,李慕云和王杰他们才有机会离开那个差不多可以烤死人的高炉。

    “慕云,这东西怎么弄?是不是太大了?”房遗直显然也意识到了什么,拉过李慕云悄悄说道。

    “一会儿看看在说,如果我猜的没错,这次炼出来的应该只是些生铁,这东西脆的很,用大锤应该能砸开。”李慕云眨眨眼睛,看了看河边还在看热闹的两个老头儿,心里就是一阵不爽。

    “这东西能砸开?这可是铁的!”房遗直并不知道李慕云在白天的时候已经被两个老头儿提醒过,听他说砸开,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

    “能与不能试试不就知道了。”一边说着,李慕云一边抄起大锤(为什么会有一把大锤呢),也不顾烫脚,跳上刚刚被抬过来的铁块上面。

    “哐……”的一声,锤子砸到铁坨子上面,李慕云只觉得两手一阵发麻,不过他根本没有将注意力放在手的上面,而是低头向刚刚锤子与铁坨子接触的地方看了过去。

    果然,生铁这东西就是脆,一锤之下竟然有了一丝的裂纹,这足以说明他此前的想法是对的,同样也证明想要偷懒是不行的。

    正所谓高炉炼铁,平炉炼钢,李慕云原本想要试试偷工取巧之下是不是可以炼出钢来,但现在一看,似乎根本不可能,平炉的建设工作看来也要提上日程了。

    正想着,李慕云只觉得身边多出一个影子,接着就听到胖子的声音:“大爷的,真的砸裂了,这东西还是钢么?”

    “这应该是生铁,不是钢,钢不会这么脆!”钟铁匠虽然不是什么大匠,但一些铁匠的基本知识还是有的,所以只看了一眼便有了判断。

    “不是钢?那,那咱不是白忙活了?”胖子喃喃问道。

    “那倒不至于,就算是生铁也有生铁的用处,就我所知,咱大唐就算是生铁也没有这么大的产量。”房遗直站在一边,捏着下巴皱眉说道。

    原本他也是以为这一炉炼出来的就是钢,现在看到是生铁多少有些失望。

    不过他到底是老房的儿子,对大唐的一些情况还是了解的,知道大唐一年的铁产量其实也不过就是百万斤左右。如果按照现在这种出铁的速度,其实也不算是失败,最多算是没有达到理想中的程度罢了。

    “现在问题不在于这里,而在于我们现在的原料不够了。”李慕云从铁坨子上面跳下来,打断众人的讨论,顺便将目光投向王杰。

    “看我干啥,矿石又不是我挖出来的。”王杰本能的感觉大事不好,可刚刚解释了一句就被李慕云‘无情’的镇压:“矿石不是你挖的,但却是你家的,所以增加运量的事情就靠你了。”

    王杰的一张俊脸瞬间变成了苦瓜色,急赤白脸的说道:“不是,这和我有啥关系,我……”。

    “你一定会完成任务的,去吧!”胖子这时也从铁块上跳下来,大咧咧的在王杰肩膀上拍了拍:“再怎么说那也是朔州刺使也是你大爷,这点面子还是会给你的。”

    王杰被胖子说的张口结舌,半晌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达成了与李慕云和解的目的,王唯一果然没有食言,重新将王伯当一家列入族谱之中。

    虽然王杰并不认为做王家族人有什么好,但他老娘东方玉梅却不这样想,不管他说什么都要让他认祖归宗,所以朔州刺使便成了他的亲大爷。

    可是话说回来,亲大爷是一回事儿,增加运量又是另一回事儿,世家眼中亲情与利益那绝对是分开算的,就算是亲兄弟都要明算帐,更何况王杰这个侄子。

    所以当王杰拍马赶到朔州见到王唯一把目的一说立刻被顶了回来:“这不可能!小杰啊,不是大伯不帮你们,实在是这件事情超出大伯的能力了。”

    王杰虽然知道机会不大,可是被拒绝之后还是有些想不通,脸色难看的问道:“为什么?”

    王唯一并没有因为王杰的态度而有任何生气的表现,只是无所谓的笑了笑,随后问道:“小杰啊,你只知道供应给李慕云的铁矿是咱们家里出的,可你知不知道,那些铁矿都是从哪里来的?”

    王杰没有说话,他当然不知道那些矿石是从哪里来,不过他相信王唯一会告诉他。

    果然,王唯一没有让他失望,短暂的停顿之后说道:“那些矿石都是来自岚县,析州的岚县,那并不是咱们一家的生意,这已经越界了。”

    “而且还有一点,你们山阴县这段时间吸收了大量的人口,已经引得周围十八府联名弹劾,你觉得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还会不记前嫌的加大对咱们朔州的供货量?”

    听完王唯一的解释之后,王杰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如果是绿林道儿上的事情他还略懂一些,可是这官场上的事情对他来说完全就是十窍通了九窍——一窍不通!

    所以这一次的朔州之行完全以失败而告终,王杰灰溜溜的被王唯一打发回了山阴县。

    而等他离开之后,王唯一的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逍遥候,我王家的东西并不是那么好拿,如果没有那份能力,可是会被撑坏胃口的!所以,展示一下你的实力吧,希望你不要让老夫失望,否则在族中老夫也没办法一力保你了。”(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