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一八九章 再接再厉
    于志宁是读书人,所以有些在武人眼中很正常的事情,在他看来就是完全不能接受。

    所以李慕云这种欺上瞒下的行为在他看来就是欺君,是绝对要不得的,李世民既然把他放在教导某人的位置上,那么他就必须尽职尽责的完成任务。

    于是乎一场辩论就此拉开序幕,老于执着的认为李慕云必须老实交待这次事情的经过,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于老师,陛下是很忙的,您不觉得我们只要让陛下知道事情的结果就可以了么?至于事情的起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没输!”

    “非也,逍遥候此言差矣,所谓君子之道首在一个信字,若是满口谎言,失了信用何谈君子。”

    “君子不君子的我不知道,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才是正经,否则就算全天下都承认我是君子,可是治下百姓却饿死无数,我个人是不是君子又有什么用?”

    “《礼记·大学》有言: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

    一直于志宁叫书袋,李慕云立刻头大如斗,连忙打断他说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嘛,我懂,不过这和我有啥关系?我又不想平天下,我又不懂治国,半年多以前我还是一个家徒四壁的死宅,您跟我说这个是不是有些早了?”

    半文半白夹杂着一些后世的习惯用语,于志宁瞬间被李慕云说的一阵发懵,理智让他认为做为臣子就要对皇帝负责,自然不可以有欺瞒这样的行为。

    可是潜意识中,于志宁不得不承认,李慕云这货的确是个土鳖,你根本没有办法用正常的好与坏来衡量他。

    就像他刚刚说的一样,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治下百姓,这一点于志宁是承认的,在县里待着的这几天他也没有闲着,走访了一些地方,查了一些县里的资料和帐目之后发现,李慕云并没有在其中贪腐过任何一文钱。

    所有抢来的东西卖出去之后,不是用来打点关系,就是改善民生,甚至连为自己做一套官服的钱都没有留。

    从这一点来说,李慕云当得上一个好官,是一个良臣!

    可是再一想到这家伙欺上瞒下,明明是他引来的敌人,结果他却非要说成是薛延陀犯边,而且拿军功送人,这种行为在于志宁看来就是典型的弄臣,纵百死亦不足以平民奋的那种。

    如此矛盾的一个人让于志宁头大如斗,想弹劾他吧,又觉得如果把他弹劾掉了有些可惜,毕竟能在半年内把一个县搞成一个州的官员,在大唐屈指可数。

    可是不弹劾他,老于又觉得对不起皇帝交给自己的任务,没尽到一个老师的责任。

    想到这里,于志宁长长叹了口气,决定再给李慕云一个机会:“逍遥候,既然刚刚寨主已经说了此事下不为例,那么老夫也不便在这件事上置喙,一切……你看着处理吧。”

    “谢谢于老师,我就知道您老心善,不会和小辈为难,这样,明天弟子亲自下厨,给弄整治一桌好菜……”

    李慕云不说还则罢了,结果一说下厨,老于又炸毛了,拿着‘君子远包厨’又把他一顿暴训,整的李大杀手彻底没了脾气。

    ……

    便是这样,山阴县再次恢复了以往的平静,而因为有了这次的教训,李慕云也没有再派迭刺木去漠北。

    不过与以前稍有不同的是,李慕云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为所欲为,于老头儿就像是一个最严厉的‘牢头’一样,把他看的死死的。

    每天只要他的行为稍有差错,立刻就是劈头盖脸一顿训,搞的李慕云只觉得了无生趣。

    坐在有坐相,不能跷二郎腿;走在走的样子,不能随风摆柳像个流氓;说话也要有礼貌,不能开口老子,闭口老子;衣服不能穿的太过随意,要注意搭配,要符合三品官员的气质……。

    事情到了眼下这个程度,李慕云就算是再傻也知道,老于就是李世民派来玩自己的!又或者李世民受不了这老家伙了,所以才把他派到了山阴县。

    可是这有什么办法呢,那老头儿倔的可以,如果不按他的要求去做,不好意思,你就啥也不用干了,否则就只能从他‘尸体上踏过去’。

    这是于志宁的原话,考虑到这个半大老头儿平日里的一表现,李慕云知道这老货弄不好还真能干出一头撞死的事儿来。

    便是这样,李慕云的行为一下子收敛了不少,每天除了按照他的要求背书之外,还要时刻注意自己的形象。

    ……

    这一日,李慕云在距离寨子不远的地方钓鱼回来,正巧看到于志宁和李渊两个老头儿坐在寨子里新建的一座凉亭里下棋,心情大好之下忍不住凑了过去:“哎哟,您二老好兴致,这下棋呢?”

    “废话,不是下棋难道是数棋子呢。”李渊这老头儿显然是要输了,说话间火气极冲。

    李慕云早已经对这老头儿的行为见怪不怪,耸了耸肩膀蹲到两人旁边的石凳上观战,结果刚一蹲上去,就被于志宁瞪了一眼,吓的他连忙跳下来危襟正坐。

    没办法,于志宁这老头子爱讲古,若是惹得他开口,怕是没有半个时辰停下不来。

    稍稍看了一会儿,根据两个老头儿落子的速度来看,李慕云便已经看出老李渊只怕是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了,不由摇头叹了口气,抬头看了看两人,脑子里不知怎么就想起一首词,于是便缓缓念道: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一首《临江仙》本是李慕云无意中想起来的,但只开头一句便引起了于志宁的注意,等他念叨完了,却见那半大老头儿把手里棋子一丢,哈哈大笑道:“好词,果然好词!慕云,这词作的不错,只望你以后莫要自满,还要再接再厉!”

    再接再厉?这是觉得自己抄的词少了?鼓励自己接着抄的意思么?

    李慕云眼中闪过一抹尴尬,犹豫间嘴角抽了抽说道:“那个,这,这不是我写的,是抄来的!”(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