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一八七章 完美解决
    对于李慕云打死不认帐这一点,苏婉晴一点办法都没有,虽然明知道他刚刚说的就是苏烈,却也只能无可奈何的以美目怒瞪。

    守关的校尉此时也有些发懵,眼见着事情薛延陀人还在城外等着授降,可这两位小祖宗却在这里打情骂俏,难道现在搞对像都这么不分场合么?

    想到这里,校尉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下城准备授降去了。

    没办法,现在必须抓紧时间把那些投降的薛延陀人控制起来,否则若是等他们反应过来自己受骗,这场面可就不好收拾了。

    毕竟整个城关能打的人加起来也就不到五百,算上外面那些人也就不到一千,这么一点人面对三千彪悍的薛延陀人,估计真打起来一点胜算都没有。

    而且为了表现的有底气一些,授降的过程也有许多讲究,首先不能表现的太紧张,必竟有如果有三万大军压阵的话,面对三千人确实不用紧张。

    其次也不能表现的太过急燥,这样同样会被薛延陀人找到破绽。

    如此种种,校尉调动着手下几百名大头兵,先是打开城门,接着便摆出一副生怕外面大队人马过来抢功劳的架式,一个个将那些投降的薛延陀人用绳子穿了绑到一起,最后才将那个千夫长从头到脚捆了个结结实实。

    直到此时,那校尉才长长松了口气,派了百来个人出去收拾那些被丢在城下的武器和马匹。

    ……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折腾,那千夫长终于觉查也出情况有些不对了,尤其是被押上城头之后,看着城关两侧的密林中各出来百十个身着百姓衣服的人,他的脸色变的异常难看,回头恶狠狠的瞪着李慕云:“你敢骗老子?”

    结果,丫话音刚落,腿弯处便被人踹了一脚,“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的同时,耳中传来一个声音:“闭嘴,候爷面前岂容你放肆。”

    “骗子,你们大唐人都是骗子,老子不服,不服!”千夫长虽被踹倒,但依旧嚷嚷着,也不知道是真的不服,还是被气的。

    但就在他最后一个‘服’字刚刚出口的瞬间,眼前黑光一闪,嘴里好像突然多出了一个什么东西,咬上去‘咔咔’作响,再看垂眼一看,发现自己的嘴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插着一根黝黑的‘铁条’。

    “再喊一句‘老子’试试,看看是你的舌头快,还是我的刀子快。”李慕云的三棱军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插进了那千夫长的嘴里,目光中闪动着阴森的光芒。

    刚刚受了苏婉晴的气,被掐的整个后腰都紫了,总要找个出气的地方,而这千夫长似乎正好撞到了枪口上。

    那千夫长也感受到了李慕云杀他的决心,理智的闭上了嘴巴。

    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眼前这个疯子明显与正常人不大一样,若是真的因为一句话被他给捅死了,好像也挺不值的。

    李慕云见这货不装犊子了,便把军刺收了回来,对那校尉招了招手:“过来,跟你说点事儿。”

    “候爷您说。”自从通过王杰与李慕云搭上关系,校尉没少从他这里拿好处,所以某人说出来的话在有些时候甚至比圣旨还好用。

    “这些俘虏全是你的了,你一会儿就可以写信往上报军功。”

    “哎,好,好嘞!”校尉原本对李慕云安排的这个伏击还有些担心,但是现在三千人已经全都被抓住了,自己没伤一个人,他哪里还有刚开始的那种忧心忡忡的样子,一颗脑袋点的飞快,如果不是头盔有带子连着,只怕都能被他给甩飞喽。

    但是还没等他高兴完,李慕云又开口了:“你先别高兴的太早,人可以给你,但是东西归我,也就是说,那些战马我全都要拿走。”

    “全,全部?”校尉也没想到李慕云的胃口竟然这么大。

    “对,就是全部!”李慕云瞥了一眼地上跪着的千夫长,随后拍了拍那校尉的肩膀:“做人不要太过贪心,三千人已经足够你把官位往上动一动了,多出来的功劳你要了也没用。”

    “诺!在下明白了,谢候爷提点。”校尉被李慕云一拍,转瞬间也想明白了,躬身施礼道谢。

    便是这样,两人当着那个千夫长的面,完成了分赃的工作,随后那校尉叫来了手下,将那个千夫长带了下去,连同他的三千手下全部看押了起来。

    一场在众人看来会引起整个朔州震动的大事就此结束,至于说将来会如何,到时候再说吧!

    有些事情往往就是这样,你小打小闹的时候往往要担心这个担心那个,可是等事情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此前的种种担心便全都化为乌有。

    拿这次的事情来说,三千薛延陀人如果直接攻进朔州,那么李慕云这个始作俑者就会成为最大的责任人。

    可是现在,三千薛延陀人直接被擒,若是薛延陀再想出兵能就不是三千、五千,而会是三万五万,到了那个时候便是薛延陀犯边,与李慕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了。

    至于说,到时候会不会再有人说起他派人去草原打劫,李慕云根本不担心这一点。

    因为三、五万人的军事行动,其诱因完全不是打劫这一点可以解释的,所以到时候薛延陀一定有更好的理由,而不是拿李慕云说事儿。

    早就已经把事情算计清楚的李慕云带着他的战利品——六千余匹战马,回了山阴县。

    一路上不管是房遗直还是胖子,又或者王杰,一个个都是乐的眉开眼笑。

    这是他们第一次参加如此大规模的军事行动,而且还取得了胜利,心中的那份兴奋是无论如何都压制不住的。

    迭刺木同样很开心,原本他以为这一次就算是不死也得脱层皮,结果没想到,兜兜转转之下竟然不损一兵一卒,硬是把敌人给吓的主动投降了。

    这一切都是前面那个年轻的候爵算计之功,从城关上的布置到两侧密林中的布置,最后再到对他们这两百人的安排,无一不体现出李慕云对人心的揣摩已经到了神鬼莫测的程度,这其中如果少算了任何一点,估计最后的结果都会是一场血战!(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