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一八五章 来了就不要走了
    说话间,那一路烟尘已经离着城关越来越近。

    迭刺木看着那紧闭的城门,心中不由暗暗叫苦,心道如果那李慕云不开城门放他们进去的话,估计他们这些人的小命非交待在这里不可。

    而就在迭刺木一颗心提到嗓子眼儿的时候,一声唿哨突然传了过来,接着便身到一个人影从地上跳了起来,对着他们招了招手,示意他们马上转向。

    迭刺木开始的时候还被吓了一跳,但等他看清那人的时候才渐渐放下心来,调转方向迎了上去:“陈护卫,原来是你啊。”

    “废话不多说离,你们马上离开大路,慢一点,跟我走。”陈木顶着一头一脸的茅草,脸上还有两个大包,一边说着一边窜上了迭刺木身边的一骑空马上面。

    草原骑兵,经常会一人多骑,契丹人也有这样的习惯,他们每次出任务的时候,往往都会多带上至少一匹备用的战马,以用来长途行军。

    当然,这也是他们为什么能在薛延陀人的追击下逃了这么多天的原因之一。

    “陈卫护,你是来接迎我们的?逍遥候爷可安排好了迎敌之策?薛延陀人可是来了三千人马,若是……”迭刺木跟在陈木的后面,有些担心的问道。

    但陈木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引着他们进了一片树林,然后绕了一个圈子又向他们来时的方向行去,最后将他们带到了一处洼地:“在这里等消息,如果城头号角声响,我们便冲出去,现在,跟着我去砍树。”

    砍树?干什么?要烧饭么?迭刺木不解的看了一眼陈木,但却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

    三十里的距离对于战马来说,不过就是须臾间的事情,但望着前面那并不大的城关,薛延陀千夫长有了那么一瞬间的犹豫。

    只要再往前行进里许,那便是大唐的势力范围,自己到底要不要过去?会不会引起更大的战乱?

    那只两百人的骑兵已经消失不见,如果不出意外一定是进了关,那就说明……那就说明是大唐挑衅在先,自己只不过是例行追击。

    对,自己只不过是例行追击,就算是有什么事情也是大唐一方先挑起的,和自己有关系。

    想到这里,千夫长大手一挥,一马当先的向着远处若隐若理的城关冲去。

    此时的城头之上,李慕云不知从哪里找了一块大石头,放在屁股下面坐着,看着下面三千薛延陀骑兵距离城下越来越近,脸上不自觉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片刻之后,薛延陀骑兵已至城下,那千夫长仰头向上看去……嗯,只看到一个没有多少头发的脑袋。

    “城上的唐军听着,我们是薛延陀真珠夷男可汗派出的侦骑,旨在抓捕一伙儿劫掠边境的契丹贼人,如果你们识相就快点把人交出来,否则破关之后,屠尽尔等城池!”千夫长看了半天,见城头上的人一直没有说话,只能首先开口。

    半晌之后,就在千夫长以为城上的人是聋子,没有听到自己喊话的时候,便听到一个带着嘲讽的声音从城头传了下来:“笑话,屠尽我的城池,你以为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交不交人,若是不交……”

    “我交你大爷!”

    “你……”千夫长差点没被李慕云气的背过气去。

    平日里双方打仗虽然也有骂人的,但决没有不到三句话就开始骂人的,而且前下明明大唐的城关处在弱势,他怎么敢对自己如此无礼。

    “什么你你我我的,想要攻城只管来攻,看看老子怕不怕你。”李慕云在城头上探出半个脑袋,不阴不阳的继续说道:“别特么用契丹人当借口。”

    借口,我借口什么了,刚刚明明契丹人就是逃向这个方向,然后跑着跑着人就不见了,如果不是进了城就特么出鬼了。

    抱着先入为主的念头,千夫长执着的认为是李慕云这家伙将两百契丹人给藏了起来,怒火攻心之下便要下令攻城。

    而就在此时,他身边的百夫长拉了他一下。

    “干什么?!”千夫长有些恼怒的问道。

    “大人,情况有些不对,我们好像是中埋伏了!”百夫长的神情显的十分紧张,一边压低了声音说着,一边用手指了指两侧的密林。

    “埋伏?”千夫长面色一变,顺着手下手指的方向扭头看去。

    只一眼,那张黑脸瞬间就变成的铁青。

    却见那两侧深林之中树稍正在剧烈的抖动,但却并不见一只飞鸟,这一情况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林子里有人,而且有大量的人,只有这样才能让飞鸟不在林中降落,也只有这样才会使树稍抖动的如此厉害。

    原来这一切真的是大唐早有预谋的,原来大唐真的是的算拿薛延陀开刀了,自己这一行只不过就是一个引子。

    想到这里,面色大变的千夫长不由心中暗暗庆幸。

    幸亏刚刚没有急着下令进攻,若是刚刚下令进攻,那么此时可能两侧林中的伏兵已经杀出来了吧,到时候前无去路,后有伏兵只怕自己这三千人全都要变成无主孤魂。

    而就在千夫长暗暗庆幸的时候,城头上的李慕云又开口了:“喂,你到底是攻不攻城,莫非还要等个良辰吉日不成。”

    “我……,小子,你家爷爷今日还有些事情,便不与你一般见识,待我回去禀明夷男可汗,你……”

    不等那千夫长把话说完,李慕云的声音再次传了下来:“无胆匪类,老子就说你没有胆子攻城吧!”

    “谁说的,爷爷刚刚已经说了,今日有事。”

    “有你大爷的事,区区三千人马,既然到了老子这里,那就乖乖的留下吧。”

    “放屁,爷爷想走绝对没人能够留下爷爷,不要以为你在树林里面埋伏着人,就一定能够追上爷爷。”千夫长眼见李慕云有了图穷匕见的意思,索性也不再藏着掖着,直接挑明自己已经发现了他的伏兵。

    但让千夫长有些奇怪的是,城头上的李慕云竟然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丝毫没有阴谋被窥破的尴尬,反而对身后打了一个手势,然后振振有词的说道:“你以为老子设的埋伏,你真能跑得掉么?来人,给老子发信号。”(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