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一八零章 给我找的老师?
    “来,陪老夫喝两杯,好久没有见到熟人,今天高兴,不醉不归啊!”

    ‘哐’,一只海碗被甩到于志宁面前,满满一碗的‘闷倒驴’看的人眼晕。

    这酒虽然已经被李世民改名成了‘绊马索’,不过从习惯上来说,大家还是喜欢叫它‘闷倒驴’,所以只要不是正式场合,基本上所有人都会以它原本的名字来称呼它。

    “太……”

    “老夫这次出来就是为了避开宫里的那些破事儿,以前的身份就不要提了!”李渊再次摆手打断于志宁,语气不容拒绝。

    话已至此,于志宁就是再傻也知道宫里的那个太上皇是欲盖弥彰的存在了,可是在搞明白这一点的同时,老于就觉得自己这辈子算是特么废了。

    为啥?太上皇出宫都这么久了,长安竟然谁也不知道,由此可见李世民是并不想让人知道这件事,而现如今他于志宁已经知道了,长安那位帝国主义头子又怎么可能让他回去。

    想到这里,于志宁不禁悲从中来,也不管自己酒量如何,抄起桌上的海碗,对着老李渊遥遥一敬:“臣干了,太,您随意!”

    言罢,一口闷了下去,心中想着:‘闷倒驴’啊‘闷倒驴’,你就闷死我吧!

    李渊见于志宁把酒闷下去了,脸上露出笑意,一边拿酒给他倒上,一边问道:“志宁啊,老二派你来这里做什么?难道又是来查我那义子?”

    义子?李慕云?于志宁端起海碗的手顿在了半空,心里恨不能给自己一个巴掌。

    山阴县城的那个老苍头儿就说过,李慕云是山寨的少寨主,而李渊现在又在山寨里待着,为什么自己刚刚就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呢。

    难怪那么多人弹劾这个新晋的逍遥候都弹不倒他;难怪李世民会派武士彟那个工部尚书来山阴县查案子;难怪那逍遥候能从李世民手中借到‘天子剑’;难怪李慕云敢在山阴县无限量的发户籍文书;难怪李慕云敢给治下百姓免税……敢情这些都是特么李家的家务事。

    想到这里,于志宁再次为自己悲催的命运叹了口气,闷闷的回答道:“不瞒您说,这次是皇上派我来的,说是让我给逍遥候爷做老师。”

    “嗯?给那小子当老师?”李渊将已经送到嘴边的酒碗放下,用你自求多福的眼神看着于志宁,半晌才说道:“志宁啊,你这人博学多才,胸有沟壑,教那小子的确有些大材小用,不过这件事情吧,我觉得你还是再考虑考虑。”

    “您的意思是……?”于志宁被李渊看的有些发毛。

    “那小子的这里有问题,考虑问题的方式与正常人不一样。”李渊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自己的头:“如果你不想被他气死的话,最好最是顶着先生的名头,然后与老夫吃吃酒,看看歌舞,这还或许还有活的久一些。”

    这是什么话?难道那李慕云还长了三头六臂不成?于志宁皱了皱眉,愈发不看好自己的未来,不过管它呢,皇帝的圣旨已经下了,就算是有天大的困难,自己也要顶上去,否则那就是欺君,要砍头的!

    想到这里,于志宁再次将海碗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像头被灌醉的驴子一头栽倒在桌上。

    ……

    等到于志宁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揉着快要炸开的脑袋从榻上爬起来之后,便看到一个素衣青年再负手站在不远处,而他的老仆则正在榻边一脸担心的看着他。

    “呃……”于志宁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呻吟了一声,然后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老爷,午时末了,逍遥候还在等您。”老仆说着,向那个素衣青年看了一眼。

    “午时末……”于志宁苦笑了一下,硬撑着从榻上爬起来。

    而此时那素衣青年也转过了身,对于志宁拱了拱手:“于大人!”

    “逍遥候!”于志宁同样报抱回礼,然后苦笑说道:“本官不胜酒力,见笑了。”

    “于大人多虑了。”李慕云笑了笑:“昨日在外面处理一些事情,回来的晚了,怠慢了大人,还望大人不要见怪才是。”

    扯犊子呢!你丫太上皇的义子,皇帝的义弟,老子还敢见怪?于志宁郁闷的翻了个白眼,看着李慕云说道:“逍遥候可否暂避一下,待某更衣之后详谈如何?”

    结果没想到,李慕云这货竟想都没有的说道:“没事儿,您换您的,不耽误咱们闲聊。”

    于志宁瞬间无语,他是怎么也想不到,李慕云竟然是这样的奇葩,什么叫‘您换您的,不耽误闲聊’,这更衣本是私密之事,如何能在人前,丫还懂不懂点礼数了。

    而李慕云呢,看着眼前这半大老头儿,心里只有一个想法——矫情!

    不就是换个衣服么,又不是娘们儿,怕什么啊,难道老子还能肛了你不成,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纪了,还真当自己是小鲜肉呢?

    不过想归想,看着老头儿那执着的样子,李慕云最后还是退出了房间,在外面随意找了一块石头坐了上去。

    ……

    时间不大,换好衣服的于志宁已经从房间中走了出来,一身官身套在身上,看的李慕云身上都跟着冒汗,心说,这大三伏天的,老家伙也不怕给自己捂出痱子。

    但是于志宁并没有给李慕云开口的机会,出了房间之后,立刻从袖子里拿出一卷黄糊糊的东西说道:“逍遥候,接旨!”

    接就接吧,以前也不是没有接过,李慕云这半年来不知道接了多少回圣旨,对这个套路早就已经熟的不能再熟。

    只是他心中也有些奇怪,为什么长安城那位那么喜欢给别人写圣旨,按照他接到圣旨的份数与时间比例来说,似乎那位帝国主义头子在皇宫里好像什么都不干,天天就是在写圣旨玩儿一样。

    想着一些有的没的,李慕云根本就没有听清于志宁念叨的是些什么东西,直到耳中响起‘钦此’两个字的时候,这才直接腰来,上前去接圣旨。

    结果不想,那于老头儿却把圣旨一收,然后看着他说道:“逍遥候,还不拜师,等待何时?!”

    拜师?拜什么师?李慕云愣了一下,愕然与站在面前的老头儿对视着,半晌才想起来,敢情这老头儿竟然是皇帝给自己找的老师,来教自己学文化的!(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