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一七零章 难题
    房遗直从没觉得自己无知过,从打到了山阴县的那一刻,他就一直没把李慕云放在眼里。

    在他看来自己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唐精英,而李慕云只是一个乡下土包子,虽然会一些别人不会的数字,但这依旧改变不了他喜欢吹牛,而且还不学无术的本质。

    可是,在马车上的这一瞬间,房遗直觉得自己以前的那些书都白读了,因为他根本就听不懂李慕云在说什么。

    把铁烧成水?铁是铁,水是水,铁怎么可能变成水?

    物质的三态,固态,液态和气态都是什么东西?

    生铁、熟铁还可以理解,但是炭含量又是什么?脱氧剂又是什么?什么中和,什么氧化铁,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

    眼前那个侃侃而谈的家伙是那么的博学,竟然知道好多自己不知道的东西。

    有生以来第一次,房遗直感到深深的挫败感,觉得自己在李慕云面前就是一个白痴,或者大傻子,除了会拽几句文之外,再也不会什么其它东西了。

    “老房,老房,想什么呢?这么出神!”正失神的时候,房遗直只觉得眼前有只手在不断的晃来晃去,李慕云的声音也在他耳边响起。

    “哦,没,没什么!”回魂之后的房遗直尴尬的笑了笑,随后正色问道:“李兄,你……,你怎么懂的那么多。”

    “看书啊,书看的多了,自然懂的也就多了。”李慕云说的很随意,就好像在说昨天晚上吃的是什么一样。

    不过对于房遗直来说,却感觉李慕云这货就是不想说。

    整个山寨连个纸片都找不到,丫竟然有脸说多看书,看个毛书啊,天书么?!

    不过李慕云却不在乎这些,因为他说的都是实话,只不过他的书是在前一世看的,而不是这一世罢了,如果房遗直也想看,估计要等上一千好几百年再说了。

    ……

    接下来的时间,马车中一片沉默,李慕云和房遗直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不知不觉间便已经回到了山寨。

    在山县下,李慕云刚一下马车,便看到了多日不见的王杰。

    却见那王杰脸色显得有些阴郁,看到李慕云之后便迎了上来,沉吸一口气开门见山的说道:“慕云,王家的人想要见你。”

    “王家?谁啊?”李慕云不动声色的问道,虽然他平时表现的很不着调,但遇到大事的时候却从来不马乎。

    “王唯一。”王杰略有些诧异的看了李慕云一眼,吐出了一个名字。

    “新任刺使啊,这是要和解么?”李慕云有些感慨的说了一句。

    正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如果王家记仇,完全可以把这三把火烧到他李慕云的头上,而现在却是新任刺使通过一些特殊渠道来找他,这其中的门道稍微一动脑子就可以想清楚。

    当然,李慕云也需要考虑是不是对方故意在麻痹自己。

    王杰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只是沉默了片刻,最后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我也是刚几天才知道,我原我父亲早就已经被他们从家族中驱逐了,我现在已经不是王家的人了。”

    “嗯?”这下李慕云是真愣住了,想了想才说道:“那么你的立场是什么?你觉得我应不应该见他们?”

    “这件事情要看你的态度,我只是给他们传个话,你完全不用考虑我。”王杰说道。

    “你是我兄弟,你觉得我会不考虑?”李慕云的眼神很平静,但语气却带着无比的坚定,那就是不管王杰的态度是什么,都会按照他的意思去办的味道。

    在那一瞬间,王杰似乎真的找到了一种兄弟的感觉,下意识脱口而出道:“如果我说希望你不接受和解呢?”

    “那便不和解,有什么招数让他们尽管使出来,咱们兄弟一起接着也就是了。”李慕云耸了耸肩膀,一脸满不在乎的表情。

    他就是再不了解历史,也知道用不了几十年世家便会被一个女人杀的七零八落,也就是说世家别看现在还能耀武扬威,但也属于秋后的蚂蚱蹦不了多少天了。

    所以李慕云现在是真的不怎么在乎那些世家,从某些方面来说,他现在甚至巴不得和他们撇清干系,和解不和解真的很无所谓。

    但是李慕云知道这些那是因为他多少知道一些历史,王杰却并不知道,所以听完李慕云的话之后,整个感动的一塌糊涂,跟着李慕云从马车上下来的房遗直也是满脸惊讶。

    人能站多高就能看多远,李慕云一介土鳖,王杰一个小地主,他们两只井底的蛤蟆才见过多大的天,竟然轻言不与世家和解,看上去颇有与之对拼的意思,这让小房大人不得不佩服两人的胆子。

    可佩服归佩服,最后房遗直还是小心的提醒到:“太原王氏,天下五姓七望之子,家族传承千年,朝中遍布子弟门生,就连陛下很多时候都不得不考虑他们的想法,所以……如果能和解的话,还是和解吧。”

    “我知道什么是五姓七望,也知道他们势力很大,门人子弟遍布大唐。”李慕云接过房遗直的话,看了他一眼说道:“可是如果老子不愿意的话,没人能够强迫老子,再说那些人既然现在能够和解,将来也能够翻脸,早晚不等的事情,我们现在又何必自作多情的贴上去。”

    房遗直不说话了,他很清楚那些世家的嘴脸,所以不但不怀疑李慕云的话,反而为他的明智在心中暗暗竖起一根大拇指。

    要知道,在大唐很多人听到能与世家搭上前系,立刻都会兴奋的答应下来,可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只是世家口中的肥肉,当有一天他们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必然会被其舍弃。

    “王兄,你现在明白我的意思了?你是白衣神箭的后人,我敬重你的父亲,也尊重你的意见,所以这件事情我决定交给你来处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们山阴县对外的发言人,一切都按照你的意思来办。”(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