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一六八章 王唯一
    拥有六张学位证的李慕云对烧制水泥虽然没有什么经验,但其中的理论还是实分清楚的,加上现在要人有人要物有物,又不缺时间,所以在找到一些石头之后便将所有的事情交给房遗直,自己一个人再次躲起了清闲。

    而此时的朔州府也迎来了它的新主人——王唯一!王家第一个从四品下实权话事人,韩复因为表现良好,已经得以累迁正四品下的上州刺使,从此调离朔州。

    这一切发生之后,如果李慕云还不能猜到些什么,那便是出了鬼了。

    可是出乎所有人预料的事,这位侯爵大人竟然只是骂了两天闲街,便把之间事情抛到了脑后,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

    六月,时值盛夏,骄阳肆意炙烤着大地,将这片大地上所有的生物全都晒的蔫头耷脑。

    不过在山阴县的某处庄园,某庄主却显的十分……纠结。

    只见这位庄主年纪大概二十来岁,一身白色劲装,头顶红色绣绒球头,足踏黑色薄底快靴,一对银枪背在身后,站在庄子门前端得是英武非常,此人非是别人,正是王家庄庄主,王杰本人。

    而在他对面,则是一个老头子,一个刚刚从朔州府赶来的普通老头子,除了精神头还算不错之外,和一般的老头儿似乎没有什么区别。

    这一老一少就这么相对而立,良久之后,那老者轻咳了一声,以苍老的声音说道:“常人言道:远来是客!王杰,老夫远道而来,难道你不请老夫进去坐坐?”

    不料,王杰却摇了摇头,以平静的声音说道:“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

    “大胆,王杰,你好大的胆子,竟然……”

    面对老头子身边狐假虎威的那个青年,王杰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也不等他把话说完,便冷声说道:“你是什么东西,这里什么时候有你说话的份了?再敢多言,信不信今天让你走不出山阴县!”

    “你……”刚刚呵斥过王杰的青年被那隐含杀机的目光一瞥,顿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转头看了看身边的老者,急声说道:“爷爷,你看他……”。

    不想,话未说完,又被老者打断:“闭嘴,没出息的东西,若再胡乱开口,便给老夫立记得滚回朔州!”

    得,这下连诉苦的地方都没了!青年眼巴巴的看了看老者,又怨毒的看了一眼王杰,有些不甘的退到了一边,口中喃喃嘀咕道:“不就是一个破落户么,有什么了不起,看日后……”后面的声音很低,低到连他自己都有些听不清楚,更不要说其他人。

    不过这青年显然并不是重要人物,他在想什么根本不重要。

    老者见那青年退回去了,又看了一眼堵在门口的王杰,叹了口气说道:“小杰啊,他不管怎么说都是你的侄子,虽然言语上不敬了些,看在老夫的份上,就算了吧。”

    “哼哼,我王杰这只有父亲和母亲,其他亲戚早就死决了,还哪里来的侄子,您老怕是年纪大了,认错人了吧。”六月酷暑,但王杰的脸上却几乎能刮下霜来,声音也冷的像是一块寒冰。

    但他对面的老者似乎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生气,反而露出一丝苦笑:“小杰,以前的事情你不了解,将你父亲逐出家门也是事出有因。”

    “我不管是不是事出有因,既然我家已经和主家没什么关系了,你我便是路人。”王杰似乎并不想与那老头儿多谈当年的事情,一句话封住了老者接下来要说的事情。

    想当年,王杰的父亲王伯当追随李密身死断密涧,王家害怕受到牵连,几乎是想都没想就把他这一支从家族中驱逐了出去。

    这使得当年东方玉梅带着王杰孤儿寡母的受了不少白眼,如果不是朝中有旧友帮衬,估计现在早就已经死的连骨头都烂了。

    不过,这些事情都是当年的一些秘辛,知道的人并不多,毕竟当时的王家也觉得此事有些丢人,没有对外大肆宣扬,甚至就连王杰也是上次跟着李慕云去了矿山,回家之后才被母亲告知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才使得王杰对眼前的这位老者恼恨异常,根本不想与他多说任何一句话。

    不过那老者显然是早有准备,并没有因为王杰的态度而气恼,静静等着他发完了脾气才继续说道:“小杰啊,其实不管怎么说,你这一支都是我王家嫡出,当年将你父亲逐出家门也是事出有因,逼不得已,而且当年这件事情族中并未对外公开,只是做了内部处理,就是想着将来有机会可以让你们认祖归宗。”

    “说的好听,那我是不是要还跪下谢谢你们才行?”王杰依旧面无表情。

    “小杰,我建议你最好还是进去跟你母亲说一声,问一下你母亲的意思,如果你母亲也是执意要和族中脱离关系,老夫绝不多言,转身便走,如何?”老者见实在与王杰说不清楚,便换了交谈的方式,提出要见东方玉梅。

    但王杰似乎铁了心不想与王家人扯上关系,想都没想便拒绝道:“咱们北方有句俗话,叫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所以想见家母就不必了,还是说说你的目的吧!”

    “你……”刚刚被王杰威胁的青年见自己爷爷被骂成夜猫子,脸色顿时一变,开口就要说话,但却被老者一眼瞪了回去:“王庆,闭嘴!”

    “爷爷”青年还想再说什么,却发现老者根本就没有再看他,只是转过头对王杰说道:“也罢,既然如此老夫也就直说了。”

    王杰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那老者。

    片刻之后,只见那老者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说道:“族中与逍遥候有些误会,希望能够达成和解,老夫听说你与逍遥候关系甚密,希望你能从中引荐一二,若是此事能成,我王唯一保证,日后你们这一枝想要认祖归宗,绝对不成问题。”(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