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一六七章 常有理
    不过话说回来,李慕云真去抢其他州府的人了么?

    其实不然,李慕云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干这种事情。

    之所以十八州府联名弹劾不过是有人背后操纵,另外就是嫉妒心在作怪。

    这就像后世的绩效考核一个道理,你说大家一起卖车,别人看着你一天卖出十台,而他却一台都卖不出去,诸位大佬想想,那人会不会嫉妒?

    正所谓一理通百理融,虽然事情不是一个事儿,但道理却是不变的,这也是为什么十八州府会联名的主要原因。

    看到这里,有心人可能就要问了,李慕云既然没有抢他们的人,那么山阴县那么多的人口都是从哪里来的?

    其实这事儿还要从李世民给他的口谕说起。

    毕竟半年前李世民只允许李慕云在其封地上试着招募逃民返乡,而其他州府却没有接到这样的命令,所以他们只能看着李慕云招人,而自己却不敢动。

    要知道,这可是大政策,谁也不敢违背的,否则私自招收逃民那就是欺君的大罪,那周边的州府一个个刺使都是当久的官的人,如何肯为了几个逃民犯这种低级到可以毁掉自己一生的错误。

    所以他们就只能看着李慕云在那里大肆招人补充人口,而自己却只能干瞪眼。

    而李慕云招人也不是什么人都招,逃民他这段时间见的多了,什么样的人是逃民,什么样的人是正常百姓,几乎一眼就能看出来。

    那些想着滥竽充数的家伙大多数其实已经都被退回去了,山阴县根本没有收留他们,而县里暴涨的那些人只不过是其他州府的逃民。

    人其实就是这样,大多数人之所以拼搏一生,说白了也不过就是为了活着而已,自己的州府不招他们回去,山里的生活又过不下去,那些人自然要找其他方式生存下去。

    所以他们便来到了李慕云的山阴县,领了属于自己的户籍,建起自己家园,开始自己新的生活,这本来就无可厚非。

    这正是: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那朔州周边十八州或因为自己的原因,或因为其他外界的原因,总之羡慕嫉妒恨之下,联名便打李慕云给告了,这对于某候爵来说,也算是无妄之灾了吧。

    ……

    画面转回山阴县,房遗直再一次出现在李慕云的面前,皱着眉头有些不情不愿的看着他。

    “怎么?还闹情绪呢?”李慕云无所谓的笑笑,指了指一边的椅子说道:“坐吧,有些事情咱们需要好好谈谈。”

    “谈什么,你一个甩手掌柜啥事儿都不操心!”小房郁闷的说着,显然还是没有忘记前几天被李慕云数落的那件事。

    “唉,房兄,你怎么就不明白,其实我这也是为你好,说句交浅言深的话,你这性格有些过于软了,将来就是走上中枢也免不了被属下欺瞒,不如跟着我好好学学,将来总是有些用处的。”

    “我的性子是软,父亲也曾经说过,可这是天性!”房遗直似乎很清楚自己的弱点在哪里,被李慕云点破也不发怒,只是叹了口气。

    “性格也分先天与后天,虽然房兄天性如此,但未必不能后天改过来一些,说来就算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你在基层把一些东西见识过了,将来走上更高的位置自然也就知道怎么做了。”

    李慕云侃侃而谈,丝毫不知已经把自己给套了进去,成了自己口的‘猪’。

    房遗直自然是听明白了,不过小房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着他诡异一笑,然后想了想说道:“算了,我们还是别说我了,说说你吧,你既然不想收农税,那你能不能告诉我,这税从什么地方来?年底的时候这一关你可是要过的。”

    “哼,少见多怪,农税才有几个钱,县里这段时间你也转了一遍了,你觉得就算是我对这些人全都征税,征重税,难道就能把税交齐?”李慕云反问道。

    房遗直低头想了想,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山阴县的地理环境决定了,这破地方根本就不适合种粮,百姓种的那些地如果能够维持自给自足就已经算是不错了,若是再要他们交税,那等于是要了他们的命。

    “所以说嘛,既然收了也不够,那我为什么还要收呢?“李慕云摊了摊手。

    “这……“房遗直郁闷的揉了揉鼻子,然后说道:”可是收了总比不收要好吧,至少……“。

    “没有什么至少,现在民心比什么都重要,农税不够咱们可以用其他方面来补。“李慕云再次摇了摇头,随后对房遗直说道:“对了,前段时间我交待你弄的那些窑洞弄好了没有?”

    “已经好了,如果你要烧制那个什么焦炭的话,现在已经可以开始了。”房遗直说道。

    李慕云撇撇嘴,用看二傻子的眼神看了小房一眼:“我烧个屁的焦炭,那东西就是烧出来了也是我们自己用,换不了钱。我的意思是要烧制一些来钱快的东西,比如说‘水泥’。”

    “水……水什么?”房遗直经过短时间的呆滞之后,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水泥,就是盖房子用的一种灰。”李慕云解释道。

    “灰?泥?”房遗直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

    李慕云觉得跟房遗直解释这个问题有些费事,于是便挥了挥手:“哎算了,说了你也不懂,一会儿叫上几个人跟我上山,咱们去转转,看看哪里有烧制水泥的原料。”

    不过,虽然房遗直不懂啥叫水泥,但却从李慕云的话里听出了另外一个意思:“你,你是说你连县里有没有原料都不知道,就准备烧那个叫水泥的东西?而且还,还让我提前把窑洞给建好?”

    “昂!”李慕云理直气壮的点点头,后来又觉得的确有些说不过去,于是便再次挥了挥手:“哎你这人怎么这样,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明不明白?别总是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耿耿于怀,啊!”

    便是这样,房遗直无奈的跟着李慕云跑去爬山。

    而李慕云也因此得了一个绰号——‘常有理’,意思就是不管到什么时候,在什么情况下,面对的是谁,他都能说出自己的道理,而且听着还真像是那么回事儿。(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