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一六零章 撒泼打滚
    大山里的山寨,太上皇李渊终于找到了梦想中的生活,大口吃肉,大碗喝酒,顺便欣赏一段异族的舞蹈,每日里无所事事,想干啥就干啥。

    不过舒心的日子似乎也就那么几天,这一日,老头儿喝多了酒,正准备回自己的树屋好好休息一下,结果刚刚回屋房门就被人拍响。

    “进来!”老头子心情有些不爽,琢磨着到底是谁来打扰午睡。

    “嘎吱”一声,门被推开,进来人的不出意外,果然是李慕云那小子。

    但让老头子十分意外的是,李慕云进来之后竟然二话没说,直接往地上一跪,‘哐哐哐’就磕了三个响头。

    本来还想教训李慕云几句的小老头儿瞬间就被这三个响头磕懵了,以前也不是没人给他磕过头,但却没人磕的这么莫名其妙。

    而就在小老头儿蒙头蒙脑搞不清状况的时候,地上的李慕云开口了:“爹啊,孩儿不孝,在外面惹了麻烦,如今皇帝陛下派了武士彟来,说是要砍了我的脑袋,今后孩儿就不能伺候您老了,您老好好保重!孩儿走了!”

    ‘哐哐哐’,又是三个响头磕下去,然后李慕云从地上爬起来,转身就往外走。

    一步,两步,眼看着就要走到房门口了,李渊还没有叫住他。

    这让李慕云的小心肝跳动不断加快,心说总不会出什么岔子吧?难道这老头儿真的被自己给磕懵了?忘了应该把自己叫住?

    又或者这老头儿压根儿就是人骗子,根本就没有能震住别人的实力?一切都是他装出来的?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这特么乐子可就大了,搞不好真要像苏婉晴说的,夹个尾巴浪迹天涯。

    而就在李慕云手已经抓到打开的门,马上就要将门带上离开的时候,身后陡然传来老李渊的一声暴喝:“逆子!给老子站住!”

    呼,听到这一声,李慕云长长松了一口气,不过脸上却装出一副诚惶诚恐的表情,耷拉着脑袋转身走了回来。

    “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儿!那武士彟不是工部尚书么?他什么时候有砍别人脑袋的权利了?而且你到底惹了什么麻烦,为什么宫里的那小子要砍你的脑袋!”老李渊的脸上明显带着不快,也不知道他是在生李慕云的气,还是在生谁的气。

    “唉,爹啊,这儿说来话长了,咱不是有个黑石矿么,但前段时间来了一群胡子给占了,孩子觉得心里气不过就带人去理论,结果那帮胡子不强道理,不但不离开,甚至还拿出刀子想要反抗,孩儿一时气不过就让迭刺木将他们全都抓起来……”

    说到这里,李慕云停了下来。

    李渊听了一半正打算听听后来发生了什么,结果竟然没了下文,这老头儿自然更加生气,于是便瞪了李慕云一眼:“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啊,那些胡子不知为什么,反抗的十分激烈,孩儿一不小心,就把他们都给杀了!”李慕云眨着无辜的大眼睛,那感觉就像在说前几天刚刚掏了一个蚂蚁窝一样的。

    “都杀了?一个没留?”李渊皱了皱眉头。

    “看到我的都杀了,没看到的跑了几个。”李慕云老老实实的说道。

    “糊涂!既然要做这种事情,就应该斩草除根才是。”老李渊显然也不是什么善类,听完李慕云所说的经过之后,心中已经有了判断,知道事情绝不会像他说的那么简单,但却没有追究他搞死好几十人的事情,反而数落他没有斩草除根。

    这一点大大出乎李慕云的意料,本来他还编了一些其他的谎言,但现在看来似乎已经用不上了。

    “然后呢?这事儿宫里那小子怎么知道的?”见李慕云不说话了,李渊接着又问道。

    “然后,然后孩儿就被别人告发了,说我滥杀无辜,罔顾国法,要造反什么的。”

    “该!这就是你装犊子的后果!”李渊倒也不客气,指着李慕云就骂道:“你小子不是牛么?不是天不怕地不怕么?刑部尚书的家也敢闯,对刑部尚书的独子千里追杀,现在好了吧,被人设计了吧!”

    “不是,那,那他抢我的粮食!”听到小老头儿把这件事情和之前的韩瑷联系到一起,李慕云也反应过来,大致猜到了一切事情的前因后果。

    “行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李渊恨其不争的瞪了李慕云一眼,用手遥遥戳了他几下,最后从衣服里翻了半天,找了一块并不大的玉质挂件,丢给李慕云:“这东西你带在身上吧,若来的真是武士彟,我想他一定不会为难你。”

    “真的假的?”李慕云眼急手快的将那挂件捞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了半天,也没看出这东西到底是个啥。

    感觉自己的威严受到了冒犯,李渊立刻眼睛一瞪:“老夫一口唾沫一个钉,从不说假话,若是那武士彟真敢如何,你看老夫回去如何收拾他!”

    “不,不是,我的意思是,这东西是真的假的,怎么看着玉质不怎么样……”

    “滚,给老子滚出去!”

    对于李慕云得了便宜还要卖乖的举动,老李渊切齿痛恨,抬手就要把手里的茶碗丢过去,却发现原本应该站在原地的李慕云已经跑到了门外,同时外面传来他的声音:“老头儿,你那茶不好喝,等回头我给你弄点好的!”

    ……

    李慕云就这样离开了,带着老李渊的信物。

    陈木头从到尾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等他已经走的不见影子了,才对老李渊说道:“太上皇,您这样做是不是……”

    “是不是什么?”李渊斜了陈木一眼。

    “太上皇,这事儿里面透着蹊跷,臣以为我们不敢应该过多插手。”陈木犹豫着说道。

    “你懂个屁,老二既然派了武士彟过来,这足以说明他想大事化小的打算,朕这样做只不过是弄个顺水人情,顺便敬告一下那些想要搞事的家伙,没事儿不要来打扰朕。”

    “可是太上皇,您这样岂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了您已经离开皇宫。”

    “知道了又如何?难道他们还敢来找朕的麻烦?”

    不知道是不是正处在更年期的原因,老李渊的脾气让人很难琢磨,一句话把陈木怼的哑口无言。(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