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一五八章 麻烦来了
    而事实上,李慕云疯子一样的做法,把王家也吓了一跳。

    消息传到太原,把天下五姓七望之一的王家家主气的一连摔了五六个杯子。

    不过说到底这似乎也没啥,做为当世有数的几大世家,王家有着天下王姓出太原的美誉,也就是说整个大唐,只要是姓王的,多少都与太原王氏有点关系。

    五十几个族人对于王家家主来说,并不算是什么大事,毕竟对方也是开国县候,如果没有一点脾气那才是咄咄怪事。

    可是,眼下重要的一点是能不能以这五十多个族人生命换来足够的利益。

    李慕云一个小小的开国县候并不能被王家家主看在眼中,哪怕他杀了数十王家族人也是一样,土鳖就是土鳖,再强又能如何呢。

    况且王家这次也没有发力,之所以占据矿山也不过就是等李慕先动手,然后从中找出他的破绽,最后将其一击必杀,然后就可以进行后面的计划了。

    什么?你问什么计划?不瞒诸位,这次绕了这么大一圈的目的就是为了朔州府刺使的那个位置。

    韩家与李慕云的仇结的太大,韩复显然已经不适合在朔州再待下去了,而他既然要离开,那么自然就空出了一个刺使的位置。

    而这个位置正是王家眼红的,毕竟眼下的太原王氏只是有名但却无实,虽然可以接触到权力核心,但若说实权派却一个没有。

    所以这次王家对朔州刺使的位置摆出了势在必得的架式,哪怕是为此折了数十人也不回头。

    ……

    长安,太极宫。

    李慕云‘无故杀人’的事情果断被捅到了早朝之上。

    对于这个无根无底的新晋逍遥候,老牌家族没有任何一家把他看在眼中,对于其为了一座矿同悍然杀人的行为,所有人都发出了强烈的谴责,完全就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气势。

    对于,李世民也不知应该说些什么,毕竟老李渊离家出走的事情还是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他总不能告诉手下那些人说:李慕云是我亲爹罩着的,你们都不要去惹他。

    所以听着下面一片声讨李慕云的声音,李二也是头疼不已。

    “陛下,逍遥候在封地内妄顾国法,开杀戒,连伤数十条人命,兼之勾结异族,若是不杀天理不容!”

    “陛下,臣建议将逍遥候锁拿长安,交刑部或大理寺审理!”

    “陛下……”。

    “嘭”的一声,被众人吵的有些心烦,李世民一拍桌子止住众人发言,沉声说道:“逍遥候虽有过错,但尔等安知其中没有原由!”

    嗯?什么情况?这里有事儿啊!听得李世民明显有些偏帮之言,原来事不关已的一些人也都抬起了头。

    不过还没等他们多想,李世民已经再次开口了:“应国公武士彟,此事你来办理,朕命你即刻起程前往朔州调查此事,若那李慕云当真违法乱纪,目无国法,你可将他锁拿长安!”言摆,将手一摆:“朕乏了,退朝!”

    一见李世民起身,太极宫执事太监立刻尖着嗓子喊道:“退朝!”

    “诺!”殿上众人见李世民离开,不奈对视一眼。

    看来这逍遥候在皇帝陛下心的地位明显很高啊,否则怎么可能这么多人弹劾都弹不动他,而且还让武士彟一个工部尚书亲自负责这件事情。

    如此明显的偏袒众人就是眼瞎耳瘸也能感觉的出来,毕竟老武是商人出身,加是现在负责的又是工部,派他去朔州根本就不是在查案,而是在走过场,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意思在里面。

    可这年头天大地大皇帝最大,如果李世民不想追究这件事情,其他人又有什么办法?难道还能逼宫不成?别的一些懦弱的皇帝或许可以,但是李二……呵呵……。

    ……

    长安的闹剧刚刚落幕,武士彟便带着五百军卒启程了。

    而此时的朔州山阴县,也正是一片繁忙的景象。

    春耕的事情忙的差不多了,矿山被夺回来之后,再次开工,只不过次李慕云在矿山放了一百契丹骑兵以充守卫,若是再有人来,不必回报直接打杀。

    再有就是焦炭厂的建设工作,为此李慕云征发数百劳力,在一个不起眼的山坳里面弄了数十个特制的窑洞,打算用土法来炼制焦炭。

    而钢铁厂……这个需要等,等把那些马和羊卖的差不多了,有钱了之后才行。

    ……

    “站好了,两脚分开,膝盖弯曲,后背挺直,两拳平伸……”苏婉晴手中抄着一根小木棍,围着正在院子里扎马步的李慕去和胖子转来转去,时不时还用手里的木棍在两人身上敲一下。

    “姑奶奶,我,我实在是受不了了,能,能休息会儿么?”只过了十来个个呼吸,胖子就有些受不了了,大颗大颗的汗珠从头上滚下来。

    “闭嘴,好好练,既然想要练武,那就要吃得苦中苦,才这么一点儿时间就受不了了,将来还怎么上战场?”苏婉晴手里的小棍再次敲到了胖子的后背上,发出一声与抽打猪皮类似的声音。

    “不,不是,我我真的干不了这个,我,我不练了还不成么?”头上的汗水浸入眼睛里,让胖子难受的眯起来眼睛,苦苦哀求起来。

    “不成,前几天可是你们两个特地来找本姑娘要学武的,现在又说不练了,你以为那么容易?”苏婉晴才不管胖子如何哀求,总之就是不让他休息。

    而且只要胖子的动作有一点点的不标准,立刻就拿小棍一顿狂抽,打的胖子惨叫连连,不断喊着自作孽不可活。

    而在另一边的李慕云却一直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就那么静静的保持着一个姿势,就好像一座雕像般。

    前一世的经历让他有着足够的耐心与耐力,加上对于武技的好奇,所以尽管他现在也是双膝酸软,但还是在努力坚持着,尽管脚下的地面已经被汗水打湿,也依旧没有一丝动摇。

    而他这一切动作看在苏婉晴眼中,让这个姑娘眼中不由露出一抹异彩。

    要知道,对于第一次练习扎马步的家伙来说,能够保持一刻钟不动,那绝对是难上加难的事情,从这一点来说,足以证明李慕云这家伙心志之坚定,绝非一般人可比。(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