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一五七章 王博的决定
    三日之后,朔州城。

    几个泥猴子一样的家伙互相搀扶着,回到了王家的大宅。

    如果李慕云在这里就会发现,他们几个正是守在路口,被他放过的那几个破落户。

    “你们几个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回来了?四爷呢?”管家在接到了下人的通知之后,将这几个人叫到了偏院一个不起眼的房间中,很有威严的问道。

    几个破落户互相推委了半天,其中一个年龄比较大的壮着胆子开口说道:“管,管家,出,出大事儿了,老爷派去矿山的人,都,都死了,四爷……,四爷也死了。”

    “什么?你再说一次?”管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摇了摇头,正色说道:“若是你们几个敢说谎,当心你们的脑袋。”

    “管家,小人就是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在这件事上说谎啊。”那年龄较大的家伙一脸愁容,把那天在矿山发生的事情大概讲了一下。

    不过他只是说了有两百骑兵进了矿山,当时他们追之不急,而那些骑兵进去的快出来的也快,只用了不到小半个时辰便从里面出来了。

    而等他们这几个人赶进去的时候,就发现整座矿山里到处都是血,守在矿山里的人全死了,尸体被丢进了山里,其中就包括管家口中的‘四爷’,也就是家主王博的四弟。

    听完了这一切之后管家也懵圈了,记得前几天还有人送信回来说李慕云试图再次进入矿山结果被挡了回去,怎么这一转眼就出了人命呢,而且……而且守着矿山的可是五十多人啊,其中还有家主的弟弟。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下手的人到底是谁?真的是李慕云么?可是他当时不是退走了么?而且连个屁都没敢放。

    脑子里转着乱七八糟的念头,管家一路小跑的来到了家主的小院,小心的推开房门,但却一时间不知应该如何开口。

    最后还是家主王博见他的脸色不对,有些疑惑的首先开口:“怎么回事?为何如此慌张?”

    “老爷……”管家张了张嘴,纠结了好一会儿,才在王博几乎要杀人的目光中说道:“矿山出事了!”

    “矿山出了什么事?不是前几天还说没事么。”王博的声音中带着不耐,显然是对管家吐吐吞吞的样子有些不满。

    但是,管家的下一句话却把王博说的如坠冰窟,一颗心几乎就要炸开:“老爷,咱们派去把守矿山的人都,都死了,四,四爷也没能幸免。”

    良久,王博才艰难的吐出几个字:“你再说一次,老四怎么了!”

    “老爷还请节哀!”管家看着王博浑身颤抖的样子,忍不住劝道。

    可是王博现在又怎么能节哀得了,弟弟死了,因为他的一个命令就这么死了,这让他如何向他的家人交代,更不要说还有一同去守护矿山的五十多个人。

    所以就在管家说完节哀之后,一只砚台就砸到了他的头上,同事伴随着王博的怒吼:“我让你说老四到底怎么了!”

    “是,是契丹人干的,守在路口的几个人回来了,说是当时有一群人数大概在两百左右的契丹人进了矿山,时间不大又匆匆出来了。”管家头上被砚台砸了一下登时有鲜血冒了出来,可是他却连擦都不敢擦一下。

    “契丹人,又是契丹人,山阴县里能够控制契丹人的只有李慕云,对,对,一定是李慕云,一定是他!”

    山阴县有契丹人这件事情并不是什么秘密,初那些契丹人也来过朔州,只是当时韩复并没有答应让他们入境,所以他们才会去了山阴县。

    不过因为李慕云当时已经有了候爵的身分,所以这件事情韩复也就没有深纠,但却不出意外的成了众所周知的一件事情。

    可是李慕云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胆子,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动用契丹人来解决问题,而且还给些契丹人装备的武器,要知道,那些被武装起来的契丹人几乎与军队没有任何区别。

    养兵自重?一个候爵在没有皇命的情况下竟然敢养两百私兵?这需要多大的胆子?

    ……

    矿山上发生的事情很快就在大宅之中传开了,一时间整个王家大宅哭声一片,家主王博的小院门口跪满了人,全都是要求家主出面报仇的声音。

    王博自然也是想要报仇的,可是这年头谁的手里有兵谁才是大爷,朔州王家虽然说是州府望族,但若说手里有兵他还真的差了不少。

    所以就算是他想要报仇,也是有心无力,甚至他现在还隐隐有些担心,李慕云那个疯子会不会杀到府城来,把整个王家给灭喽。

    可是话虽如此,但这并不等于这件事情就算完了,毕竟朔州王家最多算是太原王氏的一个旁枝,而且这件事情的真正起因也是主家传下令来,让他们去把那矿山给占了。

    现在出了事情,主家总不能不管吧?

    想到了这里,王博心中便有了决定,命人打开书房的门,来到了院子里。

    “家主!您一定要给我们申冤啊,我家老七死的太惨啦!”

    “大哥!老四他就这么死了,他是为了家族才死的啊,您不能这样看着啊!”

    院子里的众人一见王博出来,顿时就是一乱,哭喊声再次大了起来。

    “都闭嘴!”被一群妇人孩子吵的有些头疼的王博怒哼一声,压住了下面众人的哭诉,侍众人都不说话了,这才沉声的说道:“这件事情老夫自有主张,绝不会让我王氏的族人白死!就是上京告御状,老夫也和那李慕云奉陪到底!”

    ……

    朔州刺使府,韩复几乎在同一时间接到了消息,毕竟王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想瞒也瞒不住。

    不过与王博不同的是,韩复对这件事情完全持相反的态度,他并不认为王家能打赢这场官司,甚至从某些方面来说,这件事情完全就是由王家挑起来的,李慕云只是在报复而已。

    如果没有强硬的后台,或者没有一个正确的说法的话,王家这次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不过,想到前几天那一场密谈,韩复又觉得王家胜出的把握很大,只是不知道他们付出这么大代价,最后得到的结果到底是否值得。(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