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一五五章 迷茫与归来(下)
    对于‘三总管’这个称呼,迭刺木后来的解释是胖子执意让他如此叫的,因为那胖子觉得这样叫可以显得他比较有威严。

    对此迭刺木自然是无可无不可,索性也就遂了胖子的意,改口叫他三总管,至于说到底是不是显得有威严这位来自契丹的少族长没什么感觉,反正在他看来觉得挺搞笑的。

    书归正转,却说迭刺木一边解释着这些牛羊的来历,一边陪着李慕云往山寨上面走,不多时山寨已经在望,可是入眼的却是满眼的牛和战马。

    再次越过这一切,进了寨子,李慕云瞬间又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只见原本没什么人的聚义厅已经成了欢乐的海洋,无数人吵嚷着、欢呼着,像是在过年一样。

    主位之上,捡来的那个小老头儿正袒着胸口,露着巴掌大的护心毛,一手拿着一只海碗,一手拿着一只羊腿吃喝的正嗨。

    而在大厅的正中间,正有六个异族女子在众人的欢呼声中扭动着柔软的腰肢,挑着塞外草原特有的舞蹈。

    什么情况啊这是?怎么还有女人呢?还有那些孩子是怎么回事儿?李慕云用诡异的目光看了看迭刺木:“我说,这些人是怎么回事儿?”

    “人?”刚刚打了一个唿哨的迭刺木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恍然说道:“这不就是我们抢的那个小部落么。”

    “你,你连人都抢回来了?”

    “是啊,要不然走脱了一个,把我们去草原打劫的消息泄露了岂不是麻烦。”迭刺木理直气壮的说道。

    “卧槽,那你们可够狠的,这完全就是‘斩草除根’嘛!”胖子在边上将李慕云的心理话说了出来。

    “嘿嘿,三总管这话可就错了,那些薛延陀人巴不得能入境呢,进了大唐的国境就算是大唐的人,生活也等于有了保障,这可比他们在草原上有今天没明天的生活强多了,所以我们去抢东西根本就没费什么力气。”

    苍天呐,还有比这更搞笑的事情么?薛延陀人自己的家被人抢了不但不生气拼命,反而跟着强盗一起走的行为让李慕云完全无法理解,怎么想都觉得这件事透着诡异,让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主角光环’四个字。

    难道老子真的是传说中的主角?身上有传说中的王八之气?不可能吧?!

    想到这里,李慕云不由再次向迭刺木求证:“你确定他们都是自愿来的?不是别有目的?”

    “呵呵,候爷,这薛延陀和我们契丹人不一样,我们虽然分成数个部落,但部落之间绝不会互相攻伐,可薛延陀人不同,他们就算是部落之间也是战争不断的,一些小部落想要生存下来往往很是艰难。”

    “所以如果有机会进入大唐,有一个安定的生活环境,付出一定的代价,他们还是愿意的,至少这样生命有了保障不是。”

    迭刺木的解释虽然不怎么到位,但李慕云这一次终于听明白了,原来这些薛延陀人也不傻,他们也知道想要进入大唐,自己的家产根本就不可能带进来,与其丢掉还不如花钱买平安,送给‘真正需要它们的人’,从而换来自己能够进入大唐境内。

    而且只要进入大唐,那么不管如何,他们就等于是半个唐人,李慕云便再也不可能去抢他们,到了那个时候他们放牧也好,耕作也罢,完全不用为了以后的生存而担忧。

    这么一说,李慕云虽然抢了他们的牛羊,但是却也给了他们入关的机会,综合来看到底是谁占了便宜还真不好说,毕竟牛羊这东西在草原上并不怎么值钱,就像中原人在地里种的菜一样。

    想通了这些,李慕云再也不为这件事情而纠结。

    前一世他是一个杀手,满世界的跑,概念中并没有什么民族情结,对契丹人、薛延陀人又或者吐蕃之人之类没有什么排斥之感,自然也不会觉得自己领地之内有这些异族有什么不好。

    当然,李慕云也不是所有种族都能接受,比如倭人,那帮牲口就不是人,如果有机会逮一个杀一个,这事儿绝对没商量,至于原因……不说也罢。

    又在聚义厅门口看了一会儿表演,捡来的小老头似乎已经沉浸在舞蹈中不可自拔,李慕云索性也没有去找不自在,拍了拍迭刺木的肩膀将他叫到了一边。

    “候爷,您有事儿?”换了一个安静点的地方,迭刺木正色问道。

    李慕云看了这个手下头号’大将‘一眼,半晌才问道:“黑石矿的事情你知不知道?”

    “黑石矿?黑石矿出什么事了?”迭刺木摇摇头。

    他毕竟才刚刚回来,又从头到尾都在忙活,根本没顾得上打听自己离开之后的事情。

    “有人把矿山给抢了,考虑到你那些族人的安全,我没有动他们,现在要听听你的意见。”

    “什么?黑石矿被抢了?谁这么大的胆子?”迭刺木听到矿山被抢之后情绪明显有些激动。

    要知道,那可是眼下他的那些族人赖以为生的根本,没了矿山自然也就没了收入,时间长了免不了又要回到以前受穷的日子。

    “对方很可能是一个大家族,现在我只问你敢不敢跟老子拼一把,如果敢那就集合你的族人,明天一早咱们就下山;如果你有顾虑那就当我没说过,回头我再想别的办法。”

    正所谓请将不如激将,虽然李慕云此时用的手法并不怎么高明,但是对于迭刺木来说足够了。

    所以这位少族长脸上立刻露出不悦之然,沉声说道:“候爷这是说的哪里话,我契丹一族什么时候怕过别人?而且那矿山是在迭刺部的守护下丢的,迭刺部必然要亲手拿回来,否则岂不是让世人小看我等。”

    “好,迭刺兄是条汉子,刚刚的话是李某说错了,在此向兄长致歉。”李慕云目的达成,自然不在乎在语言上吹捧对方一下,给对方说几句好听的,毕竟明天还要让人家卖命不是。(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