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一五三章 料事如神?
    李慕云当然知自己的想法很危险,所以他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当真,半路转道回了山寨之后便钻进了老李渊的房间。

    “怎么了?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小子竟然能主动回来?”李渊探头看了一眼外面的快要落山的太阳,狐疑的问道。

    “老爹看您说的,我这不是一直都很忙么,您又不是不知道咱们的矿山又被人给抢了。”李慕云搬了一个小马扎坐到李渊身边,拿过小老头身边的酒壶仰头灌了一口,有些郁闷的说道。

    “哼,老夫就知道你小子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李渊一把将自己的酒壶抢回来,末了还不忘瞪了李慕云一眼。

    “老爹,对方很可能是王家的人,惹不起啊!”被李渊看穿了心事,李慕云并没有任何不好意思,只是叹了口气无可奈何的摇摇头。

    果然,李渊被李慕云的激将法打动了,只见这小老头儿把手里的酒壶重重往边上树桩制成的小几上一放:“屁,王家怎么了?大唐还不是他王家的!”

    “老爹威武!霸气!”李慕云挑了挑大拇指。

    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够了,李渊这小老头儿可不是普通的草头百姓,不可能不知道太原王氏的底子到底有多厚,可就算这样,这老头儿依旧不怂,这足以说明其背景之深厚。

    而李慕云要的也正是这小老头儿的一句话,只要这小老头儿不怂那就够了!

    此前的李慕云万万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有成为X二代的一天,以前总是见到某些二代们无法无天,为所欲为,敢情这种感觉真的很不错,简直就是一个大四个叉,爽透了!

    不过李慕云刚刚这马屁明显是没拍好,直接拍马蹄子上了,只听老李渊哼了一声说道:“霸气个屁,老夫这张老脸都快要被你给丢光了,什么时候你能争点气,别今天被人抢了,明天被人揍了,老夫这是造了什么孽,怎么就认了你这么没出息的东西当义子。”

    李慕云被老李渊说的都无语了,心说这特么能怪老子么?老子又不是小受!还不是你这小老头儿不地道,不把自己的真实身份说出来,否则老子出去喊一嗓子:“我爹是XX”岂不爽快。

    ……

    王家庄,王杰回到家中立刻找到了自家老娘东方玉梅,把白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下,然后便等在一边静等老娘的吩咐。

    毕竟李慕云白天的话太过玄幻,让王杰不得不慎重。

    东方玉梅在听了王杰的描述之后,皱眉想了想,半晌才缓缓说道:“那李慕云猜的应该没有错,搞不好很可能真的是主家派出来的人手。”

    “什么?这怎么可能,主家怎么可能看上这些没用的黑石头。”王杰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母亲问道。

    “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不过这段时间你就在家里不要出去了,等这件事情的风头过去了再说。”东方玉梅双眉紧锁,对王杰下了禁足令。

    “为什么?”

    “不为什么,如果你还认我这个娘亲,就照做。”

    “是,孩儿知道了。”对于母样的命令,王杰还是不敢违抗的,尽管心中并不认同母亲的看法,但还是答应了下来。

    东方玉梅见王杰答应了,便摆了摆手,没有任何解释的让他出去了。

    ……

    而与此同时,朔州府的一处大宅之中,也正进行的另外的一翻对话。

    “爹,孩儿已经将人手派出去了,刚刚已经有下人来回禀,矿山已经在我们手里了。”

    “嗯,这件事你抓紧些,不要被人钻了空子。”

    “爹,孩儿觉得此事有些不大对劲,咱们这次是不是太草率了,那李慕云就是一条逮谁咬谁的疯狗,咱们这样抢了他的矿山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能有什么麻烦?满大唐谁不知道,山西就是我王家的地头,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石头是我王家的,他李慕云不告而取,我王家还没有找他的麻烦呢。”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去吧!”

    “诺!”

    随着大宅中家主的房门被打开,一个年轻人从里面走了出来,脸上带着一种深深的忧虑。

    他有些搞不懂,为什么家里的老头子会对那个什么黑石矿突然感兴趣,那东西虽然可以生火取暖,但炭味太大,很容易让人中毒,所以除了一些穷的活不下去的人,根本没人有会去烧那东西。

    也就说,那个黑石矿就算是占下来也一点用处都没有,反而平白得罪了那个什么逍遥候。

    可是,郁闷的年轻人并不知道,在郁闷,房间里的老头子更郁闷。

    主家莫名其妙的派人来通知,让他们占住山阴县的那座黑石矿,没有原因,也没有解释。

    所以当年轻人询问他的时候,其实他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只能用家族领地来敷衍,否则他这个当爹的岂不是显得没有面子。

    但是儿子是打发出去了,可问题还没有解决,李慕云那个疯子连刑部尚书韩瑷的独子都搞死了,自己一个小地主如何能是他的对手,若是被他打上门来该怎么解决?

    房间里的老王头儿越想越郁闷,看什么都觉得烦,最后索性不想了,带上仆役和几坛老酒去找韩复,看看那位老友如何看待这件事情,或许能从他那里找到解决这件事情的关键。

    ……

    刺使府,韩复正抱着一碗说不清名堂的茶汤慢慢的喝着,而在他面前的桌上,放着一本打开的书。

    只不过韩复的心思明显不在书上面,因为那书不光是翻开许久没有翻动过,而且还是反着的,这足以说明书的主人心不在焉的状态。

    而就在韩复抱着茶碗出神的时候,‘三子’在外面敲了敲门,小声的通报道:“大人,王博王老先生来访,可要一见?”

    良久,房间中传来一丝声音,以及韩复的回答:“请他进来吧!”

    “诺!”外面的‘三子’应了一声便再也没有了声息,看样子是跑到前面请人去了。(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