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一三七章 追兵
    “老爷,给少爷报仇的事情您千万要三思啊,现在长安城里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咱们,如果在眼下这个节骨眼李慕云死了,皇帝陛下必定第一个就怀疑在您的头上。”

    老管家是从韩瑷年轻时就跟着他的,数十年时间早已经熟悉他的脾气,只需要个眼神便知道他在想什么,所以当他见韩瑷迟迟不给韩强下葬,而且还越来越沉默的时候,终于还是忍不住找了个机会谈起了李慕云的问题。

    “那依你的意思,强儿就白白这么死了?”韩瑷的眼珠子是红的,表情像是要吃人,显然韩强的死对他刺激很大。

    “老爷,我的意思是徐徐图之,想那李慕云应该在长安待不了多长时间了,不如我们等他回了山阴县,到时候再派人……”老管家一边说着,一边比了个砍头的手势。

    韩瑷并没有同意管家的意见,咬牙切齿的说道:“老夫忍不了,你给我安排人,我一定要李慕云死,要他给强儿陪葬。”

    “老爷,三思啊!”

    “老子三思个屁,强儿已经死,死了你知不知道。老夫唯一的希望都没了,还管什么以后,还管什么怀疑不怀疑!”韩瑷显的有些歇斯底里,眼睛瞪的老大,似乎管家若是不答应,立刻就会吃了他一样。

    面对这样的情况管家也没什么好说的,点点头,默默退了出去。

    ……

    长安城外,灞桥边。

    李慕云一行在程处默的陪伴下停在桥边话别。

    “慕云,下次来长安的时候一定要提前告诉我一声,还有答应我的东西别忘了给我带来。”程家人似乎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分别的伤感,程处默大咧咧的拍着李慕云的肩膀,就好像他只是去蓝田县一趟,明天就会回来。

    不过他这样正好可以减少了李慕云的尴尬,因为李大杀手真的不知道如何面对那种依依惜别的场面,尤其是跟一个男人。

    但想想其实这也是李慕云的悲哀,不管是前一世还是这一世,他都没有享受过那种‘盼君归’的感觉。

    “程大公子,你放心吧,就算慕云忘了,俺胖子也不会忘。”胖子这段时间时常与程处默等人喝酒,竟也喝出了感情,笑着将程处默的话接了过来。

    “成,不管谁记得都好。”程处默嘿嘿的笑着,看了看天色,然后接着说道:“时间不早了,你们早就启程吧,俺也要回去执守,请了许多天的假,也该回去消假了。”

    “程兄请!”李慕云并未与程处默客气,双手抱拳,两手拱拱。

    “请!”胖子也学着李慕云的样子,拱了拱手。

    ……

    辞别程处默,李慕云一行踏上归程,算是给这一次的长安之行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这一趟,李慕云见到了李二,见到了老房,也见到程咬鑫还有仇人韩瑷。

    其中固然失去了一些东西,但同样也得到了一些东西。

    至少他始无前例的从李世民那里借到了‘天子剑’,虽然付出的代价在他看来有点大。

    另外一点就是和程家拉上了一些关系,以后再来长安也不算是孤立无援。

    最后,李慕云不出意外的得到了李二的赏识,在这位大唐皇帝陛下心中留下了自己的位置,当然,这是他自己这样认为的,事实如何除了李世民本人谁也不知道。

    行行复行行,日幕时分,马车中的李慕云突然叫住了赶车的小喽啰:“停车吧,我们在这里换一条路。”

    “换一条路?”小喽啰四下打量着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破地方,不知道李慕云所谓的换一条路指的是什么。

    而胖子也有些纳闷的问道:“慕云,你中午吃饭的时候脑袋撞门框上了吧?这好好的换哪门子的路啊!”

    “下车,马和车暂时都留在路上,我让你们看一出好戏。”李慕云没搭理胖子那个二货,回头看了一眼来时的路,然后率先走下官道,向路边的树林中走去。

    胖子等人不知道李慕云到底要搞什么花样,但看他已经先走了当下也没有多想,把马全都栓到了路边,然后跟着他一起下了官道走进了林子。

    ……

    因为天色已经入夜,林子里显的漆黑一片,不过好在跟着李慕云出来的都是大山里的汉子,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环境,进了树林之后一个个并没表现出什么异常来。

    只有胖子这家伙有些耐不住寂寞,等了片刻之后开始抱怨:“我说慕云,你这到底是闹的哪一出儿啊?好好的不赶路,跑这里来干啥?莫不是想要拉屎又怕黑,所以让我们来陪你。”

    “再不闭嘴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把你的屎打出来?”李慕云靠在一颗树上,目不转睛的盯着官道,同时对三胖淡淡的说道。

    “呃,不,不说就不说,有什么呀!”胖子被李慕云威胁,抱着脑袋跑到一边打盹去了。

    反正现在已经是春天,气温已经开始回升,就算是睡在野外,对胖子这种皮糙肉厚的家伙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夜幕笼罩了大地,官道上已经没了行人。

    而就在此时,一阵凌乱的马蹄声闯进了众人的耳朵,让所有人都警觉了起来。

    他们是边民对战马都不陌生,根据马蹄声便可以判断很多东西。

    因为战马这东西并不是无敌的,它也会累,会疲倦,所以正常一点人的只会让马慢慢的走,而不会让他一直没命的跑,因为那样对马来说简直就是灾难。

    而反过来说,如果一群人这样催马疾奔,那就一定有事情,不是追人就是被人追。

    想到这里,众人全都打起了精神,就连胖子也不睡了,从地上跳起来凑到李慕云的身边向外看去。

    但是就在众人全都站起来,将注意力集中之后,那马蹄声却突然慢了下来,很快那些人就在李慕云他们栓在路边的马匹边上停了下来,隐隐的可以听那些有略有些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仔细去听可以听到类似于‘跑了,该死,追’之类的字眼。(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