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一三五章 公孙兰
    不过两个跟虽然惊讶,但倒在地上的韩强却是痛苦异常,只觉得刚刚那女子的一拳几乎打断了自己的胁骨,而且内脏似乎都被打破了一般。

    吐了一口血之后,痛苦的在地上翻滚着,再也顾不上那个女人。

    “少爷,你怎么了?少爷,少爷!”两个跟班经过短暂的惊讶立刻反应了过来,一个冲上前去挡在那女子与韩强的中间,另一个跑到韩强的身边,将他扶了起来。

    “杀,杀,杀了她,给我杀了那个贱人!”满嘴是血的韩强痛苦的呻吟着,一句话断断续续说了半天才说清楚。

    可是杀人的想法只不过也就是个念头,那女子的身手刚刚两个跟班也看到了,那完全不不是他们两个能够应付的,现在别说上去杀人,能够祈求那女子别杀他们就是不幸中的大幸。

    而就在两个跟班犹豫着要不要上去试试的时候,那女子再次开口了:“韩强是吧?如果你还想交待后事,最好现在快点回去,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

    “你,你什么意思?”与女子对峙的跟班心中隐隐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女子淡淡看了靠在小跟班怀中不断挣扎想要起身的韩强,随后开口说道:“章门被击中,十人九不存!不知道这句话你们听过没有?”

    “什,什么意思?”跟班显然没有听过这句在江湖人中流传的顺口溜。

    不过那女子似乎很有耐心,只见她眼神微微一闪,深吸一口气说道:“就是说,他刚刚被我打的那个位置,十个人中招,有九个会死。”

    什,什么?原本还在痛不欲生的韩强顿时呆住了,顾不上身体传来的痛苦,愣愣问道:“你,你说的是真的?你是说……”

    “看你的运气吧,这是给你一个教训,能不能活……”说到这里,女子闭上了嘴,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你,你站住,你到底是什么人?”

    直到此时,韩强才想起来,他一直不知道那女人的身份。

    “你可以叫我公孙兰,如果想要报仇,就到吕梁山来找我吧。”女子连头都没回,一边走一边说道,慢慢的人影已经消失在远处。

    公孙兰!韩强将这个名子死死的记在了心里,此时他也知道,自己的两个跟班不可能打得过那个女如,如果强行将那女子留下,一个不好很可能连自己的小命也会就此搭上。

    所以看着那女子离开的背影,他久久没有说话,直到那让他痛不欲生的影子消失在花海之中,才狠狠对两个跟班说道:“回,回长安,马上回长安!”

    “少爷,老爷说……”

    “说个屁,你没听她说老子快要死了么?”韩强现在只想着报仇,哪里还管来的时候老头子说过什么,反正那女人说自己十有八九死定了,不如用这个借口回长安。

    敢情这家伙直到现在还有些不相信那女子说过的话,以为那是在吓唬自己。

    ……

    韩强走了,被两个跟班扶着回了洛阳,连客栈都没有回,便连夜雇了一辆马车奔向长安。

    而那个女子却依旧在洛阳闲逛着,大街小巷到处都留下了她的身影。

    这一次公孙兰从吕梁山出来,主要是为了寻找自己那个在五年前被逐出师门的师兄。

    那时候还是武德年间,虽然战争已经打到了最后,但大唐还没有安定下来。

    她的师兄因为路见不平,仗义出手,救了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引来叛军围山。

    当时的她年龄还小,只记得山下人山人海,长枪林立。

    一个叫宇文化及的人上山要人,将那女人和孩子要走不说,最后还要让师傅交出他的师兄,否则便要将整个吕梁山里的人全部杀光。

    当时的情况下,她的师傅很是无奈,吕梁山里住着的不光只有他们这一个门派十来个人,还有无数的百姓,虽然那些百姓只是些逃民。

    所以最终她的师傅将他的师兄叫了出来,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其逐出师门,而后她便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叫宇文化及的人将他的师兄和那女人、小孩一起带走了,从那之后她便失去了师兄的消息。

    可是,就在半年前,一队行商自吕梁山下经过,机缘巧合之后她从那些人的口中知道了一个和她师兄样子很像的人。

    细问之下才知道,原来这些行商口中的那个大侠竟然是在四年前遇到的,而且遇到他的地方便是在洛阳。

    所以,这才是她出现在洛阳的原因,也是为什么她会走便洛阳全城的原因。

    ……

    长安,刑部尚书府。

    韩瑷在知道儿子回来的消息以后勃然大怒,气冲冲的便从刑部赶回了家中。

    要知道,李慕云那小子可还在长安呢,凭他能够请出‘天子剑’的能力,如果知道韩强回来的消息,必然会再次上门。

    若是到了那个时候,他的这个儿子可真就保不住了。

    可是当怒气冲冲的韩瑷赶回家里的时候却发现气氛似乎有些不对,家中的仆役个个都面色紧张,像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一样。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算是韩强回来了,家中的仆役也不应该如此紧张吧?被家中的气氛所感染,韩瑷也开始变的疑神疑鬼。

    而就在韩瑷搞不清发生了什么的时候,管家已经得到他回来的消息,从后宅跑了出来:“老爷,您可算回来了,快去后宅看看吧,少爷,少爷不行了。”

    “什么?”韩瑷先是一呆,有些不解的问道:“什么不行了?”

    “老爷,少爷在洛阳遇到了一个自称公孙兰的女人,与其发生了一些口角,结果就被那女人打了一下,当时只觉得肋下有些疼,可到了第二天少爷就开始不断的吐血,现在……现在已经昏迷的不醒人事了。”管家追随着韩瑷的脚步,边走边解释着。

    “啪”管家的话刚刚说完,一个耳光就已经打在了他的脸上,同时耳中传来韩瑷的怒喝:“混蛋,老夫不是已经派人跟着强儿了么?那些跟着他的人呢,他们死了没有!”

    “没,没有,回来的只有两个小厮,少,少爷去洛阳的时候只带了他们两个。”管家被打了一巴掌,却不敢有任何的表示,依旧恭恭敬敬的站在韩瑷的身后。(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