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一二九章 给我搜!
    反反复复的验看过后,韩瑷的一颗心彻底沉了下去。

    这剑竟然是真的,比真金还真的那种。

    这说足以说明事情已经闹到了不可收拾的程度,李慕云那厮竟然把事情捅到了李世民那里,否则他手中绝不可能有这把剑。

    当然,就算是有‘天子剑’在手,也不是说李慕云就可以为所欲为,想杀谁杀谁。

    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其实这剑最大的作用也就是吓唬吓唬人,起到一个装王八犊子的作用。

    毕竟就算皇帝本人也不可能想杀谁就杀谁,更不要说只拿着一把剑的人。

    ……

    ‘咣当’一声,刑部尚书府的大门在三胖子的注视下缓缓打开,一个年龄在四十左右的中年人在一个妇人的陪伴下从里面迎了出来,手中平举着刚刚李慕云送进去的那柄朴实无华的长剑。

    还没到门口,就听那中年人闷声说道:“老臣韩瑷,恭迎天使!”

    接着便见这老灯走出了门,弯腰肃立门傍并且将那长剑举了起了。

    “韩尚书,我们终于见面了。”李慕云缓步上前,将刚刚从李世民那里借来的‘天子剑’拿回手中。

    韩瑷没有说话,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李慕云,虽然整件事的起因是他儿子,但在他看来这并不算什么,不过就是一些粮食而且,根本不值得如此小题大做。

    按这老家伙的想法,李慕云当时就不应该去追韩强,而且来长安找自己,左右不过就是十万石粮食,到时候自己又岂会不还给他。

    至于说如果李慕云真的按他的想法做了,到时候能不能有机会见到他,这一点老家伙根本就没有想过。

    正是因为这样,这老头儿被李慕云勒索之后,才会发狂了一般派出手下的‘狠’角色去刺杀这个不长眼的东西,在他看来这山阴县令的一切行为就是在挑战自己的权威,如果不给他一个教训,以后岂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欺负到韩家头上。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事情到了最后会闹到这个地步,竟然会惊动了皇帝。

    “韩尚书,韩强在什么地方?希望你现在能把他交出来,山阴县中已经有人供出了他的罪行,本县职责所在,希望你能理解。”李慕云见韩瑷不说话,眯着眼睛淡淡说道。

    “李慕云,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家强儿不过就是从你那里借了点粮食,你竟非要致他于死地……”韩瑷的老婆听到李慕云竟然要他们交出韩强,顿时就怒了,指着他的鼻子骂道。

    “韩夫人颠倒黑白的本事果然非同一般,不过本县劝你们最好把韩强交出来,否则本县便要发那海捕文书,全国通缉令郎了。”

    “你,你敢!”

    “本县秉公执法,有何不敢?‘天子剑’在此,本县又有何不敢?韩尚书,你身为刑部尚书,不如你来告诉尊夫人一声,本县倒是敢不敢!”李慕云此时脸上已经没了笑容,再次举起从李世民那里‘借’来的‘天子剑’。

    “李慕云,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韩瑷阴着脸,发出了在见到李慕云之后的第一声。

    “呵呵……”李慕云听了韩瑷的话之后,像是听到什么有趣的事,笑的很是开心,半晌才说道:“韩尚书,你身为刑部尚书,说出这样的话不觉得耻辱么?我真不知道你这个刑部尚书还有什么脸继续做下去。”

    “你……”韩瑷的张老脸涨的通红,却一个字也不出来。

    他实在不知道李慕云是怎么搞到李世民配剑的,这东西压的他完全没了脾气,一肚子的火发不出来。

    而李慕云却好像看不到韩瑷夫妻眼中那似要杀人的目光,依旧不紧不慢的问道:“怎么?韩尚书还真的要包庇钦犯?莫非是欺大唐律法不严?”

    终于,韩瑷受不过李慕云的逼问,陡然间翻脸质问道:“李慕云,你身为山阴县令,竟然效仿贼人绑架老夫之子,威胁老夫为你提供二十万石粮食,此事你可知罪!”

    “韩尚书这话从何说起?”李慕云眉头微微一皱,就好像此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本官这里还有你的亲笔书信,你敢否认?”

    “没有就是没有,何来否认?韩尚书,你身为刑部尚书,一无诉状,二无供词,三无人证,如此诬陷本县,难道不怕诬告反坐?”

    “你……”

    韩瑷认为自己便已经够不要脸了,可李慕云竟然比他还不要脸,事实俱在的情况下竟然还能反咬一口。

    “韩尚书还是不要挣扎了,快点把韩强交出来,本县也好快点回去,已经开春了,县里还有很多事物要处理,耽误了春耕却又是一桩大事呢。”

    “老夫说了,强儿不在府中。”

    “是么?既然这样……,来人,给我搜!”

    “诺!”

    ‘呼啦’一下,十个从山阴县带来的衙役(或者说山寨的喽啰)应了一声便要往韩瑷的家里进。

    “大胆!给我拦下他们!”韩瑷此时也顾不得许多了,如果真让李慕云带人把自己的家给搜了,以后他估计也没脸在长安混了。

    “‘天子剑’在此,我看哪个敢动!”而李慕云也不是吃素的,‘天子剑’一举立刻震慑住在场的所有人。

    “李慕云,你莫非想要鱼死网破!”韩瑷目露凶光,脸上一副欲要择人而噬的拼命表情。

    而李慕云也不含糊,‘嘡啷’一声‘天子剑’出鞘,目瞪韩瑷:“现有犯妇韩文英状告刑部尚书韩瑷之子韩强,盗窃公粮,强抢民女,蓄意杀人,欺压百姓,逼良为娼……共计一十三条大罪,状纸已经压在爷的大堂上!韩瑷!你可敢再行包庇之事!”

    “我……,我……”看着那寒光闪闪的‘天子剑’,韩瑷是真怕李慕云一时激动捅过来,若真是那样就算事后李世民治他的罪又能如何?自己若是死了韩家岂不就彻底倒了。

    韩瑷的老婆也看出了情况似乎有些不对,拉了拉韩瑷:“要搜就搜好了,都说了强儿不在家中,又岂会骗你们,李慕云,你如此欺人,早晚会遭报应的!”(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