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一二五章 意外的支持
    “程……”李慕云见那一身紫色袍服的大汉进来,连忙起身,但一时间却不知如何称呼,站在那里好不尴尬。

    “叫俺一声伯伯便好。”程咬金随意的摆了摆手说道:“那苏烈与老夫关系堪好,处默又认了那小子当大哥,你与他妹妹有婚约在身那便不是外人。”

    “是,程伯伯!”李慕云也不是什么矫情人,见老程这样说了便叫了一声‘伯伯’,然后施了一礼。

    “行了,客套话咱也不用多说,刚刚老夫在外面听了一些你说的事情,不错,算你小子是条汉子,没丢了咱爷们儿的脸。”程咬金毫不掩饰自己刚刚在外面偷听的事实,而且话里的意思听着好像还很有道理,不得不说这老货果然与传说中的一般无二。

    李慕云对于这样的老程也没啥好说的,只能尴尬的笑笑:“程伯伯过誉了。”

    “哎,俺老程可从不夸人,不过你小子还真不错,受了那么重的伤竟然还能干翻七、八个人,像是个带把儿的。”

    这叫什么话?这是人能说出来的么?什么叫像是个带把儿的,老子本来就带把儿好不好。

    呸,老子又不是夜壶,带什么把儿啊。

    三两句话之间,李慕云已经被老程说的哑口无言,这也从另外一个角度证明了老程混世魔王的称号并不是白来的。

    ……

    “对了小子,你可别告诉老夫这次来长安你是空着手来的,若是那样,可别怪老夫把你赶将出去。”寒宣过后,双方现次落座,程咬金坐在主位之上,看着李慕云略有些挑剔的问道。

    “不瞒程伯伯,这次小侄过来还真带了些东西。”

    “哦?是什么?”老程眼睛一亮。

    “胖子,你去车上把东西取来。”李慕云淡淡一笑,转头对正在一边打瞌睡的三胖子说道。

    “啊?哦!”三胖子被李慕云叫醒,反正了半天才想起他说的是什么,摇了摇发晕的脑袋出去了。

    ……

    时间不大,三胖子从外面走了回来,怀里抱着大大小小一堆东西。

    “这……,都是何物?”等到东西堆在桌上,老程从里面翻了半天,有些挑剔的看了李慕云一眼:“为何没有那‘闷倒驴’?”

    “‘闷倒驴’?”李慕云眨了眨眼睛:“有啊!”

    “为何老夫没有看到?”

    “都在车上呢,那坛子太大,一个人拿不了。”李慕云苦笑说道。

    “这有何难,来人,你们几个跟着这胖子去他的马车上把酒取来。”程咬金这老妖怪一听有酒,哪里还管桌上的其他东西,叫了几个亲卫就又把三胖子打发出去了。

    而就在三胖子带人去取酒的空当,程咬金又对李慕云说道:“小子,我看你的意思是打算与那韩瑷死磕到底,不知老夫猜的对也不对?”

    “程伯伯明鉴,那韩瑷纵子行凶,当街刺杀朝庭命官,若是不能将其拿下以正国法,岂不是愧对皇帝陛下给的这份俸禄。”李慕云正色回答道。

    “嗯。这个牛吹的不错,公报私仇,俺老程喜欢!接着说!”

    说?还说什么?你都说我公报私仇了,我还有什么可说的,李慕云尴尬的看着老程。

    不过老程却没有一点多余的反应,只是瞪着一对大眼看着李慕云。

    半晌之后,这老货才缓缓开口:“你的理由就连老夫都能看出是在公报私仇,更不要说那些在朝堂上混久了的老狐狸,所以……换一个。”

    换一个?这怎么换?李慕云与老程对视着,脑子飞快的转动,想了半天也没想出还有什么理由。

    又过了片刻,老程点点头:“对,就是这样,只是你那眼神要再无辜一些,再耿直一些,只要记住打死不认帐这一条,这次你就赢定了!”

    卧槽,这是什么道理?看着老程一本正经的样子,李慕云再次哑口无言。

    这是在指点自己?可是为什么呢?明明自己和这老灯一点关系都没有。

    而如果不是指点自己,这老灯又是什么意思?

    ……

    一直到入夜,李慕云的脑子里一直在纠结着老程的态度,似乎这老家伙今天的每一句话都有一番深意在里面。

    从开始的将门一脉,再到后来提点他就算是见到皇帝也要打死不认,这几点来看,老程似乎有意识的在结交自己这个小年轻。

    可是,以老程的地位来说,有这个必要么?自己不过就是在弄了几块马蹄铁和一点火药,算起来最多能算是一个馋臣,这样的一个人又怎么可能被老程这样的人物重视。

    李慕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无法处睡。

    这次来长安不得不说他的确是有些冲动了,可是被韩瑷坑了一把他又不能不报复,所以从本心上来说,他还是希望能够得到像老程之类这样的大唐核心人物的支持的。

    因为只有在他们的支持下,李慕云才有可能弄死韩强,甚至搬倒韩瑷。

    而如果没有他们的支持,估计那就只能动用非常规手断,断了那韩家的根。

    这些都是李慕云提前算计好的,所以这次来到长安他本是打算先去房玄龄那里看看,毕竟这老头儿的儿子在自己那边待了那么久,多少也算是有点善缘,就算不能拉他当帮手也可以听听这老头儿的意见。

    但李慕云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老程竟然会上动帮他,而且帮的义无反顾,这到底是为什么?

    ……

    带着这份疑惑,第二天李慕云带着三胖子来到了房玄龄的府上,敲开大门,自报家门之后被老房命人带到了书房。

    房家与程家明显是两种不同几格,没有吆五喝六的划拳声,也没有兵器交击的铿锵声,有的只是淡淡的檀香味道以及老房头儿那不紧不慢的询问:“逍遥候,此次进京可是为了那韩瑷而来?”

    “不瞒房相,下官正为此事而来。”李慕云点点头,并没有避讳什么。

    而那房玄龄则是不置可否,淡淡的哦了一声,然后问道:“那么逍遥候可以完胜的把握?”

    想到昨天老程所说的‘打死不认’,李慕云毫不犹豫的说道:“房相,古人有云:义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慕云没有什么万全之把握,但却知道大唐律法之下,容不得任何人放肆!”

    这一次,老房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捻须点头:“好!逍遥候若有此志,此事可成大半!”(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