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一二四章 背后的博弈(下)
    正所谓无巧不成书,李慕云也没有想过能在刚进长安城便遇到程处默这个故人,惊喜之余便吩咐那赶车的喽啰将车赶到路边,与那程家大公子攀谈起来。

    “我说姐夫,到了长安城咋不到家里坐坐呢?莫不是看不上俺老程?”程处默还是那副大咧咧的样子,不过此时他的身上却是全身的披挂,看上去显的威武不凡。

    “亏你还有脸叫我姐夫,还到家里坐坐,你啥时候告诉过我你家在哪?”李慕云对于程处默得了便宜还要卖乖的举动有些不齿,立时还以颜色。

    这长相十分着急的家伙别看大咧咧的,但实际上鬼心思多着呢,就算是李慕云这种自认机敏之辈遇到他也不得不倍加小心,否则一不小心被他套了去却是有些麻烦。

    “哎,姐夫,我听说你最近干了件大事?把韩家那小王八羔子给关起来了?”扯了一会儿闭篇儿,程处默突然鬼鬼祟祟的压低了声音问道。

    不过这货天生大嗓门,就算是压低了声音,那也是听着有些震耳朵,这让李慕云不得不怀疑老程家人是不是天生都耳朵有毛病,否则干啥说话要这么大声音。

    但是想归想,面对程处默的问题李慕云还是十分惊讶的,他怎么也没想到朔州城的消息竟然会传到长安。

    于是不由好奇的问道:“你听谁说的?”

    “长安城都传遍了,说是那小子去朔州找他四叔,然后顺路去看堂妹,不想与你起了一点冲突,被你抓进大牢好一顿毒打。”程处默似乎有些兴灾乐祸,很明显是对那韩强有着可烈的不满。

    但李慕云在听完程处默的话之后却皱起了眉头:“长安的消息就是这么传的?”

    “昂,可不就是么?不过俺老程是不信的,那小子是什么人长安城谁不知道?打瘸子,骂哑巴,抢男霸女无恶不作,亏他老子还是什么刑部尚书,也不知道这儿子是怎么教训的,要是我有这样的儿子,早就……”

    得,这话唠的老毛病又犯了,一打开话匣子就停不下来,李慕云最后不得不摆摆手让他停下,然后问道:“能不能找个地方把我的人安顿下来,然后咱再聊这件事。”

    程处默被李慕云打断了话头并没有什么不高兴,反而大咧咧的一摆手:“成啊,没问题,走,跟俺回家。俺家老头子可是说了,有机会一定要跟你好好喝上一顿,若是知道你来一定高兴的很。”

    就这样,李慕云一行跟着程处默和他的十来个手下,三十来人浩浩荡荡杀向程府,一路听这话唠介绍着长安风物,还有就是路过的某某坊住着某某国公之类,时间不大已经了地方。

    在程府门前下了马车,李慕云先是看到了两只硕大的石头狮子分列在正门的两侧,朱红红的大门上镶着铜钉,大门的正上方,挂着一副匾额,上面写着宿国公府四个大字。

    不过对此李慕云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后世的时候他曾经专门查过老程的底,知道老程在开始的时候的确是宿国公,卢国公是后来贞观十好几年以后才被李世民改封的。

    什么?你说为什么李慕云要查老程的底?其实这并不是什么难理解的事情,毕竟像老程这么有名的人物,只要是个人就会对他好奇,查一下也很正常。

    而就在李慕云打量着宿国公府正门的时候,耳边传来程处默的大嗓门:“走啊姐夫,快点进家。”

    “哦,好!”李慕云答应了一声,带着三胖子跟在程处默的身后从正门进了程府,而他带来的那些喽啰,呃……,现在应该叫衙役则跟着程处默的亲卫去了后院。

    毕竟他们来的时候都骑着马,那马可是不能从正门而入的,更不要说李慕云的马车还在外面,也需要从后宅进入府中。

    ……

    进了程府之后,因为老程已经去上班了,李慕云自然是没有机会见到,不过好在有程处默这个话唠陪着却也不寂寞。

    只见这货把李慕云带到了前厅,随便的找了一个位置大咧咧的一坐,然后便开口说道:“姐夫……”

    “停,我说处默,这姐夫咱可不能乱叫,我和婉晴两个还没有……”

    “啥有没有的,看你叫的那么亲热还不是早晚的事儿。”程处默鄙视的看了李慕云一眼,然后接着一脸好奇的问道:“你和那韩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给我说说呗?”

    李慕云对程处默的好奇心有些无可奈何,但想了想还是说道:“这事儿其实你还是不知道的好,毕竟这是我和那韩家之间的事情。”

    程处默见李慕云不说,顿时有些急了,瞪着起眼睛说道:“得得得,姐夫,你要是这么说便是看不起俺老程了,再怎么说咱们之间的关系也比那韩瑷老儿近一些吧,难道你还信不过俺老程?”

    “你真想知道?”李慕云眼珠一转,看了一眼程处默问道。

    “当然想知道。”

    “那成,今儿就是今儿了,这话出我之口处你之耳,莫要再让第三人知道。”李慕云想了想右拳在左手掌心砸了一下,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

    ……

    “啥?你,你说那韩强竟然伙同他妹妹把偷了你十多万石粮食?”

    “啊?那韩瑷老儿竟然如此不要脸?竟然派人刺杀你?”

    “卧槽,不是吧?你这次来长安是来抓人的?要在刑部尚书府把韩强那小子带走?牛、、逼,不愧是俺老程的姐夫。”

    程处默的确是一个好听众,在其一惊一乍的配合中,李慕云的故事讲的那叫一个尽兴。

    不过当李慕云把整个事情的经过都讲了一遍之后,颓然发出一声长叹:“不过那韩瑷到底是刑部尚书,我一个小小的县令要去他的府上拿人怕是困难重重,而且就算是把人抓到了,想要带回山阴县也是难下加难。”

    “这有何难,天子脚下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那韩瑷就是再厉害,难道还能大过大唐律法不成?”就在李慕云话音方落的同时,一个比程处默声音还要大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接着便是一个面色黝黑,眼若铜铃,鼻直口阔,一脸红色络腮胡的大汉走了进来。(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