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一二三章 背后的博弈(中)
    不得不说李慕云这一次的确是低估了大唐勋贵们的底限,前一世的时候,那些有身份的人如果不是想要鱼死网破很少会进行这样的刺杀,因为每一个圈子都有自己的规矩,你今可以为了钱去杀别人,那么别人就会为了钱来杀你。

    更何况大家都是场面上的人,因为一点钱就大动干戈很容易会被圈子里的人排斥,会成为一个异类,到时候别说做生意,只怕连说话都没人会听。

    李慕云正是估计错了形势,以为大唐勋贵也会像自己熟悉的那个时代的人一样,所以才会疏于防备,以至于受了重伤。

    不过好在他运气不错,苏婉晴来的及时,这才没有把小命交代在那些只会拎着一把破刀乱砍的家将手里。

    坐在去往长安的马车上,李慕云回忆着自己这几天的种种经历,规划着今后的行为标准和处事方式。

    “慕云,这次去长安你打算怎么做?”三胖子坐在李慕云的对面,打破了沉默。

    “还能怎么做?杀人偿命,欠债还钱!韩强在我们县犯了案子,自然要拿他回去问案。”呆呆出神中的李慕云回过神来,用一种无所谓的语气说道。

    “你一个小小的县令跑到人家刑部尚书府上去抓人家儿子,你觉得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三胖子以一种十分诡异的目光看着李慕云。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问出这个问题,不过随着距离长安越越近,他还是想要再确定一下。

    “我跟你说过,人我们一定可以带回去,就算是那才老鬼有什么报复性的举动,也只能等我们回去之后,这一点你完全不用担心。”李慕云无奈的看着胖子,叹了口气。

    如果不是因为身上的伤还没有好,李慕云宁可自己爬到长安,也不想带上这个啰嗦的家伙。

    果然,三胖子并没有停下来,继续向李慕云问道:“你怎么保证那老灯不会在长安城动手?在山阴县他都敢对你下手,更不要说到了长安。”

    “不知道,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李慕云实在不想再对胖子解释这一切,随口敷衍他一句之后,干脆闭上眼睛假寐起来,任那胖子再说什么也不理他。

    ……

    朔州距离长安一千七百余里,马车的速度就算是玩了命一天也就是两百里左右,所以从山阴县出来到长安,李慕云一行整整用了十二天时间。

    等他们到了长安,时间已经是上元节之后,错过了那著名的上元灯会,而且不但如此,他们赶到长安的时候还正好赶在晚上。

    看着那紧闭的城门,李慕云一脸的尴尬。

    不管是过去还是未来,限行这事儿似乎一直都是存在的,只不过从白天限号改成晚上禁止入城,虽然这样做是为了安全,但不可否认结果是一样的,他们这一行被关在外面进不去了。

    不过好在这个时候长安的天气已经开始转暧,与朔州那边相比晚上与其白天的温度差不多,索性李慕云他们便在城门口蹲了半宿。

    ……

    红日初升,城门口等着入城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随着一阵刺耳的门轴摩擦声,紧闭的城门缓缓打开。

    接着,李慕云便看到两排身着铠甲的军卒从城中大步走了出来,就跟后世的仪仗队差不多,分列到城门的两侧之后,在其长官的招呼下,等在城门两侧的百姓才开始动了起来。

    李慕云一行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随着人流进入了这座让他无数次幻想过的城市。

    ……

    后来有人问李慕云,第一次进长安是什么感觉。

    李慕云对此不置可否,只是淡淡的摇头。

    对于个拥有后世无数大都市记忆的人来说,大唐时代的长安其实并不大,能让李慕云看的只是一种情怀,而这种情怀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也就淡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特么不到长安真不知道自己官儿小。

    在山阴县李慕云完全就是土皇帝一样的存在,可是到了长安特么一个城门的守卫就有七品,市场管理所所长(东西两市的署令)竟然是六品官,而且人家这县令竟然是五品的。

    当然,这还是指实职,如果按散官来算……。

    好吧,事实上不管怎么算,李慕云发现自己这个从三品在长安都上不了台面。

    “呔,站住!”

    就在李慕云感概长安城官儿毛的时候,一个粗豪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仔细去听却发现那声音有些耳熟。

    还没等李慕云想清楚那声音的主人是谁,便听那人又说道:“你们是哪里来的,走错路了不知道么?”

    “大人,我们是朔州来的,不,不知这里的规矩……”赶车的喽啰直到此时才反应过来,连声解释。

    “这中间乃是御道,看在你们是外乡人的份上,本将就不追究你们的责任了,马上离开。”那粗豪的声音虽然不善,不过人却并不坏,听那喽啰说话的声音不是长安本地人,便也没有深究,摆摆手便让将马车驱离了路的中间。

    当然了,这里所说的马车走在御道上,也不过就是马车的一个轮子碾到了路中间的一段御道,并不是真的跑在上面,如果那样的话,估计那叫住李慕云一行的人也不会这么容易放他们离开。

    不过就在马车刚刚偏离主路的时候,掀开车窗帘子的三胖子突然惊讶的叫了一声:“程处默……”

    不想那拦路的家伙耳光倒也灵光,竟然听到了胖子的声音,立时看向马车:“谁啊?谁叫老子?”

    看到如此情况,李慕云自然不好再装傻,一掀马车的帘子从里面探出身子,抱拳道:“程小公爷!”

    程处默先是愣了一下,接着揉了揉眼睛,随后便兴奋的叫道:“哎呀我了个去的,姐夫!?”

    让一个人学好不容易,但学坏只需一小会儿。

    只在山寨上待了短短的一天时间的程处默,学了一口流利的脏话,看到李慕云的同时,条件反射的便吐了出来。(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