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一二零章 报复(下)
    “这么说韩使君是不相信我会秉公执法?”李慕云见那韩复似乎执意要参与到案子审理当中,而且还颇有要将主犯提走的意思,脸色不由阴沉了下来。

    “候爷重伤在床,而且又没有断案的经验,本使君这样做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韩复与李慕云对视着,寸步不让。

    “如果本候不放人呢?”这还是李慕云第一次自称本候,以往的他总是不想以势压人,现在看来不压不行了。

    “候爷,按说您是没有资格来审这件案子的,因为您本身就是当事人,试想一下,总没有原告审被告的道理吧?而且论实职,您只是县令,而本使却是刺使,说句不好听的,本官要提人您档不住。”韩复此时也是拼了,他是绝对不会把韩强交给李慕云来审的。

    苏婉晴在一边终于是听不下去了,贝齿轻咬对那韩复说道:“韩刺使,你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苏姑娘此言差矣,所谓举内不避亲,举外不避仇,本官虽然与主犯有些关系,但还请姑娘相信大唐律法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

    “你……”

    “婉晴!”李慕云摆手止住有些冲动的苏婉晴,淡淡说道:“我们要相信韩使君的操守,相信韩使君一定会给本候一个满意的答复,对吧?”

    “不错!”韩复点点头,但眼中却闪过一丝担忧。

    李慕云的冷静让他感到事情并不会那么简单,如果有可能的话,最好还是尽快把韩强带走才是正理。

    ……

    韩强最后还是被韩复提走了,就在韩复到来山阴县的当天。

    苏婉晴和三胖子等人都对此事一肚子腹诽,认为李慕云完全没有必要怕那个韩复,如果他把人扣住,坚决不给,大不了最后去长安打御前官司,相信到时候有苏烈这个大哥的帮衬,怎么也不会输,就算不能把韩瑷搞定,弄死韩强还是没问题的。

    可是现在倒好,人就这样给放了,这不是扯蛋么?再想抓他回来或者打御前官司只怕又要难上许多,那小子回家之后完全可以和他老子对上口供,再想弄死他难上加难。

    “你们想的多了,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不要忘了,我们手里还有另一个筹码。”李慕云对两人的态度根本不以为意,靠在榻上,拿着一本志怪趣赢平台边看边漫不经心的说着。

    “还有筹码?什么筹码?”三胖子郁闷的翻着白眼说道。

    “韩文英啊,你怎么把那个娘们儿给忘了?”

    “韩……,你是说孙亮的那个娘们儿?”

    “对!”李慕云把手里的书合上,看着三胖子说道:“明日升堂,审理韩文英窃取公粮十五万石一案,你去安排一下吧。”

    “好,我早就看那娘们儿不顺眼了,这次一定要好好整整她。”三胖子听到韩文英这个名字,立刻来了精神,跳起来就往外跑。

    只有苏婉晴有了那么一丝犹豫,抿了抿嘴唇说道:“慕云,这,这样好么?一个女流之辈,三木之下岂不是……”。

    “放心,咱不用三木,若是动了大刑岂不是显得没了本事?”李慕云撇了撇嘴,笑的有些诡异。

    ……

    翌日上午,被关了近一个月的韩文英第一次见到了阳光,蓬头垢面的她被狱卒押着来到衙门的大堂之上,见到了那个她一直有些看不起的逍遥候。

    李慕云的伤并没有有,人还是很虚弱,脸色也白的吓人,手中拿着一根牛皮索来回翻弄着,就好像小孩子在翻花绳。

    韩文英静静的看着他,嘴角慢慢露出一丝笑意,片刻之后才缓缓说道:“李慕云,没想到你竟然没死,真是苍天无眼!”

    “是啊,的确是苍天无眼。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不死,下一个死的就是你了。”李慕云的声音很轻,空旷的大堂上如果不认真听根本听不清楚。

    “呵呵,笑话,想让你姑奶奶我死?等下辈子吧!”韩文英除了没有大喊大叫之外,脾气与秉性跟当初一般无二,看的众人直皱眉头。

    不过李慕云似乎并不在乎她在说什么,手里依旧在摆弄着那根牛皮绳,也不知那东西怎么就那么好‘好’。

    直到良久之后,站在堂下的韩文英都等的有些不耐烦了,李慕云这才叫来三胖子,对他耳语了一会儿,随后便打发他下去。

    ……

    没有想像中的上夹棍,也没有想像中的打板子,更没有想像中的红烙铁。

    可是仅仅二十余个呼吸之后,韩文英依旧觉得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两根大拇指上,脚下只有两只脚尖能够触及地面,如果不想手指过于疼痛,那就只能用力的踮脚。

    可是脚指又能有多大的力气?怎么可能支撑起全身的重量?

    所以不到一刻钟之后,自以为硬气的女人就开始哀嚎,开始胡言乱语,先是骂人,骂了不到半刻钟便开始求饶。

    然后李慕云似乎并没有听到一般,依旧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直到小半个时辰之后,韩文英那娘们儿真的受不了了,大冬天汗水竟然浸湿了脚下的地面,这才让人把她放了下来。

    “说说吧,粮库里的粮是怎么回事?是不是韩强指使你偷的?”

    “是,是的!”韩文英哪里还有刚刚的硬气,脑袋点的飞快。

    “写下来!”

    一张纸被递到了她的面前。

    韩文英没有任何犹豫的接了过来,将韩强如何威胁自己,自己又是如何无奈才会帮他运走粮仓里的粮食写的清清楚楚,虽然事情本身完全不是这个样子。

    “韩强是如何策划行刺本官的?”等到韩文英写完了,李慕云又让人丢出一张纸。

    “这……”韩文英愣住了,心说我哪儿知道啊。

    可是当看到李慕云阴郁的目光,以及他手中的牛皮索之后,这娘们儿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提笔飞快的又写了起来,片刻之后一篇声情并茂的故事便跃然纸上,看的三胖子目瞪口呆,一次又一次向李慕云竖起大拇指。

    同样是屈打成招,李慕云却已经玩出了新花样,扣拇指的方式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就算是将来这娘们儿想反口都找不到合理的证据来证明自己是被屈打成招。

    而她写出来的东西,却可以成为把韩强送上刑场的一把利剑。

    希望与绝望之间,李慕云很想亲眼看看那个花花公子是如何死不瞑目的。(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