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一一九章 报复(中)
    时间一点一点的就这么过去,李慕云的身体也在慢慢恢复,因为此时还是冬天的原因,虽然他一直接心的伤口感染并没有出现,反倒是一日三次比吃饭还准时的喝药时间让李慕云产生了极大的恐惧。

    “慕云,来,再喝一口!”苏婉晴递上勺子。

    “不,不喝了,真的不喝了!”李慕云把头藏在背里,闷声闷气的咕哝。

    “就一口!”苏婉晴继续劝。

    “一口也不喝!”李慕云继续抵抗。

    “啪”“你喝不喝!”苏丫头急了。

    “喝,马上喝!”李慕云怂了。

    这样的节目每天都会准时上演三次,看的三胖子都有些无语了,也不知道这对狗男女怎么就那么不要脸,当着一只单身狗的面这样秀恩爱真的好么?!

    于是乎三胖子想到了一首以前从李慕云那里学来的歌,扯着嗓子就开始嚎了起来:“听……,狗哭的声音……”。

    “哐”一只汤勺被丢过来,伴随着李慕云的骂声:“滚,你大爷的!”

    ……

    山阴县闹出这么大动静,死了好几十人,县令重伤不举,不是,重伤不起瞒是瞒不住的,而且李慕云也没想瞒着谁。

    所以身在朔州的韩复几乎在事情发生的第三天就收到了消息,只不过那消息都是老百姓以讹传讹,并不准确。

    但就算这样,韩复的心中不禁暗暗埋怨韩彪不懂规矩,竟然连当街刺杀朝庭命官这种事情都敢做。

    可是当过了两天之后,韩复等不到韩强,也等不到韩家这次派到山阴县的任何一人这才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大对头。

    于是韩复再也坐不住了,借着下乡视查的理由,打道山阴县。

    ……

    刺杀事件发生的十天之后,韩复终于来到了山阴县城,远远的看着那残破的城墙,不知怎么心里就生出一股子烦躁的情绪。

    一路无话进了城,在衙门口守卫敌视的目光中,韩复带着人鱼贯而入。

    此时的山阴县衙门从上到下已经全都换成了山寨里的人,以前的那些衙役早就已经被苏婉晴那丫头打发回家去了。

    那些人在刺杀事情发生以后竟然袖手旁观,如果不是李慕云已经醒了,苏丫头几乎有将他们全都杀死的决心,现在全都被开革出去也是题中应有之意。

    ……

    小院当中,婷儿从外面急急跑了进来,正赶上从里面抱头鼠窜出来的三胖子,被吓了一跳的同时狠狠瞪了他一眼,随后越过他进了房间,略有些紧张的说道:“小姐,候爷,朔州刺使来了!”

    “什么?韩复他还敢来?”原本正柔情蜜意的与李慕云嬉闹的苏婉晴脸色瞬间一沉。

    李慕云伤成这样,全都是韩家的人搞的鬼,现在这韩复竟然还敢登门,这不分明就是猫哭耗子么。

    “小姐……”婷儿被苏婉晴的表现吓了一跳,有些不知所措。

    最后还是斜靠在榻上的李慕云开口,才算是解了围:“婷儿,去把韩使君请进来吧,就说我身体有恙,不能远迎。”

    “诺!”婷儿答应了一声,又看了苏婉晴一眼,见她没什么表示,这才转身出去了。

    “慕云,那韩复分明就是不安好心,你还见他干什么。”苏婉晴等婷儿走了,有些埋怨的对李慕云说道。

    “人家再怎么说也是上官,我一个小小的县令,人家能来看我那是给我面子,我还不得兜着?”李慕云的语气中带着不屑,但脸上却露出灿烂的笑容。

    “你是候爷,不是县令!”苏婉晴横了李慕云一眼,对他装犊子的行为有些不齿。

    不过,打情骂俏的时间也就到此为止了,外面已经有脚步声传了进来,时间不大韩复已经出现在门口:“朔州刺使韩复拜见逍遥候!”

    “进来吧!”李慕云有气无力的声音传来,听着就像要死了一般,这又不禁让韩复心里‘咯噔’一下,脚下加快速度三两步间进了屋子。

    房间中的光线有些昏暗,家具的摆设也十分简单,一桌一椅一书架,再就是一张不大的床榻,而床榻的边上则放着一个木墩。

    韩复没想到李慕云的房间里陈设会如此朴素,愣了片刻之后才看向榻上斜坐着的李慕云:“见过候爷。”

    “韩使君,请坐吧,寒舍简陋,让你见笑了。”李慕云有些虚弱的指了指身边的小墩子,与刚刚跟苏婉晴调侃时的那种精神状态相比,差了不止一个等级。

    “候爷,下官治下无方,以至于让您受了如此重的伤,下官……”

    “算了,几个凶徒而已,现在该杀的杀了,该抓的抓了,还是不要再提了。”李慕云摆摆手,示意韩复不必解释。

    而事实上,韩复也的确不用解释,谁都不是傻子,这种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就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解释清楚的,而且如果解释有用的话,还要王法有什么用。

    ……

    没用的闲篇扯了一会儿,韩复见李慕云一直不往正题上说,自己首先还是忍不住了,咳了一声,有些尴尬的问道:“候爷,那凶徒既然已经抓到了,不知您打算如何处置?”

    如何处置?当然是慢慢的杀掉最好!李慕云如此想着,但口中却说道:“这事情却是有些麻烦,那凶手似乎与大人和刑部尚书有些关系,这让我很为难啊,也不知道要不要审!”

    韩复听完李慕云的话,也知道正题来了,略一寻思便接过话茬说道:“候爷,按说此案既然与下官有牵连,下官本应避嫌才是,可您也知道,这事情必竟是发生在下官的辖区……”

    “那又怎么样?”李慕云的脸色微微一变。

    “候爷,事情发生在本官的辖区,本官自然有审案之责!”韩复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许多了,他很清楚自己那个侄子到底是个什么德性,如果让李慕云来审,三木之下怕不是连五岁尿床的事情都能交待出来。

    所以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他都要参与,哪怕是得罪了李慕云也无所谓。

    不过话说回来,现在这个情况还说什么得罪不得罪的,双方已经是死仇了好不好。(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