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一一七章 疗伤
    在山寨上的那段时间,韩强知道了苏婉晴的名字,也知了她的身份与来历。

    刚开始他被手人解救出来的时候还想着,等把李慕云和三胖子弄死了,自己就带人去那个关押他的山寨走一趟,将这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人占为己有。

    到时候自己就有了一个武将的舅兄,家族也在军方有了自己的力量,想来到时候父亲也会支持自己,最多自己将来对这女人好一点,陪她三个月好了。

    可是韩强没想到,他惦记着的女人竟然如此彪悍,而且这还不是那种虚张声势的彪悍,而是实打实的彪悍,这样的女人别说他一个韩强,就是再来十个八个估计也不够她一只手打的。

    想到这里已经快要吓尿裤子的韩强不由暗自庆幸,也不知道这货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命都要没了,竟然还有心思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

    有了苏婉晴从山寨上带下来的百余喽啰,那些活下来的韩家众人很快就被押到了一起,用绳子栓了押入城中牢里面。

    而直到此时,苏婉晴才有时间去看人事不醒的李慕云。

    刚刚为了不让韩强这个罪魁祸首逃走,苏婉晴强忍着心中的那份牵挂,现在人已经全都抓了回来,自然第一时间就回到了李慕云的身边。

    “怎么样?慕云醒了没有?”县衙后宅,苏婉晴一脸紧张的看着守在门口的‘小狐仙’。

    “还没醒,伤的太重了,血几乎都要流干了,而且肩膀上的那根铁条我们也不敢处理,请来的大夫也没见过这样的伤,吓的直哆嗦,根本就不敢动手治。”‘小狐仙’摇头说道。

    苏婉晴听‘小狐仙’这样一说,一颗心又揪了起来,推开紧闭的房门走进了房间。

    只见房间里面李慕云正侧身躺在榻上,脸色白的吓人,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都被换掉了,一条被扯的乱七八糟的被子搭在身上,六、七处深可见骨的伤口露在外面,那根穿透了肩胛骨的铁条就那么支棱在那里,看着异常吓人。

    “丫头,你回来了?那韩强抓到没有?”三胖子被包成了粽子,此时正强打精神守在李慕云的身边,见苏婉晴进来,立刻问道。

    “人抓到了,已经押进大牢里了,等慕云醒了之后让他处理。”苏婉晴简单的回答了三胖子的问题,来到李慕云的身边,贝齿轻咬陷入一场天人交战之中。

    李慕云的伤根本不容再拖下去了,若是再不救治只怕很难活过今晚。

    可若是救人又怎么救呢?苏婉情从来就没有见过如此重的伤,从打有记忆以来,她见过最重的就是箭伤,至于刀伤也尽限于伤到手和脚,像李慕云这样,满身都是刀口,人跟破麻袋一样的伤,别说见,听都没听过。

    但就算是这样,人还得救,总不能眼看着心上人就这么没了。

    ……

    想了半天,苏婉晴终于下定了决心,眼中露出一丝决然,回头对‘小狐仙’和婷儿吩咐道:“你们安排人生一堆火,然后再弄一只干净的烙铁。”

    显然,这丫头是想到了上次李慕云整治韩强的法子,既然韩强那个傻X都能在那种情况下救活,这办法应该是好使。

    可怜的丫头,她现在也是真没有办法了,三胖子那货根本就靠不住,而山阴县里又没有其他人可以依靠,陈木他们看上去应该有些经验,不过回山寨一来一回怎么也要半天时间,到时候只怕李慕云早就已经挂了。

    两个丫头出去安排人准备东西了,三胖子有些紧张的看了李慕云一眼,又看了看苏婉晴:“丫头,这,这铁条可咋整啊,总不能就这么插着吧?”

    “拔出来,你拔!”苏婉晴看着三胖子说道。

    “我,我不拔,我……,我下不了手。”三胖子把头摇的飞快,隐约间似乎连鼻屎都甩出来了。

    苏婉晴见三胖子胆小的样子,也知道这货靠不住,不由有些为难。

    要知道,这种伤最好的办法就是抽冷子直接把铁条抽出来,若是有一下没一下的慢慢抽只会让伤口更加恶话。

    而且不仅如此,若是拔的时候慢一些,还会使伤者更加痛苦,这对于本就奄奄一息的李慕云来说简直就和杀了他没什么区别。

    ……

    苏婉晴和三胖子又互相推诿了半天,最后三胖子急了,干脆躺下装死,任凭苏丫头如何叫他也不起来。

    无奈之下,苏婉晴只能亲自动手,不过话说回来,这种情况似乎也只有她动手最合适,其他任何人来了,估计都不会干这种事情。

    火已经生好了,烙铁也已经烧红了,万事俱备。

    苏婉晴鼓足了勇气,抓住了插在李慕云肩上的铁条,在看到三胖子等人已经按住李慕云之后,双眼一闭,猛的一用力。

    “嗤……”的一声,接着便是李慕云一的声闷哼,铁条在极短的一瞬被苏婉晴抽了出来。

    ……

    疼,真是太疼了,剧痛中李慕云恨不能自己已经死了。

    不过当他模糊的看到举着烙铁向自己走来的苏丫头时,头皮立刻就炸了,本就虚弱的他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奋力的大吼一声:“别特么用那东西,会死人的!”

    “啊?”苏婉晴原本就有些不知所措,亲自动手也是无可奈何,此时见李慕云醒了之后竟然没有再昏过去,立刻六神无主的问道:“那,那怎么办!”

    “刀,刀伤,用,用针缝起来。”刚刚的那一声大吼已经用完了李慕云全身的力气,简单的说了一下之后立刻又昏了过去,至于说苏婉晴那丫头到底有没有听到……一切听天由命吧。

    这一次真是伤的太重了,李慕去没有经过丝毫锻炼的身体根本支撑不住这样的伤,这就好比我们开车一样。

    你原本开的是跑车,一脚油门车速直接飙到两百八。

    而现在开的是微面,人虽然没换,但车就算你把脚踩到油箱里,也开不出两百。

    这个比喻或许不怎么恰当,但道理还是说的通的,大家领会精神就好,不必过于深究!(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