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一一五章 战兽
    一个顶级杀手的成长要经历什么样的磨难?李慕云从来没有对人说起过,甚至他都不想再回忆起来。

    但毫无疑问的是,韩彪成功的让李慕云再次记起了那些他不愿再想起的往事。

    但生性残忍的韩彪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一击得手之后脸上露出一抹狞笑:“小子,韩大人说了,你既然敢动韩家的人,那就要有死的准备,”

    “是么?”李慕云虽然左肩被铁条刺穿,血流如注,但在他的脸上却看不出任何痛苦之色,相反还有一丝笑容浮现在他的脸上。

    “你……”韩彪从未见过有人像李慕云这样,脸上的狞笑不由一僵。

    而就在这一瞬间,‘你’字后面的话还没出口,一把颜色黝黑的军刺已经自下而上穿过了他的下巴从他的头顶露了出来。

    大量的鲜血顺着三棱军刺上面三条血槽飙射而出,将韩彪所有的疑问全都堵在了喉咙里面。

    没人知道这把军刺是从哪里来的,在那些韩家的家将、仆役眼中,那神秘的武器好像自从一开始就在李慕云手中一样。

    “噗”,军刺被李慕云用力一抽,已经没了呼吸的韩彪软软的倒了下去。

    而直到此时,三胖子那边才发现了事情有些不对,发了疯一样冲上来。

    一世人,两兄弟,别看李慕云没事就吃饭、睡觉、打胖子,但三胖子和李慕云之间的感情并不比亲兄弟差多少。

    小的时候两人一起下河摸鱼,一起偷看李寡妇洗澡,一起挨饿,一起打架……,在原本李家村的人眼中,两人其实就跟一个人差不多,不管什么事,只有能逮到其中一个那么另一个一定有份儿。

    所以当三胖子看到李慕云受伤之后,立刻就像变了个人一样,狂吼一声也不管那被押出来的韩强和他的手下,疯了一样甩起一身肥肉就冲了上去。

    而那些押送粮食的人当中,只有一部分是来自韩家的,大部分人只是他们雇佣来的百姓,此时眼见已经出了人命哪里还敢多待,一声喊全都四散逃去。

    ……

    “别,别,别……”倒在地上把着手哀嚎的小厮眼看着韩彪倒下,再也顾不上手疼,面对转过身的李慕云,连连摆手。

    不过这注定是徒劳的,已经被激起凶性的李慕云哪里还会给他活路,看都没看他一眼,狠狠一脚便跺了下去。

    “咔嚓”一声,那小厮立刻没了声音,双手抓着自己的喉咙,一张脸变的通红,但却一丝空气都无法吸到肺中,显然是喉结被李慕云那一脚有跺碎了。

    “李,李慕云,你,你不要挣扎了,得罪了尚书大人,只,只有死路一条。”转眼间死了两个人,余下的韩家众人也都有些肝颤,看着流血不止,但却没有一丝表情的李慕云,色厉内荏的威胁道。

    “是么?那就来吧!”肩膀上传来的剧痛刺激着李慕云的神经,让他脸上的肌肉不自然的抽动着。

    好久没有受过伤了,几乎忘了当初在那恶梦般的杀斗场中是如何活下来的,看来安逸的生活果然会让人堕落呢。

    李慕云如此想着,脚下却没有停,一步步向着对面的两个刚刚从粮袋下面抽出武器的韩家家将。

    “你,你别过来。”两个家将什么时候见过如此不要拿人物,见他一步步走上来,脸都快要吓青了。

    不过也就是这个时候,李慕云突然又动了,右手中的军刺猛的被他丢了出去,‘噗’的一声插进两中的右边一个的喉咙,而他才是在左边一人愣神的那一瞬间,飞速上前两步一记撩阴腿踢了出去,鸡飞蛋打之后狠狠一拳砸碎了左边那人的喉结。

    “呼呼……”

    再次放倒两人之后,李慕云蹲在地上剧烈的喘息起来。

    这身体还是太弱了,完全不能适应这样激烈的战斗方式。

    到了大唐之后,本以为不会再有什么当杀手的机会,便也没有再刻意的锻炼这具身体,现在看来,当初实在不应该,这大唐远比前一世要危险的多,至少前一世很少有这种当街杀人的情况出现。

    想到这里,李慕云不由自主苦笑了一下,如果这一次能够活下去,看来看的要好好锻炼一下了,三胖子的建议自己真的应该好好考虑。

    不过,还是应付眼下的情况吧,四周那些韩家的家将已经围了上来,看来死了四个人对他们来说并不算什么,那就再弄死他们几个好了。

    ……

    在距离李慕云不远的地方,三胖子挥舞着一条不知从哪里找来的扁担,带着十几个跟着他们从山上下来的喽啰正与韩家的人打成一团。

    还有一些韩家的家将越过他们跑向那被三胖子丢在一边的韩强。

    这一切都发生在极短的时间里,短到让人根本来不及思考。

    ……

    围上来的韩家家将越来越多,抱着趁你病要你命的想法,这些人都想着在三胖子赶到之前将李慕云杀死,而只要杀死了李慕云,那一切就结束了,他们就可以趁机撤走。

    “上,杀了他!”不知是哪一个突然发了一声喊,眨眼前已经有三人再次冲了上来,举着手里的刀向李慕云砍了下来。

    而李慕云也在同一时间动了,就像一只豹子一般,窜了出去。

    手里的军刺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向其中一人的胁下捅了过去,自那人下面第二根胁骨的缝隙以四十五度角斜插而上,直取其心脏要害。

    双方错身而过,李慕云的背上与左臂多了两条血槽,而对方也再次倒下了一人。

    “杀……”再次受伤之后,李慕云对能不能活下去已经不报任何希望,反身便向身后两个正在发呆的家伙扑了上去,三棱军刺再次出手。

    ……

    又是两人倒了下去,李慕云的身上也又多了一条血槽,不过这一次却没有多少血流出来,可见再厉害的杀手也有把血流干的一天。

    而就在李慕云眯着眼睛,看着其他围上来的韩家众人时,三胖子的声音越空而来:“慕云,别怕,老子来了!”

    你大爷大,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胖子难道就不知道先跑?或者用那个韩强的命来威胁一下这些人么?!难道这货脑洞又开了?(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