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一一四章 血光之灾
    而就在李慕云威胁那小厮的同时,朔州刺使府。

    “韩彪,没想到这次大哥竟然派了你出来。”韩复看着眼前的汉子,眼中闪过一丝犹豫。

    “四爷,那李慕云到底是何等人物?您能否跟某说说?”

    韩复对面是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生的是膀大腰圆,一脸的横肉,倒三角的眼睛中散发着阴毒的光,被他看着就好像被一条毒蛇盯上一般。

    “这李慕云其实只是一个乡下人,只不过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某位大人物,结果一步登天,我能说的只有这么多,希望对你有些用处。”韩复被那汉子盯着也觉得有些不舒服,但这事儿总是他的家事,和他的侄子、侄女有关系,他只能应付着说道。

    “大人物?什么样的大人物?”那叫做韩彪的汉子不解的问道。

    “那人的身份我不能告诉你,你只要知道那人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就行了。”韩复想到了来自陈土的警告,最终没有说出李渊的身份。

    “也罢,那我便不问了。”韩彪见韩复不说,撇嘴笑了笑起身告辞道:“四爷,那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了,回头等接了少爷回来,还要麻烦您给照看一下。”

    “嗯。你去吧,小心些!”韩复点点头,看着那韩彪离开。

    ……

    韩彪,本来是一个混迹于市井的混混,后来因为一些机缘吧,被韩瑷收在了手下。

    此人做事心狠手黑,再加上心性残忍,使得他在韩瑷手下这些圈子里并不怎么受待见。

    而这家伙却对却此毫不在乎,平日里也不与那些人接触,只是忙着自己的事情,直到有一次喝了酒以后,听到两家将在说他的一些往事。

    本来这种事情说来算不上什么,必竟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总是免不了会被人评价一翻。

    但这韩彪却不是这样想,可能是借着酒劲,也可能是本来就心情不好,当他听到那两个家伙在谈论自己的时候想都没想就冲了上去,二对一的情况下竟硬生生将两人放倒。

    而且这还不算,打倒两人之后,这家伙竟然还不罢休,又在院子里找了一块石头将两人的手脚全部砸的稀烂,最后还把两人拖到后院的粪池边上丢了进去,用粪水将两人生生灌死。

    只此一次,韩彪就在韩瑷的手下出了名,其名声不在于多么能打,而在于性格的残忍。

    ……

    书归正转,七日之后,长长的运粮队伍来到了山阴县城外,曾经与李慕云有过一面之缘的小厮带着两个人进了县城,在县衙之中找到了他。

    “候爷,您要的东西我们已经送来了,您看……要不要清点一下?”

    “清点?我看你们是来要人的吧?”李慕云撇撇嘴,站起身来到那小厮的身边:“走吧,如果那些粮食没有问题,你就可以带着你家少爷回家了。”

    “谢过候爷!”小厮倒也会说话,笑着应了一声跟在李慕云的身后便向外走去。

    一路无话出了城,看着那望不到尽头的粮队,着实让李慕云大大的震撼了一下,只见两人一辆大车分成两列就那么排在官道之上,每一辆车上都堆满了硕大的粮食包,不说里面东西的真假,单就气势来说就大的吓人。

    “候爷,您验一下?”那小厮陪在李慕云身边,点头哈腰的问道。

    “唔!”李慕云点点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粮食堆在一起,如果说不兴奋那是假的,于是打发了三胖子去大牢带那韩强出来的同时,在那小厮的陪同向迈步向粮车走了过去。

    你还别说,那韩瑷还真是个守信用的,一辆辆粮车检查过去竟然没有一辆里面掺假。

    就这样,李慕云顺着车队中间夹出来的路向后走着,一面走一面拍打着粮包,丝毫没有注意到陪在他身边的那个小厮脸色慢慢起了变化,一丝阴毒的表情慢慢浮现。

    或许这个时候大家会说,这李慕云傻了吧?亲自检查那些粮包?

    其实说来不然,粮食这东西自古以来就是老百姓生活的必须品,有了粮食几乎就有了一切,二十万石粮食,算一算那就是两千五百万斤,一万两千多吨。

    放在大唐这个生产力低下的时代,有了这些粮食,那就等于是有了保命的本钱,这怎么能让某人不开心到忘乎所以。

    ……

    片刻之后,不远处的城门口响起一声唿哨,按照提前的约定,李慕云知道那是三胖子已经将人带过来的信号。

    可是,就在他回头的那一个瞬间,异变忽生。

    只见原本走在他身边的那个小厮突然脸上露出狰狞之色,一个虎扑上来将他从身后紧紧抱住,而就在此时,站在一边粮车旁的汉子抬手间已经抽出一根细长的铁条,对着李慕云的心口就扎了下去。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让人根本来不及反应,等到李慕云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已经对那铁条避无可避。

    距离太近了,近到你就算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无能为力的地步。

    他想要躲,可是身后那小厮已经玩了命的将他抱在了怀里,摆明了就是打算同归于尽。

    而他身边的那个汉子……,不说别的,单就其脸上的横肉就表明这人绝不是善茬。

    李慕云很佩服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有心思想这些东西,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应该得益于前一世的杀手经历,让他可以在如此混乱的情况下还能保证清醒的判断。

    脑子里虽然在想着一些有的没的,但他的手却并不慢,就在那小厮抱住他的那一个瞬间,他的手已经条件反射一样抬了起来,死死扳住那小厮的一根手指,狠狠的向外掰了出去。

    这一下完全是求生的本能,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留不留手。,

    只听“嘎巴”一声脆响,接着便是身后那小厮凄厉的惨叫。

    十指连心啊,平时我们的手指杵到什么东西都会疼上半天,更何况被人生生掰断。

    所以那小厮在发出惨叫的同时,抱着李慕云的胳膊了同时松开了。

    而李慕云也利用这短暂的片刻,将两只胳膊挡在了身前,打算赌一把那满脸横肉的汉子到底有多大的力气。

    当然,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那铁条已经近在咫尺,就算他的身体再灵活,也根本无法躲开那致命的一击。

    而就在他刚刚把胳膊抬起来,耳中便听到‘噗’的一声轻响,接着左面肩胛骨便是一阵冰冷,接着剧痛传来,让他忍不住发出声类似于野兽有嘶吼!(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