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一零八章 老子不识字
    陈木带着郁闷的心情走了,被一个比自己小的家伙教训一顿虽然有些不是滋味,但不可否认他的主意的确不错。

    ……

    契丹人来的速度比李慕云想的要快,就在陈木派出去的人刚刚离开一天之后,迭刺木已经再次来到了寨子里,只不过此时的他已经整整瘦了一圈。

    不过这汉子虽然憔悴但却不失礼数,抱着喽啰递上来的酒,先是谢了一圈,然后才说道:“候爷,契丹迭刺一部今后就要在您的治下了,一切麻烦您了。”

    “到了我这里,你们就安心的住下,今年冬天先缓缓劲儿,有什么话等到开春再说。”李慕云也不想把契丹人逼的太紧,而且先来的这批人都是些老弱妇孺,也根本没办法安排他们做什么。

    “谢过候爷!”迭刺木对李慕云行了一个契丹的礼节,然后又张了张嘴,似乎有什么话想说,但又不知如何开口。

    “有什么话你就说吧,既然到了这里,我们就是一家人。”李慕云坐在聚义厅的首位上,挥手间着实有些挥斥方遒的味道。

    “候爷,您要的黑石我们带过来了不少,不知道能不能现在就交换?”迭刺木的脸上露出一丝苦涩,可是族人走到这里着实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如果再没有吃的果腹,只怕真的会死人。

    李慕云也没想到契丹人竟然已经窘迫到了如此程度,闻言之后先是一愣接着便大度的说道:“没问题,你的人现在在什么地方?交换东西的事情可以先放到一边,让大家吃饱肚子再谈也成。”

    “那,那真是太感谢了!我的人就在距离山寨五里之外的地方,我马上就去通知他们过来。”

    “行,你去吧,等你再回来的时候,一定会有热好的饭食。”

    迭刺木带着一份激动的心情走了,光背的战马被他骑的飞快。

    他怎么也没想到李慕云竟然会这么大方,以前那些与他们作生意的商人哪一个不是斤斤计较,可是却遇到了一个不计较的,这让他不禁生出士为知已者死的念头。

    当然了,这也是肚子饿给逼的,五千多饿的几乎要吃土的族人已经快要把迭刺木逼疯了,这次如果要不来粮食,或者说李慕云改变交易的方式,他还真就没有什么好办法。

    ……

    是夜,五千契丹老弱赶到了山脚下,李慕云果真没有食言,真的带着手下在山脚下支起大锅,熬了足足够六、七千人吃的米粥。

    看着一个个族人吃的香甜,迭刺木铁打的汉子,眼中竟然流出泪水。

    李慕云见迭刺木的情绪似乎有些过于激动,便在他边上拍了他一把,然后调侃道:“迭刺木,到了这里就等于到家了,可别学娘们儿掉猫尿,否则休怪老子看不起你。”

    迭刺木也知道李慕云这是在宽慰自己,当下抽了抽鼻子,狠狠在眼睛上抹了一把,大声说道:“候爷,您对迭刺部的这份恩情迭刺木记下了,今后有什么事全凭您一句话,水里火里迭刺木绝不皱一下眉头。”

    “屁话,我让你去水里火里干啥,炭烧啊!”李慕云翻了个白眼,然后接着说道:“山阴县地广人稀,足够安置你们这些人,不过有一点需要注意,那就是你的人不能全都住在一起,其中的门道我不说相信你也知道,这是朝庭的规矩,就算是我候爵也不能违背。”

    “迭刺木明白,我不会给候爷添麻烦的,来之前我已经计划好了,打算把这五千人分成十组,一组五百人,也就是不足一百户,具体他们要在什么地方安家您看着安排就行。”

    迭刺木当然明白这其中的规矩,事实上在他们原来的地方,也就是传说中的松漠都护府也是这样的居住方式,到了这里只不过就是等于搬了个家,该是什么人住在一起还是什么人住在一起。

    不过李慕云却并不知道这一点,见迭刺木答应的痛快便笑着说道:“那行,这件事就这么定下了,回头给你的人发了户籍,他们便等于是山阴县的人了。”

    “嘿嘿……”迭刺木笑的十分开心。

    他是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容易,在他看来唐人都是狡猾的,和他们交往都是贪图他们的东西,想占他们的便宜,这次李慕云一反常态的表现让他十分意外的同时,却也彻底的放了心。

    但事情真的那么容易么?答案当然是否定的,黑石换粮食虽然十分容易,但能换来的粮食毕竟不会有很多。

    所以那些契丹人如果想要活下去还是要为李慕云打工,而眼下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去矿山采矿,还是按照原来的兑换比例来换取粮食。

    当然,一些好的皮草也是可以用来换粮食的,按照其完整的程度能换得的粮食也不同,如果能拿出那天迭刺木那种高端货的,李慕云给的粮食足够他们吃到死。

    可问题是那种皮草并不多,整个部落也就三条那种狐皮,其中一条此时正在苏婉晴的脖子上围着,另一条在朔州刺使韩复手里,最后一条留在了迭刺部老族长手中。

    ……

    房遗直一直在为自己的工作迷惑,他并不知道一个记帐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门道。

    收来的黑石要记一个本子,给出去的粮食要记一个本子,而且每一份记录都要签字。

    如果不是新学的那种数字十分便于计算和记录,单单记帐的工作就足以让他疯掉。

    而且最可气的是,那个李慕云竟然白天让他记帐不说,晚上还要让他重新抄一遍。

    有些气不过的房遗直堵住李慕云:“为什么要抄这东西,为什么是我来抄?”

    “整个山阴县除了我身边的丫头和房间里的老头,再就没有识字的人了,你不抄谁抄。”李慕云看着房遗直,振振有词的说道。

    “你,你明明就识字。”房遗直被气的眼圈都红了。

    这该死的家伙,明明识字的,现在竟睁睛说瞎话,非说自己不识字,这不是欺负人么。(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