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一零四章 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一路想着一些有的没的,在距离朔州城大概还有三十余里的地方,一支庞大的车队出现在众人眼前。

    “驾……”眼看着胜利在望,李慕云两脚在马腹上用力一磕,战马猛的一个加速,直接追了上去。而一直跟在他身边的苏婉晴则显的比李慕云轻松许多,略一抖马缰,黑色的战马便追到了他的身后。

    紧接着,一群来自‘金銮殿’的喽啰们纷纷提速,越过运粮车队伍的尾巴,向前面冲了过去。

    韩强,长安城有数的花花公子之一,这次从堂妹的来信中看到了‘商机’带了一些家将便来到了朔州,又通过韩复招了一些民夫,带着这些人又到了山阴县。

    其中如何运粮的过程不用细表,却说这眼看着朔州城在望,韩强的心里几乎要乐开了花。

    十余万石的粮食,运到长安换成钱足足好几千贯,这对他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足够他挥霍上数年时间,想到在一群纨绔中大把大把散钱的畅快,想到那些往日混在一起的纨绔们羡慕的眼神,韩强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挑了起来。

    而就在他沾沾自喜,做着白日梦的时候,凌乱的马蹄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一个身材修长,带着一脸阴郁之气的青年从后面追上来拦住了他的去路。

    而在那青年的身边还有一个娇艳如花的美丽女子,但与普通女子不同的是,此女一身亮银甲,手提一杆长枪,座下是通体黝黑的战马,看着别有一番巾帼不让须眉的英爽之气。

    “好一个小娘子,敢问姑娘尊姓大名,可许了人家?”看清了苏婉晴的长相之后,那韩强登时把李慕云给忽略了,露出一副猪哥相对苏丫头问道。

    苏婉晴与李慕云对视一眼,轻蔑的撇了撇嘴,根本没有理他,反而是那身材修长的男子冷声问道:“你是韩强?”

    “正是,你……”条件反射下回答了那男子的问题后,韩强心中顿时有种被人打扰了雅兴的不快,可是不等他把后面的话说完,耳中便传来那男人的声音:“是你便留下吧!”

    紧接着便看那男人右手似乎抖了那么一下,接着便是寒光一闪,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已经有一阵剧痛从肩膀传来,痛的他一声惨叫便从马上掉了下来。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让人根本来不及反应,那十余个跟着韩强从家里出来的家将早在他向苏婉晴问名字的时候便已经意识到不好,可是他们没想到李慕云竟然下手如此之快,根本不给他们反应的时间便已经甩出一把飞刀将他们需要保护的人打落马下。

    而就在此时,后面的一群喽啰们也赶了上来,二话不说便将他们团团围住。

    那十余个家将见到如此情况,一个个也有些心中发毛,除去其中两个跳下马察看韩强的伤势之外,其余人等都死死的盯着李慕云,生怕他再次暴起伤人,其中一个像是头领的家伙栗声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袭击我们!”

    “老子就是这些粮食的主人,至于为什么袭击你们,要怪就怪他嘴巴不干净吧!”

    李慕云淡淡的说着,就好像刚刚只是赶走了一只苍蝇。

    不过在他身边的苏婉晴却不这么看,对于李慕云二话不说直接动手的作法,小姑娘觉得很开心,因为至少他并没有让那个逗、、逼一样的纨绔调戏自己。

    而对面的那些家将却更加迷惑了,粮食是他们从山阴县的仓库里拉出来的,怎么会突然冒出来一个主人?

    想到这里,那首领样的家伙嘴角抽了抽,心中已经有了一丝猜测,对着李慕云拱了拱手说道:“这位好汉,刚刚是我们家少爷不会说话,冒犯了您的女伴,不过他现在已经受到警告了,阁下能否高抬贵手?我们是……”

    “老子知道你们是谁,也知道你们是哪里来的,所以如果你们不想让他死,最好按我说的做,把这些粮食都给老子送回去!“

    啥?知道我们是谁?知道我们是谁还敢下这么重的手?看着倒在地上已经痛晕过去的韩强,又看看两个焦急无助的同伴,那家将的头领似乎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最后,还是几人商量了一下,认为对方应该是只为了那些粮食,应该不会害命,否则大可将他们这十几个人斩尽杀绝。

    有了这样的判断之后,那家将的首领终于点了点头,让那些民夫调头重回山阴县。

    ……

    三日之后,朔州刺使府,韩复接到了一封没有署名的信。

    里面的内容显的很是诡异,竟然是横着写的,而且读法也是从左向右读。

    不过这些都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信的内容,吓了韩复一跳,看了开头几个字就让他猛的跳了起来。

    只见那纸上写的是:字谕刺使韩复,尔等欺人太甚,窃某粮食十五万石,而今贼首已被某生擒,若一月之内不见二十万石粮食,休怪某下手无情!

    落款是:知名不具!

    是啊,的确是知名不具,整个朔州能拿出十余万石粮食的眼下只有一人,一个韩复十分不想招惹的人,可就是这个人偏偏送来了这样一封信。

    而且更要命的是,韩强前段时间的确来过,从他这里借了民夫无数,说是要去边境作生意运些货回来。

    这两相一对照,韩复就算是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大致也猜到了一些。

    可是就算是明白又能如何,李慕云既然写了这样一封信来那就代表着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而且不说有大背景的李慕云,韩复认为就算是自己如果有人从自己手里弄走了十多万石粮食,估计自己也得发飙。

    没办法,这件事情已经超过了韩复的能力范围,不管是二十万石粮食还是去要人,都不是他能做到的,还是给远在长安的大哥韩瑷写信吧,到底事情如何解决还要看那位颖川县公的意思。

    想到这里,韩复长叹一声,拿起了桌上的笔!(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