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一零三章 反击(下)
    山阴县大牢,一如其它所有牢房,脏、乱、差是这里的代名词,几捆已经发霉的稻草似乎不知道在里面放了多少年,散发着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

    韩文英虽然没有享受过什么大富大贵,但也没受过这份洋罪,被丢进大牢之后就发了疯一样拍打着牢门,疯狂的叫骂着。

    最后见真的没人理她,便又开始威胁起开守大牢的狱典:“牢头儿,我知道你是谁,最后快点把我放了,否则我大伯、四叔知道了这里的事情,一定会杀了你全家。

    下四里安静的可怕,没有任何一点回音,就好像这个世界除了韩文英就再也没有其他人存在了一样。

    不过这娘们儿却没有放弃,一直继续威胁着狱典,最后甚至还要刨了人家的祖坟。

    可是这娘们儿并不知道的是,狱典现在也很为难。

    毕竟说起来县官儿不如县管,那刑部尚书和朔州刺使离这里不知有多远,就算是收到消息再赶过来怕也是需要几天的功夫。

    可是李慕却不一样,人家现在可是正八经的县令,如果狱典敢放了这娘们儿,估计不用第二天早上,自己就得代替这娘们儿住进这大牢里面。

    而且这事儿也讲求一个冤有头、债有主,下令把韩文英关起来的是李慕云,又不是狱典,回头就算是那刑部尚书想要报复也是报复李慕云,和他这个狱典完全是八杆子打不着。

    所以尽管韩文英在里面叫的欢实,但那狱典却好像没有听到一般,根本理都不理她。

    不过就在狱典打算重新睡一觉的时候,孙亮的身影出现在牢房的外面,轻轻敲了敲牢门“老佟啊,在不?”

    刚刚躺下的老佟听出了来人是谁,立刻又爬了起来,披上衣服打开大牢外面的大门。

    说起来他这狱典也挺悲催,住的地方就在大牢里面,每天守着那些犯人,除了没有被锁住手脚之外,与那些犯人也没啥大区别,只是活动的区域能广一些罢了。

    “嘎吱吱……”大门在一阵令人牙酸的声音中被打开,老佟脸上带着虚假的笑说道:“县丞大人,您怎么来了?这是来看夫人?”

    “哦,怕她在里面住不惯,给她拿些被子什么的过来,如果你方便的话就替我给她送过去。”孙亮很清楚自己县里的大牢是个什么德性,怕老婆的他思想前后觉得还是应该过来看看,所以便带着被褥来了这里。

    不过当顺着打开的牢门,听到韩文英在里面的叫骂声后,孙亮又有些后悔了,所以才决定把被子什么的交给狱典。

    不过那狱典老佟也不傻,自然不会干这种事情,当下错开身子让出一路进入大牢的路:“县丞大人,要不还是您进去看看夫人吧,小的,小的实在是不敢。”

    “那……,那好吧!”孙亮也知道自己这个县丞估计是当不了多久了,便也没和那狱典多说什么,见他不送便亲自走了进去。

    ……

    大牢里面,已经被松开绑绳的韩文英正站在一个单独隔间的牢门口,胳膊伸的老长,有一声没一声的继续骂着,见到孙亮带着被子过来,立刻来了精神:“姓孙的,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你老婆被人给关起来了,你就知道进来送个被子!你为什么不杀了他!为什么不杀了他!”

    孙亮没有说话,就那么冷着脸站在外面,等到狱典打开那牢门之后走了进去,还不等自己那败家娘们儿继续骂,抬手便是一个嘴巴招呼了上去,只听得“啪”的一声脆响,整间牢房都安静了。

    但只过了片刻,那娘们儿尖细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孙亮,你敢打我,我……”

    “啪”又是一声。

    “姓孙的……”

    “啪……”

    如此反复几次之后,韩文韩不吱声了,捂着脸看着孙亮的眼眼里带着一丝畏惧。

    “能好好说话了?”孙亮冷冰冰的声音响了起来。

    韩文英点了点头,这是孙亮第一次打她,也是她有记忆以来第一次被人打。

    “你知不知道你给家里惹了多大的麻烦?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不光是害的我前途尽毁,甚至还会连累到你大伯,你四叔?你只知道你堂兄给了你五百贯钱,可是你知不知道,那些粮足足可以卖出四千贯?”

    “你觉得你这样你大伯就会记得你的好,可是你知不知道你大伯很可能根本就不知道这些事情!”

    “你觉得你大伯是公爵,公爵很了不起是吧?可你知不知道,那李慕云背后的人是……是皇上!皇上!”

    数年的压抑在一瞬间暴发,不过好在孙亮还有那么一丝理智,没有把李渊的事情说出来,因为他不确定自家这娘们儿如果知道了李渊在朔州能干出什么事情。

    韩文英被孙亮打了几巴掌之后却实老实了许多,听完他的话之后吱唔了半晌,见他没有再动手的打算,这才开口说道:“如果那李慕云的背后是皇上,他又怎么可能只是……”。

    “只是什么?只是县令?你见过没有后台的人,只用四个铁片就能换一个候爵么?你那么厉害,你怎么不拿四个铁片什么也不说送给皇上!你可以试试看看皇上会不会赐你个欺君之罪!”孙亮真是被气坏了。

    眼下这个情况已经不可挽回,什么前途,什么未来,全都特么是扯蛋,如果流放岭南对他来说很可能都是法外开恩的事情。

    而且这种事情一个不好还会牵连到那个远在长安,连面都没见过几次的所谓大伯。

    好了,这下好了,这败家娘们儿终于惹了不该惹的人,也终于把这个家给折腾垮了,她的目的终于达到了。

    ……

    翌日中午,通往朔州的官道上,近百骑兵疾驰而过,钉了马蹄铁的硕大马蹄将官道上的积雪踏成雪泥。

    路面上的车辙印已经变的清晰异常,显然他们要追的目标就在前面不远了。

    李慕云双眼死死盯着前面,屁股下面被马鞍磨的生疼生疼的。

    不过没有办法,丢了的东西必须追回来,否则那数千契丹人到了他的地头,发现没有粮食,饿疯了的他们一定会搞的封地大乱,到时候可就不是杀几个人能摆平的事儿了。(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