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八十五章 程处默发现的宝贝
    “程处默,你围着我的马看什么呢。”就在程处默拍着脑袋琢磨黑马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的时候,苏婉晴的声音传了过来。

    “苏家姐姐,你这马好像有些不对啊。”挠着脑袋的程处默皱着眉头说道。

    “马就是马,哪里有什么不对。”苏婉晴嘴角带起一抹得意的笑容,也不等程处默再说什么,一个翻身便骑到了马背上。

    她的马当然不对,只不过不对的地方并不是马本身,而是在马身上的装备上。

    程处默在苏婉晴上马的那一瞬间也露出恍然的表情,指着她的脚下说道:“苏家姐姐,你脚下踩的那个是什么东西?”

    “这叫马蹬,没见过吧?”苏婉晴得意的笑着,可能是因为程处默刚刚对李慕云那一声姐夫的关系吧,这丫头怎么看他怎么顺眼。

    这世人都经常说: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而苏婉晴面对的就是这样的情况,尽管她现在已经已经改了初衷,对那个有深度,有内涵,有前途,有长像的四有新人李慕云有了那么一缕牵挂,可是那个木头就是没有感觉,依旧是对她不远不近的保持着距离,多次接触下来更像是她的大哥,而不是传说中的未婚夫婿。

    所以,刚刚在聚义厅的时候,程处默叫了那的声姐夫,苏婉晴尽管有些害羞,但却没有否认,在她看来这两个字正好可以点醒那个木头,让他不要总是以大哥的身份自居。

    不过话说回来,程处默这家却此时却并不关心苏婉晴在想些什么。

    这货只是一脸羡慕的看着那一对传说中的马蹬,想到刚刚苏婉晴如行云流水般上马的动作,又想到自己一窜一窜跟大马猴一样的上马动作,不由谄媚的一笑:“姐,亲姐,您那马蹬能送我一对不?”

    苏婉晴在家中一直是最小的一个,总是想着如果有个弟弟或者妹妹会有多好,现在程处默这一声姐叫下来,立刻让她再次乐的眉开眼笑,翻从马上下来:“没问题,跟我来。”

    “那个,姐夫不会不高兴吧?”程处默见苏婉晴答应的痛快,有些担心的问道。

    毕竟这寨子是李慕云的,而且人家现在也不是白丁,候爵的身份虽然不怎么显赫但说起来也足够唬人的。

    还有更重要的是,大老程需要的酒可还在李慕云手里呢,若是惹他不高兴,可就得不偿失了。

    但让他十分意外的是,苏婉晴满不在乎的摇了摇头:“没关系,这东西寨子里有多,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物件。”接着随手一指:“你看,那些马身上不都挂着呢。”

    事实证明,苏婉晴并没有说谎,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不远处两匹栓在一边的马身上果然也都挂着马蹬。

    见到如此情况之后,程处默的担心也渐渐消失,而与此同时又让他发现了其它的问题,眼睛开始不断向苏婉晴牵着的马看去,最后目光落在了马的蹄子上面:“姐,你这马,走路的声音怎么那么怪呢?”

    “因为它是穿了鞋子的,所以走起路来自然和你的马不一样。”说到不一样,苏婉晴再次露得得意的笑容,就好像一下子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一样。

    不过程处默却没有注意到这些,只好纳闷的问道:“马还能穿鞋子?在哪儿呢?”

    “一会儿到了铁匠那里再给你看吧。”看着一头雾水的程处默,苏婉晴说道。

    ……

    片刻之后,苏婉晴带着程处默来到了钟铁匠的打铁铺子,叫了一声钟叔之后,便指着墙上挂着的一推铁片铁环说道:“那些铁环就是马蹬,你随意调一副合适的吧,那些铁片就是马掌,也就是马的鞋子,你也拿下四片来,一会儿让钟叔帮你弄上,我还有事,先走了。”

    “哎,好!”程处默此时哪里还管苏婉晴去干什么,努力将自己装成一个傻子,成功骗过了苏婉晴的他,一边答应着一边进了铁匠铺,开始挑自己的装备。

    ……

    数日之后,长安城,程府。

    “爹,爹,俺爹呢?”纵马疾驰数日归来的程处默顶着满头大汗,扯住一个家将问道。

    “老爷在后院演武场……”那家将话还没有说完,眼前已经没了程处默的影子,只余下耳畔一阵清脆的马蹄声。

    ……

    程府后院,演武场,老程正在与一个黄脸的汉子聊着什么。

    而就在此时,程处默这货风风火火的便冲了过来,十分兴奋的对老程喊道:“爹,爹,俺回来了,还带回来两件宝贝!”

    “呱噪什么,没见你二大爷在呢?”

    “呃……”程处默被老头给骂了,顿时不敢多言,向着那黄脸汉子躬身施礼,同时说道:“小侄见过秦二伯。”

    黄脸汉子摆了摆手,让那程处默不用多礼,然后问道:“你这小子风风火火的,到底得了什么宝贝,拿出来看看。”

    说到宝贝程处默立刻兴奋起来,双眼放光的说道:“马蹬和马掌,我这次去了朔州,从我姐夫那里寻来的好东西。”

    “啪”程处默话音刚落就被抽了一个大脖溜子,然后就听程咬金说道:“放屁,你在朔州那来的姐夫?马蹬和马掌又是个甚!说清楚!”

    程处默皮糙肉厚倒也耐打,被老程的大巴掌抽一下也只是缩了缩脖子,不过为了不再次被打只能讪笑着说道:“爹,您忘了?苏烈的妹妹就在朔州山阴县李慕云那里么?这次我过去发现这俩人眉来眼去的,明显那就是有问题,所以我……”

    “会说人话不!”老程怒了。

    “姐夫就是苏烈妹妹的意中人李慕云,马蹬就是孩儿这马身上的两个环,马掌就是马蹄子上的四个铁片子。”

    “早这么说话不就结了么!”老程翻了个白眼,然而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三两步来到程处默牵来的马前,抓一只腿,咔的那么向后一折。

    接着一阵“嘿嘿”的怪笑声从老程的口中发出,然后便见他对那黄脸汉子招了招手:“二哥过来看看,可觉得此物有些眼熟!”

    眼熟?黄脸汉子走到老程身边,对着那马蹄子看了半天,眉头微皱,似乎也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那马蹄子上的东西。

    这时便听程咬金说道:“两仪殿,陛下书房……”。

    ‘啪’的一声,那姓秦的二哥双掌一击,恍然说到“你是说那四个铁片?!”(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