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七十七章 归来
    李慕云目送迭刺木这头肥羊在官道上越去越远,心里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把手里的纯白狐皮往马车里面一丢,对三胖子说道:“走吧!”

    “你不是总说有便宜不占王八蛋?这么好的一头肥羊你就给放了?若是被人拐跑了到时候你哭都找不到地方。“三胖子费力的爬上车辕,似乎有些不满李慕云对那几个契丹人的处理方式。

    毫无疑问,三胖子将那个契丹迭刺部的少族长当成了人傻钱多的凯子,毕竟这个世界上,用一条上等狐皮当成问路谢礼的人并不多。

    “你不懂,韩复是框框里的人,这件事情你完全不用担心他会断了我们的财路。”马车里传出李慕云幽幽的声音,听上去有些飘忽,似乎他正在走神一般。

    ……

    一路无话,李慕云一行回了山寨。

    路过李家村的时候发现这里已经变的非常热闹,尽管已经入冬,尽管天还在下着雪,但却挡不住那那些人建设家园的热情。

    露着屁股的小娃娃在泥泞的雪地里撒着欢的奔跑,小屁屁尽管被冻的通红,鼻涕也拖的老长,但却并不能影响他们的玩耍,嬉闹。

    妇人们聚集在一起,用简单的工具清理着由男人们运回来的原木,将上面多余的树枝全都砍掉,然后再抬到一边统一存放。

    而男人的工作则简单的多,他们只是负责砍伐树木,然后再运回村子。

    看似很累,但因为李家村后山就有很多的高大的树木,而且距离村子很近,所以这些汉子们其实工作算是最轻松的。

    “看,少寨主回来了。”马车进了村子,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

    接着人群沸腾了起来,大姑娘小媳妇呼拉一下围了上来,接着李慕云便听到无数的感激之声,而车子也随之停了下来。

    走不了了,面对数百人的包围,三胖子就算是有刘翔的本事,也很难带着马车越过人群。

    李慕云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受欢迎。

    当初他从孙主薄那里要来户籍文书的时候只是想把山里这些逃民都打发出去,否则这么多人天天聚在山寨里吃大户,非把他骨头都啃了不可。

    可是没想到,明明是无心插柳的举动,却歪打正着的使他在那些逃民心中有了巨大的声望与地位。

    听着那四个被挤的不知所踪的喽啰发出的一声声惊叫,看着三胖子哇哇大叫着被那些妇人拖出人群丢在一边,李慕云也被吓了一跳,眼下这种情况让杀手出身的他很不适应,不知道是应该出去呢?还是继续躲在车里。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人群外响了起来:“都围在这里干什么?没有事情做了是不是!过几天还有大雪,你们想把自己冻死么!”

    感谢玉皇大帝,感谢王母娘娘,感谢太上老君……,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之后,李慕云几乎感动的哭出来。

    果然,片刻之后,外面的声音渐渐静了下来,心惊胆战的李慕云悄悄将马车的帘子掀开一个小缝向外望去,结果又被外面的景象吓了一跳。

    只见到空无一人的马车前,苏婉晴一身戎装,手提凤嘴梨花枪,跨下万里追风烟云兽,正威风凛凛,煞气腾腾的看着自己的马车。

    万里追风烟云兽,相传在春秋时期伯乐所著《马经》上排名第十五位,通体黑色,头顶正中心一片白毛,脚下四蹄亦有一圈白毛,奔跑起来快如闪电,有日行千里夜行八百之能,而且因为四蹄高速移动留下的残影,使得看上去就好像是有云在下面托着这马在跑一般,故而此马得名万里追风烟云兽。

    当然,这些都是李渊那个老头儿说的,李慕云并不相信。古人就是这样,听风就是雨,看那马的奇怪便胡乱起个名子,事后发现其实就是吹牛、、逼的。

    而就在李慕云被苏婉晴的打扮吓了一跳时,那小丫头已经翻身从马上跳了下来,手中凤头凤嘴梨花枪往地上一戳,‘哐’的一声没进一尺有余,看的他又是一阵肝儿颤。

    而苏婉晴见李慕云一直在车里躲着,不由撇了撇嘴,娇声说道:“李慕云,你到底在搞什么鬼,想在车里躲到什么时候?”

    竟然这小丫头鄙视了,李慕云无奈的发现了这样一个事实,不过好在他瞥见了丢在一边的那条白色的狐皮,灵机一动随手抓起来,掀开车帘从里面钻出来,口中说道:“你这丫头休要不识好人心,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礼物回来。”

    “礼物?你带能带什么……”苏婉晴话未说完,便看到了李慕云手中拿着的纯白色狐皮,整个人猛的一顿,接着便是一真不明含意的惊呼:“哇哇哇……,雪,雪狐皮,你,你竟然搞到了这东西!好漂亮!“

    漂亮么?李慕云对此并没有什么感觉,左右不过就是一条皮子而已,除了完整之外再也没有什么特别出奇的地方,但是不论如何,只要引开那丫头的注意力就好。

    想到这里,李慕云将手里的狐皮往冲到自己面前的苏婉晴手里一塞:“送给你!”

    “谢谢!谢谢!慕云,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苏婉晴此时眼中只有那白色的狐皮,听到送给自己之后,更是笑的眉如弯月,接过来之后便拿在手里跟上来的萧柒醉和婷儿讨论了起来,把个李慕云彻底丢在一边。

    白狐,在现代人看来这这只是一种得了白化病的变种,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可是在古人的眼中,白狐却有非同寻常的意义,所以拥有一张白狐皮的意义自然也变的非同寻常。

    ……

    三个丫头的讨论整整持续了小半个时辰,等到她们讨论完了,天几乎也要黑了,而直到此时,苏婉晴才想起来,边上还有礼物的主人被自己冷落在一边。

    于是小丫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将狐皮让婷儿收起来,转身来到靠在马车车辕上的李慕云身边,俏脸微微发红的问道:“慕云,你不是说去朔州府要不了几天么?怎么这么长时间才回来?”(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