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七十六章 送上门的肥羊?(二合一章节)
    按照大唐当时的物价,种子什么的先不算,就说牛吧,一头健牛四千两百文,横刀最普通的,一把八十文,战马就不用说了,突厥敦马一匹九千四。

    粗略一算,韩复当时答应下来的东西的价值至少五百贯往上,这让他如何能不晕。

    要知道,朔州府每年的税收加在一起也不一定能超过五百贯这个数字,现在他这一顿小酒喝下去,朔州的一年赋税可就没了。

    看来这李慕云还真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啊,只不过这山和水都是他韩复而已

    想到这里,马上就要晕过去的韩复又重新坐了起来:“不行,这不行,那李慕云呢?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走,走了啊!”本以为韩复要晕倒的‘三子’被他吓了一跳,结结巴巴的说道:

    “走了?快,快派人去追!”听说李慕云走了,韩复连忙说道。

    却不想那衙役却摇了摇头:“大人,您都睡了一天一夜了,只怕就是派了人出去也追不回来了。”

    什么?一天一夜?韩复愣了一下:“你是说我在官署睡了一天一夜?”

    “是啊大人,属下们看您醉的不成样子,便没有送您回去。”‘三子’回答道。

    看着这个热心的心腹手下,韩复不知道是应该哭还是笑。

    难道他就不知道……,算了,不想了,还是想想一会儿回去怎么向家里的母老虎解释昨天一晚去了什么地方吧。

    ……

    通往山阴县的官道上,李慕云坐在马车里打着瞌睡,车外寒风肆虐,阵阵冷风透过车帘吹进车里,让他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

    府城之行总的说来还算是成功,敲来了不少种子和耕牛之外,带搞了一些武器和战马,虽然不知道那韩复会不会全部给自己送来,可这至少是一个好的开始。

    毕竟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嘛,守着朔州刺使这颗大树,李慕云又怎么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哎,幕云,你睡了没?”半梦半醒之间,三胖子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梆梆”李慕云用脚踢了几下车厢,算是给了三胖子答复。

    该死的天气说变就变,完全没有一点预兆,原本早上起来出发的时候还好好的,结果上路没多长时间便开始下雪,大北风那是嗖嗖的刮,没有任何准备的李慕云一行六,呃,七人瞬间就被冻懵了。

    “你说那姓韩的会不会把东西给咱们送过去?你这一次可是敲的够狠,我估计弄不好他会赖账。”三胖子的声音模模糊糊的传进车厢里面,显然也被冻的够呛,但可能是因为太过兴奋,这货尽管被冻的够呛,但却依旧有性致与李慕云扯蛋。

    “梆”这次李慕云踢了车厢一脚,算是给三胖子做了答复。

    “话虽然这样说,可没看到东西我这心里还是不落底,你说万一他不给咱,咱咋办?你就一个空筒子候爵,吹不破他,拉不长他!”

    “梆梆”

    “你就那么肯定?我是说万一呢!”

    “梆”

    “好吧,那算你狠!”

    这是一种外人很难理解的交流方式,五个喽啰目光诡异的看着三胖子,都在奇怪他是怎么从一声、两声没有任何区别的敲击中听出李慕云说什么的。

    不过三胖子却乐此不疲,靠着这样的交流方式,硬是聊了近乎一个时辰。

    而就在三胖子聊的正嗨时,一个喽啰突然从前面折了回来,有些不大确定的说道:“三寨主,前面好像有些不大对头啊,你瞅瞅。”

    “有什么不对头?”三胖子坐在马车上,向远处望了望却没有发现什么。

    而那喽啰却指着前面更远的地方说道:“是那边!”

    “哪儿啊?!”三胖子坐以车辕上看了半天依旧没有发现什么。

    “那边,您看那黑的,是不是烟?”喽啰见三胖子一直看不到,也有些急了,从马上跳也来指着前面影影绰绰似乎是一片树林的地方说道。

    “有烟怎么了?你还怕有妖怪出来吃了你咋地?”三胖子有些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对喽啰的过份紧张有些嗤之以鼻。

    “不是,三寨主,这荒郊野外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怎么可能有人在野外生火?您就不觉得奇怪么?”

    “那有什么,也许是往来的商人走累了。”三胖子不以为意的说道。

    “行了胖子,他说的对,那边好像真的有问题,准备一下,我们过去看看。”一直没有说话的李慕云难得的开口了,一句话确定了接下来的行止。

    “为啥?”三胖子没有得到李慕云的支持有些郁闷,有些郁闷的问道。

    “还是那句话,这里太过荒僻了,你说的行商休息根本不可能,他们绝不会不顾自己的安全在这种地方休息。”李承乾拍了拍胖子的肩膀,想了想又嘱咐他道:“打起精神来,对方很可能不是什么好路数。”

    听到李慕云如此郑重,三胖子也不由紧张了起来:“那不如我们绕道……”

    “绕个屁,这里只有一条路,若是绕道只能翻山,你觉得咱们这些马能翻过去?”李慕云对三胖子也是无语了。

    这货典型就是欺软怕硬,知道前面很可能有来历不明的人,立刻就怂了,早知道他这样真不如不带他出来。

    一路继续前行,三胖子很快就不说话了,嘴巴闭的紧紧的,一看便是紧张到了极点。

    而那五个喽啰则是把手放在身后的横刀上面,颇有随时准备拼命的意思。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他们已经可以看到数匹高头大马被栓在一个不大的树林外面,不过奇怪的是这些马全都没有马鞍,只是用一条类似于麻布的东西垫在上面。

    看到如此情况,所有人都份外紧张,因为能够如此骑马的除了那些如同野人一样的契丹人外,根本不会有其他人。

    而就在这时候,林子里人影闪动间窜出十来个身着兽皮的汉子,大冷的天儿,身上只有一件兽皮的他们显得十分野蛮,如果不是有李慕云按着三胖子,这货几乎吓的从车辕上掉下去。

    不过,说来也奇怪,那些汉子从林中出来之后并没有如同三胖子料想的那样扑上来打劫他们,反正是郑重其事的远远拱手打了一个不伦不类的招呼,用生硬的大唐官话说道:“契丹迭刺部,迭刺木!”

    显然,这是那家伙在自报家门。

    马车上,三胖子有些紧张的回头看了一眼李慕云:“咋,咋整?”

    “跟我来。”李慕云拍拍三胖子的肩膀。

    正瞌睡就有人送枕头,前段时间他还在说要去契丹一趟,没想到自己这边还没成行,契丹人反倒先来了。

    ……

    跳下马车,带着三胖子,李慕云来到几个光膀子穿皮袄的契丹人跟前,同样抱了抱拳,随后说道:“大唐,李慕云。”

    “大唐,李家德!”三胖子学着李慕云的样子,同样抱了抱拳。

    这还是李慕云第一次知道三胖子的名字,不由好奇的看了他一眼,心说你丫咋不叫喜家德呢,这名字听着多喜庆啊。

    不过还没等李慕云多想,那对面的契丹人又开口了:“李,李慕云,你能带我们去见朔州刺使么?”

    听了对方的问题之后,李慕云心中暗暗警惕,同时问道:“你认识我?”

    他与韩复相识的事情,只发生在这一两天,如果不是极熟之人或者这段时候一直跟着他的人根本不可能知道。

    然而,令李慕云更惊加惊讶的是,对方竟然摇了摇头:“我不认识你,只是希望你能带我们去见朔州刺使,我们不会亏待你的。”言罢从身后一个汉子身上的背囊里扯出一条没有一丝杂色的狐皮:“只要见到刺使,这狐皮便是你的。”

    什么情况这是?李慕云与三胖子对视一眼,心说不会有人天然呆到这种程度吧?路上随便找个人就认为能带他们见到一州之地的最高长官?这不是扯蛋呢么!

    不过这个世界上扯蛋的事情就是这么多,那个叫迭刺木的汉子见两人不说话,不由有些急了,将手里的纯白狐皮往李慕云手里一塞:“如果你带我们去见刺使,礼物可以先给你。”

    卧槽,这回可真是遇着凯子了,李慕云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几乎已经笑开了花。

    这么呆萌的凯子如果放跑了,可真是对不起天地良心了。

    想到这里,李慕云咳了一声,看着那汉子用一种十分真诚的语气说道:“这位契丹兄弟,在没有完成你的委托之前,我还不能收你的礼物。”

    “这……”那汉子似乎没想到李慕云会拒绝他,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回答。

    不过好在李慕云并没有给他多想的机会,把狐皮推回他的手中之后继续说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能不能告诉我你们要找刺使大人做什么?”

    “这当然可以。”那汉子点了点头,随后便说了他来大唐的目的。

    原来这汉子的真实身份是契丹八部之一迭刺部的少族长,来大唐的主要目的便是求援。

    其原因是今年的冬天似乎比往年早了些,大雪比往年早了近一个月多月,别看朔州这边才刚刚迎来第一场雪,实际上契丹部已经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经大雪封门了。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迭刺部就没有来得及完成过冬的准备,眼看着再这样继续下去族人必将熬不过整个冬天,迭刺木便有了到大唐来求援的想法。

    在他看来契丹已经全部归附了大唐,作为大唐子民向大唐求援应该可以得到帮助。

    可是他却没有想过,其实地主家也没有那和多的余粮,更不要说如此要支援别人。

    要知道,如果大唐想要支援契丹,那就必须不远千里的把草料和粮食运过去,而这运输同样需要消耗一部分粮草,这一来一去大唐需要付出的代价可就大了去了,远没有让这些异族自生自灭来的爽利。

    李慕云正是看透了这一点,所以对迭刺木去见韩复根本没报任何希望,甚至不要说他,就是那个接任了松漠都督的大贺窟哥来了,也不一定能从韩复这里要到任何一颗粮食。

    不过虽然李慕云想通了这些,但却并没有告诉迭刺木,他只是低头想了想,然后说道:“迭刺少族长,我可以让我的人带你去朔州城,也可以为你引荐刺使韩复……”。

    “真,真的?谢谢,太谢谢了!”迭刺木不等李慕云把话说完,便连声感谢,同时又把手里的皮往他的手里塞,推搡间看的三胖子心疼不已。

    最后,李慕云还是没有拗过那迭刺木,‘不得不’将那白色狐皮收了起来。

    不过李慕云却也不想白占那迭刺木的便宜,收了狐皮之后再次说道:“迭刺木,此去朔州在我看来希望不大,但你执意要去,我也不好拦你。”

    不想那呆萌的迭刺木竟苦涩的笑了笑:“李慕云,我能看出来,你是好人,也相信你的判断。但事关迭刺部族人的生死存亡,便是只有一丝希望,我也要走上一趟,不求其他,只图心安罢了!”

    李慕云的前一世是个杀手,什么是非观,善恶观在他的眼中与常人是不一样的。

    契丹一族对于大唐来说或许并不重要,或许有很多人并不在乎他们的死活。

    但对于李慕云来说,仅凭那迭刺木的一句话,便在心底认可了这个人,原本敷衍的想法多少有了一些改变,认真的看了他一会儿正色问道:“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么?”

    “问吧。”迭刺木说道。

    “你为什么那么肯定我能让你见到朔州刺使?”

    “因为你的马车,因为你的护卫,一般百姓出行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排场,所以在看到你们的时候,我就觉得你至少有八成把握能认识刺使,就算是不认识,看在那狐皮的份上也会找到其他人为我引鉴。”

    原来是这样啊,李慕云苦笑着摇了摇头,亏自己刚刚还认为这货是个天然呆,现在看来这货不但不呆,反而有着别样的聪明。

    想到这里,李慕云叹了口气,看着迭刺木说道:“你去朔州吧,如果韩复不答应你的要求,你可以回来山阴县找我,我的人会带你找到我的。”(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