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七十三章 牢头,把门儿给老子锁上
    捕头或许是不知道,钱波涛或许是清楚,但是韩复又如何能够不清楚李慕云是什么人。

    山阴县以前的那个主薄亲自送来的书信他不是没看过,四个没用的铁片在皇帝那里换来了一个开国县候的爵位,若说这李慕云不是关系户,谁信?

    再联系一下李渊就在山阴县的事实,若说李慕云和李渊没关系,谁信?

    现在好了,躲都躲不及的最牛关户系竟然被手底下的蠢货弄到自己大牢里来了,你说这不是扯王八犊子么!

    世人都说请神容易送神难,如果被抓进大牢的真是那个李慕云,韩复觉得自己这刺使怕是要当到头了。

    想到这里,韩复真的恨不能一脚踹死眼前这两个贱人,特么大半夜的干点儿什么不好,平日里大白天都去逛青楼,怎么偏生昨天晚上就特么积极。

    可是想归想,事情总要解决,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韩复深吸一口气对那捕头说道:“刘国威,你现在就去牢里把那个叫李慕云的人请来,记住,要有礼貌!”

    “诺!”捕头硬着头皮答应着,转身退了出去,心中已经决定一会儿非要给那个敢傲天的家伙一点颜色看看。

    ……

    一刻钟过后,刘国威哭丧着脸回来了,见到韩复之后也不等他问便说道:“大人,那,那李慕云不肯出来,说……”

    “说什么。”韩复淡淡的问道。

    此时的他早就已经有了思想准备,就算是李慕云让他爬过去都也超出他的预料。

    “他说,他不出来,就,就打算在大牢里住了。”捕头吞吞吐吐的说道。

    刺使大人的态度让他很担心,这样平淡的处理方式显然是不对的,如果现在刺使疾言厉色的骂他一顿或许他还能放心一些,但这样的冷处理显然是有更糟糕的结局在等着他。

    而就在这时,却听韩复说道:“钱长史,去叫上府中所有当值的官员,跟本使走一趟大牢吧,若是不能让那位小爷满意,只怕我们朔州的官场就要来场大地震了。”

    “诺!属下这就去。”钱波涛看都没看自己的小舅子一眼,起身便走。

    眼下已经到了自身难保的时候,他根本没有心思管这个不长脑子的混蛋。

    ……

    半个时辰之后,整个朔州府有品级的官员全部都集中到了大牢的门口,就好像迎接什么大人物一样,吓的牢头腿肚子直转筋,脸色煞白!

    “把牢门打开!”韩复阴沉着脸命令道。

    “诺!”牢头动作飞快,三下五除了打开了大牢,顺便把大门全都给推开。

    韩复等人鱼贯而入。

    进了大牢里面,一行人立刻被大牢里那刺鼻的气味呛了一个跟头,不过看到韩复面无表情的样子,一些想要掩鼻的家伙也都自觉的放下了手。

    兜兜转转之下,片刻之后,在牢头的引领下,韩复带着人来到了李慕云的牢房之外,第一次见到了这位传说关系户。

    只见牢房之内,一个年龄在十八、九岁的俊秀青年斜躺在凌乱的干草上面,两腿叠在一起慢慢的摇着,双眼微眯,嘴里哼着谁也听不懂的调子。

    最要命的是,丫套在手指上不断摇着的那个金色袋子——金鱼袋!

    同样的袋子韩复也有一个,不是他的是银色的,也就是传说中的银鱼袋。

    按照大唐律,三品以上金鱼袋,三品以下五品上银鱼袋。

    也就是说里面歪歪扭扭躺着的那位小祖宗至少也是个从三品,与传说中的逍遥候正好对应。

    看到此处,韩复心中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狠狠对跟在身后的牢头一摆手,示意他过去把牢门打开,同时上前两步,隔着胳膊粗的木质栏杆赔着小心说道:“那,那个,候爷?”

    还成,里面那位小祖宗虽然看上去显的很牛、、逼,但对于韩复的问题多少还有那么一丝反应。

    只见他手指上摇来摇去的金鱼袋一顿,微眯的双眼略略张开,口谁也听不懂的调子变成了不阴不阳的声音:“你谁啊?”

    “下官朔州刺使韩复,迎接来迟,还望恕罪。”韩复的腰又弯了一点。

    “哦,行了,我知道了,你走吧。”

    啥?这,这算什么?什么叫‘知道了,你走吧’,韩复苦着脸纠结了一会儿再次开口说道:“候爷,手下人不认识您,加上又有人恶意举报,所以才有了这次的误会,您,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

    “少来这套,知道有人恶意举报来还抓来老子,还说什么大人不记小人过,合着这事儿老子还不能追究了是吧?老子就合该被你们耍是吧?看来这果然是官字两张口啊,老子堂堂从三品的开国县候在你的朔州府都得装孙子,可见你这朔州府的百姓到底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里面。”

    刁民,绝对的刁民!如果不是这货自上挂着三品以上官员才有的金鱼袋,绝对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刁民。

    韩复心里想着,口中却赔着小心说道:“候爷,下官真不是这个意思!下官……,下官一定会从快从重的处罚捕头刘国威,而且一定会将诬告之人严惩!可是候爷,您,您看咱是不是出来再说?”

    “出去?老子才不出去!”李慕云一个翻身从地上坐起来,看着刚刚把牢门打开的牢头怒声喝道:“牢头,谁让你开门的,赶紧给老子锁上!锁上!听到没有!”

    牢头也没想到竟然会遇到这样的奇葩,拿着锁门的链子有些不知所措,里面那位可是连刺使大人都不敢得罪的候爷,自己到底要不要听他的呢。

    而就在这时,大牢里面的李慕云又说话了:“牢头,我警告你,如果你听我的,最多他就是把你开除,不过老子可给介绍个更好的工作给你;但如果你听他的,等老子出去,别怪老子活剥了你的皮!”

    听到李慕云如此狠话,牢头儿也有点吃不住劲儿,看看刺使韩复,又看了看李慕云,嘴皮子一个劲的哆嗦,显然是被吓坏了。(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