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李爵爷
    李慕云用实际行动再一次刷新了在陈木等人心中的形象,让所有人都对他的节操不再报有任何的希望。

    苏婉晴在看到那只巨熊被喽啰们拉回来之后,百般检查却没有在其身上发现任何伤口,不由纳闷的问起同行之人,结果得到的尽是些语焉不详的答案。

    这让苏姑娘很是恼怒,不由找到了还在沾沾自喜跟陈木吹牛、、逼的李慕云:“喂,那黑熊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是怎么杀掉它的?为什么它身上一点伤都没有?”

    没伤么?很重的好不好!李慕云心中嘀咕。

    但这种事情他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跟苏婉晴这丫头说。

    所以只能吱吱唔唔的说道:“那个,不就是设了个陷井,然后把它引进云,然后就抓住了么。”

    “这不可能,就算是你能抓住它,你又是怎么把它弄死的。”苏婉晴继续追问。

    “我怎么知道它怎么就死了,也许是看我长的帅吧。”

    “李·慕·云!”

    “你威胁我也没用,反正我是不知道他怎么死的,当时就陈木在那儿,我肚子疼去解手了。”李慕云摊了摊手。

    他虽然没什么节操,但也不知道怎么跟一个黄花大闺女解释自己把一只熊的蛋蛋夹住,然后让其活活疼死这种事,所以便把这件事情推到了陈木身上。

    而陈木呢,本来这家伙正站在一边准备看好戏,可万万没想到李慕云会把事情推到他的身上,面对苏婉晴转过来的目光,顿时就傻了,心里把李慕云他的大爷问候了不知多少便。

    不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就在陈木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寨子前面传来一阵喧闹的罗鼓声,听上隐隐有一阵恭喜的声音传来。

    ……

    带着一份疑惑,一行人来到前寨,定睛看去却发现是山阴县的孙主薄换了一身崭新的官服带着十多个衙役喜笑颜开的站在聚义厅门口,正在和苏榛扯蛋。

    “孙主薄,你怎么来了?看你这样子可是有什么喜事儿?”远远的,李慕云招呼道。

    “哎呦,李爵爷,下官给您道喜了!恭喜,恭喜呀!”那孙主薄一见李慕云,立刻将苏榛抛到一边,屁颠屁颠的迎了上来。

    李慕云被孙主薄突如其来的恭喜吓了一跳,皱眉不解的问道:“等等,你刚刚跟我叫啥?”

    “爵爷啊,您献上去那四个铁片被陛下大加赞赏,加封您为山阴县候,封号逍遥!就连下官也跟着您沾了光,升了一级,现在已经是县丞了!”

    “噗……”听完孙主薄,不孙县丞的吹捧之后,李慕云瞬间凌乱了,急吼吼的问道:“你,你把那四个马掌给献上去了?”

    “啊?啥,啥马掌?”新官上任的孙县丞一脸萌比。

    “就是那个四破铁片子!”

    “昂,献了啊,你不是说让我献给皇上的么?”

    “不是,你,你知道那是干啥用的不?”

    “不知道啊。”

    “我……”李慕云恨不能一巴掌抽死眼前这个不知所谓的家伙。

    你说你连那东西是干啥的都不知道,你就敢献给皇上,这,这特么不是找死么!

    而且重要是,你丫找死别连累老子啊,这要是万一李二那个帝国主义头子感觉到自己被耍了,那特么还不得连夜派人……。

    不,不对,情绪有些激动的李慕云突然间似乎想到了什么,扯过以前的孙主薄问道:“你刚刚说啥?皇上封赏我了?”

    “对啊,开国县候,封号逍遥,从三品衔,封地山阴县全境,食邑千户!那个,下官以后就在您的治下了,还请爵爷多多照顾!”孙亮虽然被李慕云薅着脖领子,不过却没有一丝不高兴,尽管脸憋的通红,但依旧笑的很开心,看上去显的特二、、逼。

    我照顾你大爷!丫的差点被你害死了!李慕云抖手将这个坑爹家伙丢到一边,长长出了一口气,心里一点都没有被赏赐之后的快感,只有一头的冷汗。

    不过话说回来,这李二果然不愧是历史上鼎鼎有名的几位帝国主义头子之一,这想像力还真是非同一般,竟然只看看到铁片立刻就能想到其用途,单就这一点来说,人家这皇帝就不是白当的。

    试想如果自己不是在前一世见过马掌这东西,现在给自己四个铁片,只怕自己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东西可以用来钉马掌,最多也就是拿来垫桌腿!

    并不知道老李渊真实身份,也不知道长安皇宫里发生过什么的李慕云抹着额头上的冷汗,如是想着。

    ……

    而此时的长安太极宫,李世民书房中。

    “陛下,您桌上那个四破铁片到底是干啥的?这手艺也太差了吧,垫桌腿都嫌它不稳当,打造这东西的匠人就应该拉出去砍头。”程咬金伸着脖子,探头探脑的看着李世民桌上四角的铁片。

    “程老匹夫,你懂个屁,陛下说了,那东西叫镇物,乃是镇压天下气运的东西,别看长的丑,但做用大,就如俺一般,别看长的黑,但是能力强啊!”尉迟敬德,也就是尉迟恭本就与程金不对付,自然不会放过鄙视老程抬高自己的机会。

    “你可拉倒吧,你有个屁的能力,黑白二夫人那次不是打的你哭爹喊娘,亏你个老货还有脸这吹能力强。”

    “我那是不跟她们一般见识,否则就凭她们两个妇道人家,如何能在俺的手下走过三个回合。”

    李世民无奈的听着两个手下之间斗嘴,老脸微微发烫,不禁在心里暗暗埋怨自家老头儿。

    你说你找点啥给我不好,哪怕是给个材质差点的玉佩也行啊,多少也能带出去,可你给我四个破铁片子,这让我往哪儿放,这不是坑儿子么。

    想到这里,李世民又不禁为自己的机智而自豪,这大唐估计也没谁能够编出这么离谱的理由了,镇物,镇压天下气运,这龙案本来就是处理天下文书而准备的,镇压一下倒也说得过去。

    另外就是等过一段时间手头上的事物处理完似乎也该去见见老头子了,如果有可能就把老头儿接回来,否则就这样熬着也不是那么一回事儿,毕竟不是每个皇帝都有个落草的爹,能接回来就接回来吧。(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