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骗
    有那么一瞬间,李慕云的大脑是处在当机状态的。

    用弓将天上的飞鸟射下来,这在他的概念中是完全无法理解的一种行为。

    他是一个杀手,讲求的是一击必杀,在扑杀猎物之前,所有的步骤都必须经过精密的计算。

    可是用弓箭来射杀灵活的鸟类完全是在赌,因为鸟类理论上可以有无数种飞行方向,你完全不知道它下一步的运行轨迹是什么,这样你就无从判断提前量,也就是说你射出去的箭几乎全都是蒙的。

    可是,看着苏小丫头得意的样子,就可以猜到,她刚刚那一箭完全就是成竹在胸,根本不存在蒙的可能。

    “慕云,怎么样,我厉不厉害?”发呆中的李慕云被苏婉晴的声音惊醒,呆呆看着她:“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什么?”苏婉晴同样愣了一下,片刻之后才回味过来,脸上再次露出得意的笑容:“很简单啊,瞄准了就射呗。”

    李慕云的嘴角抽了抽,看了看李渊另一侧的陈木:“喂,你能做到么?”

    陈木摇头,心说我又不是变态,怎么可能做到这个。

    老实说,刚刚苏婉晴那一下把陈木也吓了一跳,他万万没想到,昨天那胆小到连车都不敢下的女孩竟然有这样的能力。

    “果然将门虎女!仅凭这一手箭术,这大唐能成为这丫头对手的不超过五指之数。”就在陈木和李慕云两人尴尬到不知说什么好的时候,李渊这老头儿开口了,一句话便将苏婉晴捧上了天。

    “谢谢老爹夸奖!以后有机会婉晴一定亲自给您射一只熊,到时候熊皮用来给您当垫子。”苏婉晴大大的睛睛笑成一轮弯月,甜甜的老李渊说道,那声音足足能有八个加号,听的李渊好不受用,连连点头:“好,好啊,好个孝顺的闺女,比这臭小子强多了。”

    “嘭”老李渊话音刚落,李慕云的屁股就挨了一脚,踢的他一脸莫名其妙,这老灯,你说你高兴就高兴呗,你踢我干啥呀!

    不过还没有等他再多说什么,老头子又开口了,只听此时的老李渊声音中满是威严,用不容质疑的口吻说道:“陈木,带人去县里找个铁匠带回来,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懂么?”

    “诺!“陈木双手抱拳,微一躬身算是接了命令,随后便开始召集手人。

    不多时便有七、八个人聚到了一起,在其带领下打马下山,直扑山阴县城。

    这是生意要开张了?没看出来这老头儿还挺有思想的嘛,竟然知道先找个铁匠回来,看来这是有长期作战的打算了。

    李慕云如是想着,顺便从苏婉晴的马背上将那张大弓拿了下来。

    入手微沉,显然份量不轻。

    双手使力向后一拉……,李慕云惊讶的发现,以他的力气竟然没有完全拉开。

    这,这什么情况?惊讶中不由将目光转向苏婉晴。

    却听得那丫头‘咯咯’一阵娇笑,然后说道:“李慕云,那可是五石弓,不是什么人都能拉开的。”

    啥?五石弓?李慕云虽然没有射箭的经历,但却知道五石弓代表着什么。

    要知道未来大名鼎鼎人薛仁贵用的也只是六石弓,而这丫头用的弓竟然有五石,这不是扯蛋么。

    突然间,李慕云开始为自己拒婚一事庆幸不已,特么能力开五石弓的娘们儿可不是谁都能控制的了的,如果当时意志不坚定答定了,估计现在日子过的一定会很苦逼吧。

    想到这里,李慕云不由暗暗发誓,将来宁可孤独终老,也绝不娶这娘们儿回家。

    但事情真的会如他所愿么?只怕未必。

    书归正转,却说李慕云开弓不成,反被苏婉晴调侃,这让他脸上有些挂不住,把弓往马身上一挂,郁闷的就往后寨走,连刚刚打算问老李渊为啥要找铁匠的事情都忘了。

    而苏婉晴呢,这丫头倒也没去追李慕云,只是笑嘻嘻的看着他离开,然后打了一个唿哨,叫来了几个以前黑虎寨的喽啰:“你们几个跟我走,咱们猎熊去。”

    说干就干,这便是大唐女子巾帼不让须眉的地方,李渊那老头儿见苏婉晴如此却也不拦她,只是呆呆的看着,一双老眼竟有些微微湿润。

    当年的秀宁丫头也是这般风风火火,也是这般灵秀,只是天妒红颜,英年早逝。

    想到这里,老头子叹了口气,转身向自己的树屋走去。

    ……

    话分两头,却说陈木带着人一路下山到了山阴县,在城里找了几圈便在一处不大的巷子里发现了一处铁匠铺,看着铁匠铺门口挂着的招牌,以及外面推放的各种铁器成品,陈木对几个手下点了点头,然后跳下马走了过去。

    “有人没有,有大生意上门了!”进了铁匠铺,陈木喊了一声。

    “来了,来了!“不等陈木再喊第二声,铺子的里间响起一个声音,接着便有一个年龄三十岁左右的汉子挑开隔间的布帘,走了出来。

    “你就是这铺子的主人?”陈木上下打量着那汉子,试探着问道。

    “某家就是,客人想要打制什么?”那汉子憨厚的笑着。

    陈木微微一笑:“我家里需要打制一件大一点的东西,你能跟我走一趟么?”

    “客人,能告诉我你需要打制的是什么么?”那汉子听说陈木的要求,有了那么一丝犹豫。

    “哦,我需要打制一个铁架子,不过这东西造型有些怪,需要调制,所以才需要你在现场打制,否则若是在你这里打,回去装不上却是麻烦。”陈木笑着说道。

    “只是一个铁架?”那汉子再次确认。

    “不错,只是一个铁架,而且你放心,我们绝不会克扣你的工钱,如果你不放心的话,我们还可以去县里留一份契约。”陈木为了让那汉子放心不惜用官府做保。

    而那汉子见陈木不像说谎的样子,便笑着摇了摇头:“县里还是算了,我相信客人,只是我的这些工具……”

    陈木见那汉子松口,便继续说道:“工具他们可以帮你拿,你只需要跟我走就好。”

    “那……,那好吧……”那汉子再次想了想,点头答应。

    这憨厚的家伙并不知道,他这一点头使他的一生发生了改变,等到他再次回到山阴县已经是年余之后,而他也成了几乎远近闻名的大师级人物,经他手打制的东西堪称百金难求。(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