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命案(上)
    “哗啦……”一声,四个巴掌大的铁片被李慕云丢到孙主薄的案头。

    “这是?”正等着李慕云提条件的孙主薄看着桌上的四个铁片,面露不解之色。

    “这是一份大功劳,只要你把这四个东西献给皇上,一定会有一份极大的封赏等着你。”李慕云故意卖着关子说道。

    “献给皇上?四个铁片?”刚刚平静下来的孙主薄头皮隐隐开始发炸。

    “不错,这东西……”李慕云点点头,正要把铁片的功用说出来的时候,县衙外风风火火跑进一个衙役,边跑边叫道:“主薄大人,出,出命案了!”

    “什么?”孙主薄再也顾不得李慕云说什么了,“腾”的一下从位置上站起来急声问道:“怎么回事?”

    “南,南城外,狐仙庙那里又,又吊,吊死人了。”衙役不知道是害怕还是跑的太急,说起话来有些结巴。

    而孙主薄亦是如此,听到狐仙庙三个字的时候,人便是一个哆嗦,喃喃说道:“怎,怎么又死人了?这,这怎么可能!不是说……。”

    话未说完,似是想起来了什么,连声说道:“备,备车,快,快去!再叫上两班衙役。人越多越好。”

    “诺!”那衙役接了命令,转身去了。

    孙主薄则是有些歉意的对李慕云等人干涩的笑笑:“诸位,实在不好意思,县里出了些事情,下官怕是要失赔一下。”

    李慕云见那孙主薄似乎对那狐仙庙很是忌惮,不由心生好奇,略一寻思接口说道:“孙主薄,我等左右也是无事,不知可否一同去看看?”

    “这……”孙主薄闻言有了那么一丝犹豫,片刻之后苦笑说道:“少寨主愿意同往下官自是不敢阻拦,可是那狐仙庙绝非善地,这半年之内已经死了六个人,县里都在传言那里有狐仙勾魂,所以……。”

    “狐仙?呵呵……”李慕云原本只是有些好奇心,现在听到狐仙之说,反而坚定了一探究竟的决心,只听他呵呵一笑之后说道:“孙主薄,听你这一说,李某反而非去不可了,只是不知主薄大人方便与否?”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孙主薄能说什么,只能点头比了一个请的手势:“如此,少寨主请!”

    “请!”李慕云站起身来,回了一礼,大步走向衙门的外面。

    苏婉晴、陈木等人无声的对视一眼,纵然有人心中不愿,但也只能起身跟上。

    古人迷信,大多数人对神鬼之说更是深信不疑,尤其是苏婉晴这样没什么江湖经验的软妹子更是相信。

    所以到了外面,上了马车之后,趁着孙主薄还没有上来,这丫头立刻拉着李慕云问道:“李慕云,你到底要搞什么啊?没事儿去看死人干什么?“

    不要奇怪苏婉晴为什么来的时候骑马,这时却要坐车,毕竟如果有车傻子才会骑马吹风。

    李慕云明显感觉到了苏婉晴似乎有些害怕,于是对他笑了笑但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拍了拍她抓在自己衣袖上的小手,以示安慰。

    ……

    对于李慕云等人的同行,其实孙主薄还是很高兴的,毕竟他们要去的地方太过邪门,能多些人去也能壮壮胆色不是。

    一路无话,两班衙役加上李慕云带来的喽啰共计四十余人,用了近半个时辰赶到了地头。

    刚一下车,李慕云就发现,这破地方还真是一个杀人灭口的好地方。

    只见他现在身处的地方已经偏离官道近三里,四下里荒草丛生,地上不时有蛇鼠之类疾窜而过。

    就在他们下车地方不远处,有一个小小的土丘,看上去不到一人高,土丘的上面有一个用四块石板搭起来的小棚子,里面放着个不大的牌位,还有香炉,炉中似乎还有几截没有烧尽的香。

    除此之外,便是距离他们数十步远的一颗老树。

    老树似乎已经枯死,那干枯的树枝伸向天空,像是在对老天倾诉着什么。

    而就在那干枯的老树之上,此时却吊着一个人,一个衣着简朴的男人,头低低的垂着,头发散乱,看不清楚面容。

    看清了周围的情况,李慕云淡淡的笑了,回头看了一眼车里的苏丫头:“婉晴,你不下来么?”

    “不,不了,我在车里等你们。”苏婉晴明显是对死人有些害怕,把头摇的飞快。

    李慕云见状笑了笑:“那好吧,你在这里等着,我让陈木和老苏他们留下陪你。”

    苏婉晴乖乖的点了点头,末了叮嘱道:“嗯,你,你要小心点。”

    “放心吧!”李慕云再次点了点头,转身向那颗挂着人的老树走去。

    来到这里只是出于他自己的好奇心,完全没有必要拖着苏婉晴和陈木他们一起下水,所以李慕云也没有叫他们,只身一人来到了树下孙主薄他们这一群人的中间。

    结果刚刚走到树下就听到这样一段对话。

    孙主薄怒气冲冲:“仵作,仵作呢?为什么仵作还没有来?”

    衙役胆战心惊,结结巴巴:“大,大人,仵,仵作在,在上面挂着呢。”

    “噗嗤……”李慕云当时就笑喷了,并不是他不想严肃一些,而是两人之间的对话实在太有喜感了,完全不符合恐怖片的套路。

    而随着李慕云的一声笑,孙主薄也觉察到了自己似乎紧张的有些过头,连忙干咳一声,沉声说道:“来人,把自杀的仵作放下来,尸体运回县衙,通知其家属来领尸首。”

    本来嘛,孙主薄这话说的也没什么错,按照常理分析,这地方前面已经接连死了五个人,每一个都是死于自杀,而现在仵作把自己也挂上去了,这自然也是自杀。

    可是就在衙役们上前想要把人放下来的时候,树下的李慕云抬头向挂着的尸体看了一眼,就是那么简简单单的一眼,然后便对孙主薄说道:“这人是死了以后挂上去的,你觉得人死了之后会不会站起来把自己再挂到树上去,难道他还想再死一回?”(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