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无耻之尤(上)
    其实如果在一些不了解情况的人眼中,李慕云此时与苏婉晴并肩站在一起的样子,很像是一对壁人。

    但现在的实际情况却是李慕云对苏婉晴根本没有任何一点的感觉,他并不想娶这漂亮的女人,而苏婉晴几乎与李慕云有着同样的想法,只是因为被拒婚,这丫头心里总觉得有些不痛快,所以才会一路跟着李慕云回到寨子,打算看看他到底凭什么敢拒绝自己。

    但是,正是因为一路跟下来,苏婉晴发现了李慕云其实并不如想像中那么简单。

    首先,那种随时随地可以取火的方式在她看来就为李慕云增加了几分神秘感。

    其次,与山阴县的那个主薄的对话同样也让苏婉晴对李慕云的身份产生了怀疑。

    另外让苏婉晴再加好奇的是陈木等人的身份,因为按照苏烈说的,陈木和那两个被扣在寨子里的家伙分明就是军中出来的人,这种人怎么可能会为李慕云服务?

    要知道,李慕云只是一个山阴县土生土长的土包子,就算是他老子最多也就是跟自己家老头子有些交情,官场上根本没有任何势力。

    李慕云又是如何让山阴县主薄伏首,让那些军中好手听从他安排的呢?

    还有,他的那个义父到底是什么身份,从打昨天上山开始就一直没有见过李渊的苏婉晴对此也是十分好奇,很想见识一番。

    一身大小姐脾气,没有一点江湖经验的苏婉晴并不知道,这份好奇正在把她带进一个‘深渊’,还在执着的认为自己的坚持是无比正确的,等将来把李慕云的所有密秘都翻出来之后,再好好报复他拒绝自己的‘大仇’。

    “好了,榛叔已经知道自己错了,现在他不会再违抗你的命令了,可以说出你想要安排他干什么了么?”自认帮了李慕云一个大帮,苏婉晴不无得意的抬了抬精致的下颌。

    “不错,果然有大小姐的风彩。”李慕云挑了挑眉毛,向苏婉晴竖起拇指。

    “那当然!”苏婉晴再次得意的一笑,然后催促道:“你到底有什么事情,快点说。”

    “其实本来并没有什么事情,但是既然你这么着急……”李慕云顿了顿,扭头对站在一边的苏榛说道:“你派个人下山,把那个山阴县的孙主薄叫上来。”

    嗯?主薄?苏榛愣了一下,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少寨主,您说的是山阴县孙主薄?”

    “除了他还能有谁,如果没有猜错,他现在应该就在山下某处。”李慕云理所当然的说道。

    这么长时间,那孙主薄李慕云见了不下十余次,并不认为对其呼呼喝喝有什么不妥,反正新认的干爹很有背景,他完全没有必要去要乎一个主薄的想法。

    可是李慕云不在乎不等于苏榛就不在乎,正所谓破家的县令,灭门的刺使,想那孙主薄虽然不是县令,但在山阴县的地头上,他却的的确确可以算得上最高行政官,权利与县令并无二至。

    这样的一个人不说会不会就在山下,就算是在,怎么可能被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榛叔,你还发什么愣啊?”苏婉晴等了一会儿,见苏榛还留在原地没有动,不由觉得丢了面子,皱着眉头催促道。

    “不,不是,大小姐,那,那是孙主薄!”苏榛想要提醒苏婉晴,李慕云让自己去找的是山阴县的最高行政长官,而不是一个行商之类的脚夫。

    可他不知道的是,苏婉晴这丫头昨天已经见过了孙主薄在李慕云面前卑躬屈膝的模样,哪里还会在乎,听他一说立刻杏眼一瞪说道:“那又怎么样,让你去你就去呗,他还能把你吃了?”

    “可,可是……”苏榛被自家大小姐逼的没有办法,‘可是’了半天才找了一个理由说道:“可是孙主薄如果不上来怎么办?”

    李慕云见苏榛磨叽个没完,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如果他不上来,你就告诉他:如果他想让老子抢了他的税款,就乖乖上来,否则老子就不抢了。”

    “啥?!抢,抢税款?少,少寨主,您,您不能啊,这可是灭门的大罪啊。”苏榛显然是被吓坏了,声音大的有些吓人。

    要知道,就算是当年隋末天下大乱的时候,黑虎寨都没干过抢税款这种事情,现在四海平静,如果把税款抢了,这岂不是老鼠给猫拜年,送上门找死呢么。

    另外还有一点,什么叫如果不上来就不抢了,这话听着怎么像是人家送上门来等着被抢一样呢?这个世界难道已经疯狂成这个样子了么?

    “哎呀榛叔,你就去吧,我保你不会有事儿,快点,快点去!”苏婉晴终于是听不下去了,看着身边李慕云略有些鄙视的眼神,狠狠一跺脚说道:“如果你不去,那我就亲自去啦!”

    “别,别,我去,我去还不成么!”暗道一声命歹,苏榛叹了口气,回身招呼了一声,带着二十来人离了寨子下山而去。

    人老奸马老滑,苏榛这老头儿下山的时候留了一个心眼,琢磨着万一事情不成,被官兵追杀怎么也要留些帮手在身边,所以特地带了二十多人下山。

    可这老家伙并不知道,正是因为他带了二十多人,这才使得原来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变的复杂了不少。

    ……

    一个时辰之后,就在苏婉晴等的不耐烦,李慕云等的要杀人的时候,苏榛带着一脸诡异回来了,身后跟着数辆大车。

    “榛叔,你太棒了,亏你刚刚还一直说怕这怕那,原来你才是寨子里最勇猛的人!”看着十分眼熟的几辆大车,苏婉晴第一个跳出来,兴奋的说道。

    然而,在苏婉晴兴奋的欢呼声中,苏榛的脸色愈发怪异,舔着有些微干的嘴唇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不,不是,不是我想抢的,是,是我们下去刚一报字号,他,他们就跑的一个不剩,我,我这是怕钱丢了,所以才带回来的。”(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