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有志气?那你咋不考状元呢!
    话分两头,再说孙主薄告辞而去的李慕云一行。

    在走过一处山角,再也看不到那一连串的大车和伙计之后,三胖子鸡头掰脸的跑到了李慕云的身边:“我说慕云,你到底啥意思?没听那主薄说,那车上都是钱么?”

    “听着了。”李慕云慢悠悠的回答道。

    “那你还犹豫个啥?为啥不抢了他?”三胖子问道。

    李慕云叹了口气,停住脚步上下打量了三胖子一会儿,突然伸手在他头上拍了一下,怒声说道:“他傻你也傻是吧!我们特么才几个人,那么多铜钱就是抢了又怎么带走?一人背两贯么?”

    三胖子被打了缩了缩脖子,兀自不死心的说道:“我,我可以背十贯!”

    “你可以背个屁!”李慕云再次抬手,吓的三胖子立刻躲到了一边。

    这胖子就是这样,总是喜欢干些没明堂,而且又脑洞奇大的事情,李慕云对其知之甚祥,所以也就见怪不怪了,吓唬完他便转头对苏婉晴问道:“我说大小姐,您打算跟着我们到啥时候?再往前我们可就到家了。”

    “哼,亏我哥哥还说我们是世交,难道你就忍心把我一个单身女子丢在这荒山野岭?”苏婉晴用漂亮的大眼睛瞥了李慕云一眼,理直气壮的说道。

    “我可以让胖子用车送你去县城。”李慕云对这个比自己还要喜怒无常的女人深恶痛绝,昨天晚上被砸到的大腿到现在还在隐隐做痛,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想上这娘们儿再跟自己走在一路了。

    “我不去县城,一个人住我害怕。”苏婉晴摇头说道。

    “我可以让胖子陪你,他可是我们山寨的二当家,厉害着呢。”为了把苏婉晴骗走,三胖子又升了一格,直接变二当家了。

    然而苏婉晴却并没有上当,她可没有忘记昨天晚上,那个所谓的二当家被某人按在地上狂殴的情景,那画面太美,胖子的惨叫声依旧萦绕耳畔。

    如此窝囊的二当家,弄条狮子狗儿都比他的作用大一些。

    想到这里,苏婉晴再次摇了摇头,找了一个借口岔开了话题:“李慕云,刚刚那主薄说是押送税金从这里路过,你有没有觉得有问题?”

    “能有什么问题,那么多钱往府城运,当然需要他这个九品芝麻官亲自出马了,否则的话府城那帮老爷还不得剥了他的皮啊!”三胖子一直对没有过把抢钱的瘾而耿耿于怀,听苏婉晴说起孙主薄,立刻插言说道。

    “哼,他傻你也傻啊!”苏婉晴回过头,对三胖子的智商抱以同样的质疑,不过好在这丫头还算顾及那胖子的脸面,随后解释道:“这里根本就不是去府城的正路,从这里去府城绕远不说,路又不好走,而且还有可能被人打劫的风险,如果是你,你会走这里?”

    “呃……”三胖子被苏婉晴一顿数落,好像有些开窍了,挠着后脑说道:“是啊,照苏小姐你这么一说,似乎真的有些奇怪!”言罢,看着走在前面的李慕云追问道:“哎,慕云,你知道这是咋回事儿不?”

    “还能是咋回事,那家伙如此做不外乎两点,第一,我义父是大人物,他想要贿赂一下;第二,那就是这货不怀好意,打算让我们把他的钱劫了,然后他好调动官府的势力来围剿我们。二当家,你说是吧?”

    李慕云最后一句话明显是在问陈木,因为三胖子不用陪着苏婉晴去山阴县城,所以刚刚升被到二当家又立刻被降职了,二当家的位置由陈木接掌。

    陈木本来是走在后面的,见李慕云回头看他,才知道自己升二当家了,当即苦笑说道:“他还不敢设计我们!”

    “哦,那就是第一点了,他想贿赂我爹!”李慕云十分确定以及肯定的说道,顺便还不忘把胸挺了挺,似乎觉得这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

    不想跟在一边的三胖子此时却有些急了:“原来他是来送‘礼’的?那我们还等什么?快点回去啊!”

    李慕云撇撇嘴,有些不屑的把三胖子扒拉到一边:“回去个屁,瞅你那点出息,有道是士不食嗟来之食,咱们虽然不是士,但怎么说也要有点志气吧?就那么两车铜钱就把你给忽悠了?”

    “……”三胖子有些无语了,看着几乎把头仰到后脊梁骨的李慕云,脑子一抽脱口而出:“这把你牛、、逼的,你丫那么有志气咋不去考状元呢,当毛的山贼呀!”

    话一出口,三胖子立刻意识到情况不妙,一股淡淡的杀气自前方袭来。

    事实证明,祸从口出这句话果然是没有错,说话不过大脑的三胖子一如既往的被李慕云按到地上施以封建主义式的殴打,末了屁股还被踢了一脚。

    苏婉晴这已经是十二个时辰之内第三次看到胖子被揍了,不过让她好奇的是,那胖子竟然十分耐打,便是被打了三次依旧还是像没事儿人一样从地上爬起来跟到了李慕云的身后,也不知道这货是没记性还是缺心眼儿。

    而陈木等人似乎早就已经习惯了李慕云对胖子的殴打,并没有像苏婉晴那样留在原地看着,反而是自顾自的向前走去,就好像没有看到两人一般。

    上山的路上,有些好奇的苏婉晴看着三胖子问道:“喂,胖子,他是不是经常打你啊?”

    “啊?”三胖子开始并没反应过来苏婉晴说的是什么,想了想才摇头说道:“没有的事儿,我们可是好兄弟,他怎么可能经常打我呢。”

    “可是昨天到现在他已经打过你三次了。”苏婉晴继续问道。

    “我们那是在开玩笑,开玩笑的!”三胖子一边说,一边对苏婉晴不断打着眼色,意思简单的很,那就是姑奶奶您可别再问了,再问下去只怕就要梅开四度了。

    苏婉晴看着三胖子可怜惜惜的样子,终还是没有继续逗他,抿嘴轻笑一声追上前面走着的李慕云:“喂,李慕云,问你个事儿呗!”(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